『长得俊』柒爱•凄爱(第六章)

前文指路: Lunabanana 的书架


《凄爱》 (柒爱下部)

第六章   我的超能力不只是超喜欢你

 

时钟指向早上8点。

 

林彦俊轻手轻脚的起床,可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是吵醒了睡眠很浅的尤长靖。

尤长靖翻个身,迷糊着睁开眼睛。

“我吵醒你了?”

林彦俊伸头靠近,歉意的压低声音:“你再睡一下,我去弄些早饭,一会回来喊你。”

 

尤长靖的精神状况比预想中的还要差。

要么干脆睡不着,要么就被梦魇压制的睡不醒,紧皱着眉梦呓着说着不清不楚的话。

谁能想到曾经的心理医生,如今重病却不自医。

林彦俊心急却又无能为力。

 

“我睡不着了…”尤长靖拉住林彦俊胳膊困倦的打个哈欠,眼底的青色还是没有好转。

林彦俊闪过一丝心疼,而后微微笑着:“那…起床陪我做早餐?”

 

晨间的厨房。

尤长靖把面包片放在案板上,抹上一些沙拉酱,而后沿着对角线仔细切开,做好三明治的准备工作。

而后转身去水池清洗,走过林彦俊身旁,不经意看一眼那人与煎蛋之间的博弈。

 

五分钟前,林彦俊拍着胸脯说自己煎蛋技术很好,一定要展示给尤长靖看。

尤长靖笑着应和:好啊…那我要吃糖心蛋。

林彦俊脸色微垮,但还是强撑着说包在他身上。

 

结果…

尤长靖瞥一眼煎锅里苟延残喘的鸡蛋。

好的吧…目前看来,蛋黄的确是糖心没错。

不过…这个蛋清顺着煎锅的低洼处是要画满一个圈圈是怎样…

尤长靖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还是我来吧…你这个鸡蛋弄成这个样子,要怎么放到三明治里面啦!”

 

“我可以拯救一下的!”林彦俊语气坚决。

眼看尤长靖伸手要去拿锅铲,林彦俊连忙去拦,结果手背悲哀的蹭到滚烫的锅边,那人“嘶”的一声原地起跳。

 

“烫到了?!”

尤长靖连忙关掉火,拉着林彦俊到水池:“快冲一下!”

 

手背肉眼可见的红肿起来,被烫到的感觉发酵一般,灼热感烧遍。

“真的好痛…”

林彦俊一边冲洗,一边呲牙咧嘴的连连跺脚。

 

“哈哈哈…”

尤长靖被林彦俊孩子气的举止逗笑:“你和我记忆中的林林酱好像哦…”

“痛到跺脚,怎么能这么少女。”

 

林彦俊哀怨的瞥过眼睛:“那本来就是一部分的我….”

微凉的水流缓解了灼烧的痛感,林彦俊垂着眼眸,一时间有些难以抑制的酸涩涌出。

“所以…”

“尤长靖…”

林彦俊气势有些压迫性的靠过来:“七个人格里,你最爱谁?”

 

这画风转变的也太快,尤长靖有些为难的眨眨眼睛…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哎…”

“宝宝俊虽然哭包又爱撒娇,不过他很粘我。”

“林林酱呢,小可爱一个,而且以前他还说要和我结婚呢!”

“小橘捣蛋鬼,虽然欠嗖嗖的,不过他真的蛮关心我。”

“八哥其实是比较稳重的,不过他整天给我讲冷笑话,真的都不用开冷气。”

“制霸这个人…”

“我不予评价,如果有最后一名一定是他!对,他就是倒数第一!”

因为失忆的缘故,难得说起一段尤长靖记得的过去,那种有所回忆的缱绻感令

尤长靖完全没有注意林彦俊落寞的脸色。

尤长靖手指撑着下巴自说自话着。

“如果你非要我选择一个的话…”

“可能是李艾文,又或者是冷彦俊?”

“一个很温柔很温柔…”

“一个虽然冷漠却也很温柔。”

 

林彦俊黑着脸打断:“你回答错了。”

 

“额…这个问题是有正确答案的?…”

尤长靖回过神来,却看到一整张黑脸。

挂上讨好意味的笑容,尤长靖很有眼色的开口:“有话好好说,你不要黑着一张脸啦。”

 

林彦俊举起被烫红的手,递到尤长靖面前。

“正确答案是…你最喜欢林彦俊!”

