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凄爱(第五章)

前文指路:
Lunabanana 的书架


《凄爱》 (柒爱下部)

第五章  吻

 

窗外是风雨欲来的阴沉。

 

病床上若有似无呼吸着的人已经昏睡了三天。

尽管林超泽想尽了办法,可陈立农的身体还是到了穷途末路。

林彦俊收拾了床头前纷乱的杂物,又站在床边怔怔失神片刻,而后拿起一旁的外套转身离开。

轻轻阖上门扉,林彦俊的目光对上走廊内等候的蔡徐坤。

 

蔡徐坤沉重的叹息一声,迎上前去:“所以…你决定了?”

 

陈立农被黑能力者所伤,中的毒却只有对方可解。

但以超能联盟和黑能力者对立的状态来看,从那边拿到解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然而,今天竟然有人传话过来,说是知道陈立农危在旦夕,明天要和他们交换解药。

重点是…黑能力者,指名道姓要求林彦俊前去换取。

 

“黑能力者这时候说要交换解药,目的绝不单纯。”蔡徐坤眉头紧皱:“况且,他们一直不提要拿什么去交换。”

“又指明要你过去。”

蔡徐坤侧身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低头苦闷:“我们什么都不知情,太被动了。”

“甚至连你的安全都保证不了…”

 

“不管如何,我都要去。”

林彦俊掷地有声。

“不管他们目的是什么,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我都要去一试。”

“这是最后的机会,我必须救农农。”

 

蔡徐坤叹息着伸手搭在林彦俊肩膀上:“我们都知道这一定有陷阱…”

“可我也知道,没有人能拦得住你。”

 

“对不起…”

 

闻言蔡徐坤眸子闪动,透过门扉上的玻璃望一眼病房内的景象。

“你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我…”

“是陈立农。”

“他若知情,宁可自己死也绝不会要你为他踏入敌人的陷阱。”

 

蔡徐坤转回目光,看着林彦俊欲言又止,最后叹息一声。

“你对不起的人…”

“或许还有…”

“尤长靖。”

“他曾经亲手送走了七个人格,只为换回一个你。”

 

“有些事我不该管…”

蔡徐坤作出倾听者的姿态:“可事到如今,我至少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林彦俊伸手握拳,闻言沉默。

那日陈立农拉着自己说话的场景又一次浮现眼前。

 

宝宝俊、林林酱、小橘、李艾文、八哥、制霸、冷彦俊。

你的七个人格,都很爱尤长靖。

 

陈立农表面平静的开口。

“其实我可以一直装傻下去,因为我知道你信守承诺。”

“可是…”

陈立农看着林彦俊,隐隐颤抖着问出他心中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

“我还是想知道…”

“七个人格都爱的人,完整的林彦俊会爱吗?”

 

林彦俊回应的是良久沉默。

扪心自问,他答不出爱,也答不出不爱。

 

陈立农却笑了。

“你看我多傻,我明明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紧紧抓着你直到最后的。”

“但是..”

“有时候我在想…”

“你的世界里,本来放进去的人就不多。以后我离开了,有他陪你也不错。”

 

陈立农噙着泪的眼睛里有着点点不甘。

“可我是超能联盟的副会长,我有我的自尊和骄傲。”

“我认为,我值得拥有完完全全属于我的爱情。”

“不是施舍,不是愧疚,更不是弥补。”

 

“林彦俊。”

“到头来…”

“我唯一想要的,还是你的爱情。”

 

 

林彦俊无力闭眼。

这几天来,陈立农的话压在他心口喘不过气。

 

一段七个人格分离的过往,把林彦俊困在了感情死角。

若说尤长靖,他是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人,就算有爱,可这份爱并不完全属于林彦俊。

若说陈立农,他真的太重要太重要,可是这份看中又不完全因为爱情。

林彦俊不知自己是看的太清楚,还是太凉薄。

 

“坤坤。”

林彦俊抱着外套在蔡徐坤身旁坐下,神色彷徨。

“如果你是我,你会如何选择?”

