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凄爱(第四章)

前文指路:

 Lunabanana 的书架



《凄爱》 (柒爱下部)

第四章   无名指与尾指

 

林彦俊离开的步伐刚刚迈出,尤长靖的诊室就传来重物轰然倒塌的声音。

林彦俊猛地回头,而后启用超能力。

瞬间移动。

 

诊室内,档案柜被人推倒在地,铁皮的材质已然腐蚀了大块。

尤长靖捂着手臂瑟缩在角落,一个黑能力者冲他又掷出一张毒网。

 

林彦俊指尖迅速成决,一群冰刃射向黑能力者的背部。

意识到身后有觉醒人类,黑能力者一个闪避,毒网落空。

 

“你要干什么!”林彦俊怒喝。

 

黑能力者似乎自知不敌林彦俊,眼神不甘心的落在尤长靖身上,而后翻窗跳了出去,手中的毒网吸附着墙壁,平稳落地后,在一片惊呼声中逃掉。

 

林彦俊本想去追,可看到尤长靖捂着手臂害怕的躲在角落,只能作罢。

 

“受伤了?快给我看下。”

林彦俊慌忙查看,幸好不是黑能力者所伤,只是被铁柜子划破了手臂。

看样子档案柜是尤长靖情急之下推倒的,既为他挡住了攻击,又产生巨响引人前来搭救。

 

“他假装患者攻击我。”

尤长靖惊慌未定,语气有着不自觉的急促:“他还问我,为什么认识林彦俊!”

尤长靖害怕的抓住林彦俊的手腕:“他…他什么意思?他会不会还来找我?”

 

“别害怕。”

林彦俊安抚一下,而后神色复杂的望着黑能力者翻身下去的窗户。

林彦俊也同样满腹疑问。

为何攻击尤长靖?

为何向他询问自己?

难道…黑能力者是跟踪自己而来?

 

不管怎样…

林彦俊看一眼尤长靖…

尤长靖确实情况有些危险。

 

“尤长靖。”

计划再多却赶不上变化。

林彦俊略微迟疑,叹息一声伸手扶起尤长靖:“你还是跟我回觉醒人类那里吧。”

 


 

原本以为再无交点的人生,不过半个多月,一切又回到了最初开始的地方。

还是林彦俊居住的住宅区。

不过…这次林彦俊是把尤长靖带到了隔壁的林超泽家。

 

门铃响起,林超泽开门看到两人,惊讶的瞪大眼睛。

“谁来了?”刚巧蔡徐坤也在林超泽这里。

 

林彦俊带尤长靖进屋,面对着蔡徐坤和林超泽的面面相觑出声解释。

“我是去医院看望尤医生。”

“但是…竟然有黑能力者跟踪我,而后还攻击了尤长靖。”

 

“那个人还问我林彦俊的病怎么治好的。”

尤长靖稳定了心绪,回想起细节补充道。

 

“黑能力者究竟想要什么…”

蔡徐坤皱眉思忖:“不行…他发现了尤医生和我们有联系,尤医生在普通人群里会很危险。”

 

“所以我把人带回来了…”

林彦俊面容冷静,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林超泽,先让尤医生跟你住几天吧。”

 

“啊?!”

林超泽连忙摆手:“我要出个远门,刚刚还在跟坤坤说这个事情。”

 

蔡徐坤对几日没见的尤长靖点点头以示问候,然后对林彦俊道。

“范丞丞这个顺风耳,消息总能知道的多些。今早他告诉我说听闻国外有种草木,可能对农农的毒性有延缓作用。”

“我想让林超泽过去看看,如果可行,就地取材多炼制一些药物回来。”

“所以,还是让尤医生在你那借住些日子吧。”

“况且他对你家比较熟悉,生活上也方便。”

 

“可是,我要照顾农农。”

林彦俊真的不想再有什么牵扯,所以拒绝的干脆。

“他在我那里,也没人照顾。”

 

“至少结界里是安全的。”

林超泽收拾着出门用的东西,貌似随口的否决:“再说,你有瞬间移动的本领,两边都好照顾。”

“况且…小贾小鬼有任务在身,王子异在外地,坤坤一堆联盟的事情要处理,你觉得除了你还有谁?”