“所以你答错了,惩罚你给我呼一下。”

 

“……”

尤长靖一边抖着鸡皮疙瘩一边接过林彦俊的手仔细查看伤口。

“原来这就是完整体的林彦俊…”

“撒的了娇,卖的了萌内~”

 

林彦俊虽是玩笑却也是真的在意,失落的嘟囔着:“为什么你记得的都是他们…却不是我…”

 

“……”

尤长靖尬笑:“哎呀…你这个人,真的自己的醋都吃。”

尤长靖握住林彦俊的手,讨好着轻轻摇晃:“我饿了…我们吃早饭好不好。”

 

林彦俊有些欲言又止,末了考虑到尤长靖的身体,还是放弃继续这一话题。

 

 

距离尤长靖出院已有小半个月。

幸福的日子原来真的会让人感觉握不住时间。

这段期间尤长靖也慢慢接受了和林彦俊的恋人关系,虽然不够亲密,但也十足温馨。

 

吃过早饭,林彦俊切了一些苹果,喂给窝在摇椅上的尤长靖。

“每天吃这么多东西,我真的会长胖。”

尤长靖怀里抱着一只兔子玩偶,嘴里一边叨叨着一边又被林彦俊塞进一块苹果。

“苹果对身体很好,你现在恢复阶段,不用考虑长胖的问题。”

 

尤长靖揪着兔子玩偶的耳朵撇撇嘴,转而又想到什么:“对了…林彦俊…”

“我有个事情…”

尤长靖像怀里的兔子一样瞪大眼睛:“为什么你总不肯告诉我过去的事情。”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后来都发生了什么,我们又怎么会在一起。”

“你再不说…”

“我…我就去威胁林超泽!”

 

“哈哈…你去啊,我才不管林超泽的死活。”

尤长靖气的兔子咬人一样的呲牙咧嘴。

林彦俊笑着:“我不是告诉过你,因为前缘未断,所以一见钟情啊。”

“我不要听总结发言,我要听细节!”尤长靖抗议。

 

“细节?”

林彦俊托着下巴思考:“什么才算细节?”

偏头看看尤长靖认真等待回答的样子,林彦俊扬起酒窝凑过去吻尤长靖的唇角。

“这算不算细节?”

 

“啊…”尤长靖把怀里的兔子扔林彦俊身上:“你这个有色脑子都在想什么啦!”

 

林彦俊笑呵呵的逗尤长靖玩闹,门铃声却不是时机的响起。

 

林彦俊起身带着笑容去开门,尤长靖也从摇椅上爬下来穿好拖鞋跟在林彦俊身后。

林彦俊凑近猫眼,而后脸色顿时凝固。

“谁啊?”尤长靖感觉到林彦俊的变化,想要凑近去看,却被林彦俊拦住。

“你怎么来了?”

林彦俊隔着门对外面的人讲话。

 

“…你是都不打算让我进去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尤长靖整个愣住。

这个声音…

是陈立农。

 


客厅里。

林彦俊没什么表情的递给陈立农一杯水,而后有些距离的坐回尤长靖身边。

“你怎么回来了?”

 

“我听说长靖醒了,所以想来看看他。”

陈立农把携带的购物袋放在茶几上:“喏…我买了很多对安神有帮助的东西。”

“对了…还有这个药。”陈立农又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丞丞在国外认识很多厉害的觉醒医生,这个药是他托人特意为长靖调制的,对恢复应该很有帮助。”

 

“谢谢。”林彦俊接过东西:“你从国外跑回来,身体没问题?”

 

“最近好很多了,我不会勉强自己的,放心吧。”

 

林彦俊轻轻点头,而后有些紧张的看看尤长靖的表情。

陈立农捧起杯子抿一口水,一时无话。

 

尤长靖小心翼翼的呆坐着,失去记忆的他根本听不懂那两人之间的谈话,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陈立农。

林彦俊心底叹息。

尽管不想提起,可该要的解释还是得说给尤长靖听,不然那人又该暗自胡乱猜想。

原本就很薄弱的信任感,林彦俊不敢再去透支了。

 

林彦俊伸手搭在尤长靖的膝盖上,安抚意味的解释:“农农一直在国外疗养身体,差不多有一年半的时间了。”

 

“这样啊…”

尤长靖随口附和着,可他空白的记忆太多,整个脑袋都是懵的。

林彦俊曾经轻描淡写的说过他和陈立农很早就分手了。

看对方不愿提起的态度,尤长靖一直以为是农农出了事,又或者是自己抢走了林彦俊。

然而眼下这个情况,三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恶劣。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无所知的尤长靖心口微堵。

 

“我听林超泽说长靖失去了近两年的记忆。”

“看长靖的表情…”陈立农对上林彦俊的眼睛:“你是不是很多事情都没告诉他?”