“林彦俊不够爱陈立农。”

“爱尤长靖的是我的人格,也不是完整的我。”

 

蔡徐坤不认同的轻轻摇头。

“彦俊…我认为感情的事,不该想太多。”

“什么林彦俊,什么林彦俊的人格。”

“那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

蔡徐坤伸出左右两根食指示意:“这边是尤长靖,那边是陈立农。”

“假如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

 

林彦俊看着两根手指,向下弯弯嘴角。

“……”

“我想…我大概会救陈立农。”

“但是尤长靖因为我出事,我也不配再活下去。”

 

蔡徐坤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

“彦俊啊…”

“我知道你为人理智又有责任感,但爱情终究是自私的。”

“这个问题,不是让你选择他们的生死。”

“而是,让你选择自己的归宿。”

 

“你留陈立农独生,与尤长靖共死。”

“最后你丢下的是谁?”

“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林彦俊语结。

答案原来是这样的么。

林彦俊如梦初醒。

对啊…

一直以来自己纠结的都是爱尤长靖的是人格而不是自己,却忽视了这个问题本身的出发点是…爱。

 

但在当下这个时间点认清自己。

林彦俊不知悲喜。

 

一道闪电划过,窗外渐生雷雨。

 

蔡徐坤望着窗外的天气,回过神来。

“我让林超泽通知大家,晚上在你家商议明日与黑能力者见面的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林超泽提前知道了。”

 

蔡徐坤拍拍林彦俊的膝盖:“我其实是受他之托。”

“林超泽说,如果你对尤长靖毫无想法,就要我什么都不要告诉你。”

“但如果,你心里是倾向于他的话….”

“林超泽要我转告你:尤长靖近日的状态非常不好。”

“一个不同的选择,或许改变的是所有人的人生。”

“所以…你还有一晚可以重新考虑的机会。”

 

 

暴风雨越来越大。

 

尤长靖站在林彦俊家门口的公交站台前,头顶的遮阳板渐渐抵挡不住瓢泼大雨。

风卷着雨吹到尤长靖的身上,他微微侧身躲到更角落里。

 

他已经在雨中等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前,他偷听到林超泽和小贾的谈话,才知道林彦俊竟然要去赴黑能力者的约。

林超泽他们商议晚上在林彦俊家汇合。

 

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阻拦林彦俊。

可是他还是撒谎说出门买东西,让小贾带着他走出林超泽家的结界,而后趁小贾不注意,兜兜绕绕的跑到林彦俊家门前。

他知道这样这样会让人担心,可是他想在所有人之前先见到林彦俊。

 

雷雨交加的天气,让尤长靖心底的哀伤无限放大。

如果….这就是他们两人最后的一次见面,他该说些什么?

求他不要去,可以吗?

尤长靖落寞的自嘲。

 

雨幕中,尤长靖躲在角落一眨不眨的失神,而后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

 

尽管雨很大,可尤长靖还是毫不犹豫的向那人奔跑过去。

豆大的雨滴打在身上,很快淋湿了衣裳。

尤长靖喘息着跑到林彦俊眼前站定,而后伸手擦擦脸上的雨水,对着他露出轻轻浅笑。

 

林彦俊身为控水者,周身的结界阻挡了雨滴,身上没有丝毫沾湿。

可眼前的尤长靖却全然湿透了。

就好像两个人在感情中的地位,有的人已经狼狈不堪。

 

林彦俊愣在当地。

他没有想到尤长靖竟然会冒着雨守在他家门口。

看着那人湿透的样子,林彦俊冷着脸伸手成诀,顿时尤长靖身体四周产生微光的结界,隔绝了雨水。

 

“你怎么在这?”

林彦俊伸手抓住尤长靖,一片冰凉。

“你在雨里等多久了?!”