 

再说下去,林彦俊想和尤长靖保持距离的心思就太明显了。

林彦俊偷偷看一眼尤长靖,发现那个人安静的站在最外侧,低着头,阴影遮住了眼睛,咬着下唇一语不发。

 

“好吧。”

林彦俊走到尤长靖身边,言语里有着一丝解释。

“我恋人生病在医院,所以我大多时间都会去陪他,可能照顾不到你。”

 

尤长靖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合适。

最后,只有轻声说一句:“给你添麻烦了。”

 

 

 

有的时候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

林彦俊心理建设做了一堆,到头来却是一场独自烦恼。

因为命运,跟本就是自有安排。

 

带着尤长靖回到自己家,林彦俊一路上都在整理脑海里的一团乱麻。

事到如今…不冷不热或许是对所有人最好的态度。

 

开门踏进门廊,林彦俊客气十足的语气:“尤医生,你在我这里住过一段日子。应该挺熟悉的,你随意就好。”

 

尤长靖一路上都没有说过话,听到这也只是简单点头。

 

“你有需要的东西吗?”

 

尤长靖笑笑,而后摇头:“没有,给你添麻烦了。”

 

“嗯…”林彦俊停顿一下:“我原本晚上要去陪农农的…所以…”

 

尤长靖连忙表态:“我自己可以的。”

“你去忙就好。”

 

“那我先帮你收拾一下。”

林彦俊也不再说什么,帮着尤长靖简单收拾下客房便离开了。

 

 

当晚陈立农状况不好,林彦俊陪在那人身侧,一呆就是两天。

等两天后陈立农身体稳定一些,林彦俊才想着回去照看一下尤长靖。

 

两天后的中午,林彦俊推开家门。

尤长靖正坐在餐厅里吃午饭,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对林彦俊粲然一笑。

 

“在吃午饭?”

林彦俊暗自观察,觉得那人气色有些苍白。

 

“恩…”尤长靖点点头…而后有些局促。

 

“你做了什么吃?”

林彦俊一边说着一边向餐厅走去,尤长靖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想掩饰什么,但林彦俊已经看到了。

餐桌上,只有一碗稀饭。

 

这时,林彦俊才意识到。

他在医院照顾陈立农许久,完全忘记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食物。

四周布了结界,尤长靖出不去进不来。

也就是说,这段期间,尤长靖喝了整整两天的稀饭。

 

林彦俊觉得当头一棒。

他一心想着如何与尤长靖保持距离,却忘记尤长靖也是个才康复的病人,他把人丢在家里两天不说,甚至连基本的温饱都没有照顾到。

 

“我忘记了…”

林彦俊看着餐桌上喝掉一半的稀饭,心里五味陈杂。

 

“没什么,我最近在减肥。”尤长靖随口扯谎。

 

林彦俊对自己格外生气。

“等我。”

撂下这句话,林彦俊便瞬间移动没了踪影。

 

不一会,林彦俊抱了一堆食物回来。

林彦俊打开一份盖饭递到尤长靖面前:“你先吃这个。”

“我买了些蔬菜肉类,放在冰箱里。以后,每天早上我都会回来一趟,给你带些必用品。”

“真的对不起,这两天是我疏忽了。”

 

“没关系的。”尤长靖摆摆手,浅笑着捧起盒饭。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等我一下”。

转身走进房间,而后又拿着什么东西出来。

 

“我在觉醒人类的圈子时,因为结界的关系,普通通讯工具是找不到我的。”

“你自己在这里,万一有事情….”