“你真的是…”

陈立农猜到林彦俊的心思,不认同的微微摇头。

 

“彦俊很早就跟我分手了。”

陈立农无视林彦俊的眼神,干脆直接解释给尤长靖听。

“严格意义来说,他是我生病期间那几个月的限定版男友而已。”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从七个人格那时,我就隐隐察觉到林彦俊在一点一点偏向你。”

“你们会走到一起,在我预想之中。”

“我当然也不甘心放弃,但爱情,不是争取就能得来的。”

陈立农抿抿唇,转而目视林彦俊。

“所以这段时间,我在学会放下。”

 

尤长靖涩涩的咽一口口水,一时不知道该拿出什么言语回复陈立农。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陷入一段三角恋情,他想对所有人善良,却没想到他的爱情注定会有人受伤。

 

两人皆是沉默的当下,林彦俊开口:“你特地跑回来看望尤长靖,辛苦了。”

 

陈立农弯弯嘴角,意味深长。

“我当然要过来看望的。”

“毕竟当年是长靖救了我。”

 

此言一出,尤长靖整个被惊到。

一旁的林彦俊也不由得绷紧神经:“农农…”

 

“我救了你?!”

尤长靖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你不是中了黑能力者的毒么?”

“怎么会是我救的你?”

 

话已至此,尽管林彦俊再不想提,却也没了办法。

这些事情,与其要陈立农告诉尤长靖,还不如他亲口解释给那人听。

 

林彦俊低头沉吟片刻,抬眸对上尤长靖。

“确实是你救了农农。”

“因为你觉醒了超能力。”

 

 

陈立农这一出现带来的信息量足够让尤长靖凌乱半天。

丢下一大堆需要解释的问题,陈立农功成身退似的便说要离开。

林彦俊安抚的摸摸尤长靖的头说着回来解释,便皱着眉送陈立农下楼。

 

一进电梯,陈立农看着林彦俊一脸愁苦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开口:“不要怪我,是林超泽让我说的。”

“他说你把尤长靖也保护的太好了,什么都不肯让他知道。”

“你不肯说,林超泽他们不合适说,思来想去只有另一个当事人我最适合了。”

 

林彦俊揉揉眉间:“我不想让他想起过去的痛苦。”

 

陈立农靠着电梯间,轻幽幽开口:“没想到你现在这么患得患失。”

“我理解你不想说的心情,但事情就梗在那里。”

“就算你不说,但万一长靖自己想起呢,你的有意隐瞒绝对更让他伤心。”

看着林彦俊的沉默不语,陈立农也忍不住叹气。

“他失去记忆的确是你们重新开始的机会,但林超泽说得对,有些事情,循序渐进的解释给他听,他才会理解,才有可能原谅,这才是真正的重新开始。”

“而不是像你这样完全隐瞒。”

 

“我知道了。”林彦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会解释给他听的。”

“林超泽还特地叫你过来…你身体也不好。”

 

“没有啊,我确实是自己想来的。”

陈立农看着电梯下落的数字:“再次见到你,我才知道,我真的有慢慢放下。”

“虽然还会有些难过,但已经很释然了。”

“每个人感情都有各自的轨迹,总不能因为一次失恋,就一直低沉下去。”

“更何况,你们为我付出的也真的够多了。”

 

电梯门开了,林彦俊没有踏出去。

“有些事情,根本说不清谁亏欠谁。”

“总之,你能来这里,你对我们说的这些话,我很感激。”

“好好照顾身体。”

 

陈立农走出电梯间,想起什么回头冲林彦俊微微笑。

“我很珍惜我现在的生命。”

“我也真心希望,你和尤长靖可以从头开始,白头到老。”

“再见了~”

陈立农利落的挥一挥手,大步离开。

 

 

渐行渐远。

陈立农微笑着的脸颊上,眼睛里暴露出点点哀伤。

面对感情,普通人类又如何?觉醒人类又如何?