 

“林…林彦俊。”尤长靖小心翼翼开口:“我有话想跟你讲。”

 

林彦俊拧着眉,不等尤长靖话说完全,直接一把将人拽进怀里。

尤长靖惊住,他被林彦俊搂进怀里,格外紧实的拥抱,脸颊都靠在他的颈间。

“闭眼。”林彦俊的声音低沉。

下一秒,尤长靖耳际是风呼啸而过。

 

再睁开时,林彦俊抱着他已经瞬间移动到了家里。

 

两人维持着刚刚紧密拥抱的姿势。

然而,尤长靖还没来得及红了脸,林彦俊就伸手把人推开。

“你去洗个热水澡,小心感冒。”

 

“我..我有话对你讲!”尤长靖急切的拉住林彦俊。

 

“先去洗澡…”林彦俊也面容不善,推着人往浴室方向走去。

 

“我不…”

尤长靖甩开林彦俊的手,第一次表露出与以往不同的执着和强势。

“林彦俊,他们说你要和黑能力者去做交换,这是真的吗?!”

尤长靖抓着林彦俊的衣袖:“这里肯定有陷阱!”

“如果你因此出了什么事情,你觉得陈立农会开心吗?”

“黑能力者有那么善良吗?万一这是诓骗你的圈套,不但拿不到解药,你还出什么意外…”

尤长靖不敢继续想下去,他抓着林彦俊的手臂越来越用力,语气里透露出一丝丝祈求。

“你不要去!”

“不去好不好?!”

 

尤长靖言语急切,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说了什么…

不让林彦俊去,就等于放弃了陈立农活下去的最后一点希望。

他是要林彦俊放弃救陈立农。

他有什么资格…

又怎么能这样自私。

  

林彦俊沉默的站立着,一语不发。

尤长靖抓着的手臂却渐渐失了力气。

 

尤长靖觉得自己十分不堪。

林彦俊那么爱陈立农,怎么可能不去救他。

在林彦俊心中,没有什么比陈立农的性命更重要。

道理尤长靖都明白,可是他内心还是有一点奢望,奢望林彦俊不去和黑能力者交换。

他已经失去了七个人…

林彦俊好好活着,是他心里最后的一点安慰。

他真的…再也无法承受失去了。

 

“尤长靖…”

林彦俊终于开口,说出的话却让人猝不及防。

“尤长靖,你喜欢我是吗?”

 

尤长靖猛的抬起头,撞上林彦俊眸子的一瞬间又害怕的躲开。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林彦俊见雨水顺着尤长靖头发滴落,皱着眉拿过一条干毛巾,干脆覆在尤长靖头顶轻轻擦拭。

“知道我会有危险,所以下雨天也不管不顾的跑出来。”

“为了见我,明明进不去结界,还是在暴雨的天气里等我出现。”

“不想让我去见黑能力者…”

“你做的这一切,除了你喜欢我,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

 

“我…”尤长靖语塞。

 

“不喜欢吗?”

林彦俊语气是听不出意味的零度:“可是我身边很多人都说…你对我不同。”

 

还是给林彦俊带来困扰了么…

尤长靖害怕自己被人厌烦,干脆口不对心的解释:

“我…我是有一点点喜欢。”

“但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花痴你的颜值而已。”

“所以,你不要在意。”

 

“不要在意…”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的眼睛,努力去看那双眼睛里隐藏的东西,片刻后又用毛巾揉搓起他的头发。

 

尤长靖低着头,任由林彦俊动作。

可心里的酸涩却不断发酵,逼的眼眶一片通红。

 

无人讲话的室内格外安静,除了窗外的雨声,就是毛巾摩擦头发窸窸窣窣的声音。

尤长靖垂着头,轻轻吸一声鼻子。

 

“怎么了?”

林彦俊敏锐察觉到什么:“感冒了?”

 

“没有…”

尤长靖拼命掩饰声音,却还是隐隐透露出哭腔。

低垂的脸颊上爬满了泪痕。

原来,尤长靖已经不声不响的哭了很久。

 

“尤长靖…”

林彦俊想要扳正那人的脸,查看他的状态。

尤长靖却不肯抬头,整个人拼命躲着。

最后逃不过,便一把抓住头顶的毛巾捂在眼睛上。

“我没事…我就是有点冷,对…我感冒了。”

 

尤长靖乱七八糟的说着自相矛盾的话,用毛巾紧紧捂着眼睛,不想透露一点眼泪。

然而林彦俊偏偏不肯放过他,执拗的要伸手掀开。

 

“别…”