林彦俊展开手里的东西,是一条编织红绳。

“尤长靖,你手给我。”

 

尤长靖不懂,却还是听话的伸出手。

林彦俊将红绳的一端缠绕在尤长靖左手的尾指之上。

“这个东西,是控木者朱正廷做的,他总是喜欢做这些精巧的物件。”

林彦俊一边说着一边将红绳的另一端缠绕在他左手同样的位置。

两人的尾指,红绳相连,让人不由得遐想是月老的红线。

 

林彦俊轻声念一个口诀,而后红绳神奇般的消失了。

尤长靖愣愣的看着,有些疑惑。

林彦俊抬头对上尤长靖的眼睛,演示着轻轻摆动左手尾指。

尤长靖的手指凭空受到一股牵扯的力量,不受控制的弯曲起来。

 

林彦俊扬起手,对尤长靖微微笑:“朱正廷这个东西虽然无聊,但有时候还是可以派上用场的。”

“有了这个,我随时都能感受到你在唤我。我若知道你的位置,就可以迅速赶来找你。”

 

尤长靖有些恍神,而后慢慢绽放出连日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所以,只要动动这根手指,就可以召唤神兽么?”

“啊,不对,是召唤超能力者。”

 

“召唤神兽也是可以的啦。”

林彦俊难得陪着尤长靖玩笑,晃晃手指:“所以,有事情就call我。”

“我不在家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

 

“恩!”

尤长靖来回摩挲着自己的尾指,笑弯了眼睛。

 

“没想到朱正廷这个东西销量还不错,我这五根手指全用到了。”

林彦俊玩笑着随口调侃朱正廷。

 

五根手指,那就意味着五个人。

尤长靖忍不住好奇,轻声问道:“都是谁啊,我认识吗?”

“喏,大拇指是朱正廷。他给我们所有人都绑在这里,说是造物者的专属位置。”

林彦俊伸出五根手指依次数给尤长靖看。

“第二个根食指是蔡徐坤。”

“第三个是林超泽。”

“第四个是陈立农。”

 

尤长靖嘴角噙着的笑意凝固在脸上。

第四根手指….

是无名指。

是离心脏最近的一根手指,是爱,是承诺。

林彦俊的无名指上,是陈立农的名字。

 

气氛一瞬间冻结,片刻前的温馨全都化成泡影。

林彦俊意味深长的看一眼尤长靖,那人依旧浅笑着,却默默把手收紧成拳。

 

林彦俊的无名指,是陈立农。

林彦俊的尾指,是尤长靖。

明明相邻的两根手指,却因位置的不同,而差出一大截。

前一秒,尤长靖还因自己在林彦俊的手中有一丝位置而雀跃。

后一秒,尤长靖才知道,自己在林彦俊的心中,终究是低人一等。

 

“啊…饭要凉掉了。”

尤长靖连忙岔开话题,转身离开,也不去管林彦俊,自顾自的端起盒饭大口大口的塞进嘴里。

 

有的人心情沮丧会吃不下饭,也有的人心情沮丧会靠吃饭来发泄。

林彦俊无言的陪着尤长靖,眼睁睁的看那人吃掉很多东西。

或许…更准确的来讲…不是吃而是吞。是用米饭就着眼泪一起吞了下去。

 

 

 

蔡徐坤说会尽快调查黑能力者攻击尤长靖的目的,所以林彦俊以为尤长靖不会在他家逗留太久。

然而大半个月过去,黑能力者的事情还是毫无头绪。

 

这半个月以来,林彦俊每天都只是早晨买些食物拿回家,确认尤长靖状态安好后便返回医院。

他与尤长靖绑定的尾指,也从未有过动静。

尤长靖就像知道林彦俊心中所想,乖乖的躲在一个角落,不去打扰任何人。

按道理来说,这样正好顺了林彦俊的心思,可却微微不是滋味。

 

每天早晨林彦俊回到家,桌上都摆着刚做好的早餐。

林彦俊曾说过不要尤长靖麻烦,那人却说顺手而已并不麻烦。

可林彦俊知道,尤长靖是力所能及的关心。

每每看到尤长靖的早饭,林彦俊都恍然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愧疚感。他明明从未承诺过什么,却总觉得自己亏欠尤长靖许许多多。