都是人。

 

陈立农不舍得放开林彦俊,却又知道自己拼命拉住的根本不是爱情。

离开这里,去到国外休养,看了很多美好的风景…

才知道,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旅途。

原本就不是谁都有遇到百分百爱情的运气。

很多人都是一次次走出失恋的阴影,而后拍拍自己摔了一泥土的身体,强打起精神说着我很好,然后慢慢继续下一段旅程。

走着走着再回头看看,才知道,原来那段过往不过是自己旅途当中必经的一道风景。

可能有些悲痛,也可能很是惨烈,但既然已经走过,那就把眷恋放在心底,朝着未知的旅途继续前行。

 

陈立农也有想过。

其实林彦俊和尤长靖也未必值得让人羡慕。

虽然情深,却难逃虐恋。

 

这世间哪有轻易的事呢。

陈立农的放下很难…

林彦俊的拿起又何尝容易……

 

站在路边,回头望向林彦俊的窗子。

 

我会拥有幸福的。

陈立农在心底告诉自己。

 

我相信你也会幸福的。

陈立农默默阖上眼帘。

 

这样的话,在幸福的旅程上,我们也可以殊途同归了。

 

 

  

黑能力者阵营。

 

屋内的窗子都紧紧关闭着,明明是艳阳高照的白日,却拉上了厚重的窗帘,投下一室阴暗。

 

屋内黑色皮质沙发上蜷缩着一名少年。

那人手里捧着一幅相框怔怔出神。

少年白净却瘦弱,窝在宽大的黑色沙发里,周身阴翳的气场,形成极具冲击的感官。

 

门扉开启,一名高大男人走了进来。

 

少年眼皮抬也不抬,依旧望着照片,轻轻开口:“有什么事吗?”

 

高大男人端着一盘食物走到跟前:“你又不肯好好吃饭。”

 

“没有胃口。”少年摩挲着相框里的身影轻轻开口:“尤长靖醒过来的事情,是不是你让人瞒着我的。”

 

高大男人一语不发。

 

“是不是!”

少年怒火莫名窜了上来,一掌拍在茶几上发出巨大声响。

 

“是。”

“为什么?”

“尤长靖苏醒过来的消息,一定会让你情绪失控。我不想你再痛苦了。”

 

少年怒火冲天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伸手揪住高大男人的领口:“不告诉我,我就不会痛苦了吗。”

“呵…”

少年甩开男人的衣领,瘦弱的身躯愤怒到极点有些摇摇欲坠。

“凭什么…”

“我不懂。为什么他们可以,我们就不行。”

“林彦俊可以醒过来…”

“尤长靖也可以醒过来…”

“凭什么?!”

少年大发脾气的掀翻食盘:“就因为我们低人一等?”

“就活该我们什么都不配拥有?!”

 

“我再想办法,一定有办法的。”

高个子男人抱住少年拼命安抚:“你别激动…”

“你的反噬越来越严重了,听我一句话,好好静下心来,不要再去纠结于过去。”

 

“滚开!”

少年推开男人,白皙的面庞上隐隐有黑色纹路浮现。

“反噬又怎样!”

“我不在乎!”

“尤长靖醒了…好啊…”

 

少年跌跌撞撞的说着颠三倒四的话。

“刚刚我还想起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样子,一个害怕到瑟瑟发抖的普通人,却觉醒了那么强大了力量。”

“我一瞬间觉得我们好像…连觉醒的意义都那么一样…”

“我真的蛮喜欢他呢…”

“后来再次看到他也证实…原来我们真的一样,只不过一个活在阳光下,一个躲在阴暗里。”

“他苏醒过来,我应该开心才对。”

“对,没错,我是开心的。”

“因为…终于又有人陪我玩了。”

 

高个子的男人满是无助,有些悲哀的抓住少年布满咒文的手臂:“你都快魔怔了你知道吗?”

 

“那又怎样…”

少年眼中是化不开的黑雾。

“我若成魔也不错…”

“那我就拉着所有人一起下地狱。”









评论 ( 179 )
热度 ( 1820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