尤长靖已然在崩溃的边缘,他想自己躲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偷偷伤心,可是林彦俊一心要把他的脆弱揪出蜗居的硬壳。

“别看我…”

尤长靖捂住眼睛却捂不住哽咽:“我…你让我自己安静下好不好…”

“我…”

 

有时候泪水就是这样。

明明自己忍得很好,一旦对方给予安慰,哪怕只是一个温柔的动作,强忍的泪水便会毫无征兆的决堤。

 

所以当林彦俊扯不动毛巾,无奈叹息着用手温柔覆上尤长靖头顶的时候…

半张脸都藏在毛巾里的人失声痛哭起来。

 

“别哭了…”

 

“嗯…好…”

尤长靖抽抽噎噎的努力呼吸,想要赶快平复心情。

 

林彦俊无言的看着尤长靖。

尤长靖即使哭到崩溃,可也只有微微的抽泣声,几乎不可闻。

就如同他的人一样,所有负面情绪都拼命掩藏,就连泪水都是一样。

明明窗外的风雨噼啪的敲打在窗,可林彦俊心中只有尤长靖微微啜泣的声音敲打着耳膜。

 

窗外的雨声更大了。

屋内的尤长靖却很快调整好情绪。

可尴尬的气氛让他无法放下手中的毛巾。

尤长靖低头捧着毛巾沉默的站着。

两人皆是无言。

 

太安静了。

尤长靖把最后一点眼角的泪蹭在毛巾上,而后微微露出一点缝隙,想要偷看林彦俊的表情。

他刚刚拉下毛巾的一角,林彦俊就忽然出手将毛巾压回尤长靖的眼睛上。

视线再次完全遮挡。

 

林彦俊双手握着毛巾盖住尤长靖上半部分的脸颊,下面哭红的鼻翼和唇边留在在空气里。

下一秒,林彦俊俯身穿过空气,用力吻了上去。

 

“唔!”

冲击感令尤长靖不自觉的后仰,他慌乱中抓住林彦俊的手臂。

林彦俊干脆将整个人收入怀中。

 

在尤长靖看不到的地方,林彦俊的眼神里盛满了纷乱复杂的情感。

有歉意,有心疼,有不舍,有决绝,

有爱情。

 

和记忆中的两次亲吻都不同。

没有制霸那般的狂暴,也没有冷彦俊那样的冰冷。

林彦俊的吻是轻柔的,有些温暖的。

尤长靖微微失神片刻,便剧烈挣扎起来。

 

“不要…不要吻我…”

“不要!”

 

尤长靖用力推开林彦俊,眼睛上的毛巾也随之掉落在地。

尤长靖原本未干的泪,又点点滴滴洒落。

“不要…吻我…”

尤长靖用手捂住嘴巴,颤抖的哭泣着。

“你每一次吻我…”

“都意味着分离…”

 

林彦俊上前一步重新拉近两人距离。

在尤长靖紧张的想要后退时,将人再次拥进怀里。

 

“尤长靖。”

林彦俊不顾对方的抗拒,紧紧把人困在怀里。

“我必须去见黑能力者。”

“也必须救陈立农。”

“对不起。”

 

尤长靖干涩的咧咧嘴角。

预想中的答案还是成为了现实。

 

“如果…”

林彦俊心下一狠。

“如果我死掉…”

“你就忘了我吧。”

“我不值得你喜欢。”

 

尤长靖下巴抵在林彦俊的肩膀上,低头看着脚下地板滴落的水渍。

明明听着心如刀割的话,却竟然有心思在辨别地上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

 

“如果…”

林彦俊一瞬间心底的话都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咽了回去。

因为他自己也知道,另一种如果,微乎其微。

 

林彦俊伸手抚摸尤长靖脑后柔软的碎发。

心底的话在心里说。

如果…

如果我能活着回来。

我会和陈立农说清楚…

我想和尤长靖在一起。






Ps,我来更文了。

这章是过度,所以想说的有点多,以至于秃头好严重。

感谢不催更还温暖我的仙女们。

我努力没有剑走偏峰(˶‾᷄ ⁻̫ ‾᷅˵)






评论 ( 250 )
热度 ( 2145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