林彦俊不知道该要怎么弥补,又或者说无法弥补。

感情的事,除了给予,还能怎么弥补。

 

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尤长靖从不越矩的多说什么,但一点一滴的相处统统渗透进林彦俊的心。

有些事情,根本就是斩不断理还乱。

 

 

林超泽回来的很是时机。

正当林彦俊纠结着不知该拿尤长靖如何是好的时候,林超泽从范丞丞那边带着解药归来。

 

医院内,多名医生围着陈立农。

林超泽看着他服下新制的解药,难掩紧张。

“农农,你吃掉这个药感觉有没有好一点。”

 

“嗯…真的有舒服一点。”陈立农的嘴唇一片青紫,却还是努力扬起微笑。

 

这些日子,陈立农多半都在昏睡,醒来时也是五脏六腑的疼痛难忍,慢性毒一朝爆发,折磨的人形销骨立。

平日都是林彦俊愁苦的守在床前,今日难得医院来了这么多人,热热闹闹的,陈立农也显得精神了很多。

 

掠过好几个身影,陈立农望向最角落安静站立的人开口:“长靖…你也是来看我的吗?”

 

尤长靖点点头,勉强凑近一些:“农农,你要加油。”

 

“恩。好…”

最近发生的很多事情陈立农都不知情,所以他有点奇怪的看向林彦俊:“尤医生是特意来看我的么?”

 

“…..”

林彦俊对上陈立农的眼睛,而后细致的解释:“前些日子黑能力者攻击了尤医生,坤坤担心尤医生的安全,所以他在我们这边借住了一阵子。”

“你平常总是担心外面的事情,都不肯好好休息,我就没有告诉你。”

 

“原来是这样。”

陈立农回望林彦俊的眸子,重病中的人眼神却很通透:“你就是故意瞒着我的。”

这句话说得三分玩笑七分真意,令林彦俊接不上话。

“那,长靖这段期间住在哪里?”

 

“我家。”

林彦俊像是急于证明什么:“之前想让林超泽照顾的,可是他去找丞丞配制解药,所以就在我家借住了几天。”

“平日我都在医院,也照顾不好他。”

“刚好林超泽回来了,所以我就带着尤医生到这里,一方面看看你,另一方面也好让林超泽顺路带尤医生回他那照顾。”

 

“这样啊…”

陈立农弯弯眼睛看向尤长靖。

尤长靖勉强着回以浅笑。

 

一时之间,三人气氛都很尴尬。

 

林超泽察觉到什么,很有眼力见的打破尴尬:“那既然这样,我先带长靖回家了。农农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一边说着林超泽拉走沉默不语的尤长靖,回头向病房内的人挥手再见。

其他医生见状也都各自去忙,病房内瞬间只剩下林彦俊和陈立农两人。

 

林彦俊轻咳一声有些掩饰意味的起身帮陈立农倒水。

 

“彦俊…你别忙了。”

陈立农伸手拦住林彦俊,而后让人坐在他床前:“我有些话,一直想跟你说。”

 

病房内很安静,林彦俊听到了自己心脏慌乱跳动的声音。

他吞咽一下,而后涩声道:“农农,你想说什么?”

 

陈立农透过林彦俊的眼睛望向那人心底。

“有一件事情,我猜…尤长靖没有说过,林超泽和蔡徐坤也不会多嘴。”

“但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

 

陈立农的表情让人看不透。

“就算这件事情没有人说,可并不代表它没有存在过。”

 

“彦俊…”

陈立农低头去握林彦俊的手,一点一点十指交扣,好像这样就不会分开。

“你知道吗?”

陈立农强压着身体的不适与内心的酸涩,开口都是气音。

 

“宝宝俊。”

“林林酱。”

“小橘。”

“李艾文。”

“八哥。”

“制霸。”

“冷彦俊。”

“……”

“他们都很爱…尤长靖。”







我觉得有必要说明下梗:

首先七个人格来自kill me hael me

手心里写字来自你的名字

尾指的红线来自仙剑奇侠传

以上


评论 ( 281 )
热度 ( 1700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