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凄爱(第三章)

前文指路:

Lunabanana 的书架


《凄爱》 (柒爱下部)

 第三章   掌心的尤长靖

 

同床共枕的夜晚。

 

尤长靖身上的伤口还没完全好,所以不能洗澡,他在浴室里捣鼓着想用湿毛巾凑合擦擦。

“其实…”林彦俊靠着浴室门幽幽开口:“我可以控制水,让它们不弄湿你的伤口。”

“以前,你昏迷的时候,我都是这样帮你清洗的。”

 

“真的吗?!”尤长靖觉得自己看到了救星。

 

“不过…”林彦俊扬起酒窝:“我得帮你洗才行,不然要怎么控制水避过伤口。”

 

尤长靖眼中救星的形象瞬间崩塌。

“不用了!”

“我就自己擦擦就好,反正天气也没那么热。”

尤长靖低头嗅嗅自己身上的味道,心想还好没什么味道。

 

“不会有太大味道的,前天我还帮你洗过。”林彦俊偷笑。

 

“啊!你给我出去!”尤长靖面红耳赤的将人推出浴室,“哐”的一声甩上门。

 

“不逗你了。”林彦俊在门口提高声音:“一定要小心伤口,知道吗。”

 

“我知道啦!”

 

尤长靖鼓着脸,气呼呼的翻腾东西准备洗漱。

很快他发现,浴室里所有东西,都是成对的,而且明显都有使用过的痕迹。

尤长靖抬头看看镜子里的人,脸绯红一片。

 

恋爱关系,同居关系。

才一天而已,尤长靖虽然一直被那人逗弄,可是看到家里方方面面的同居事实,心里似乎慢慢接纳了很多。

虽然自己失忆,可是感觉不会变。

尤长靖覆上自己的心脏,感觉到这颗心真的爱了林彦俊好久。

 

 

等尤长靖磨磨蹭蹭的从浴室出来,林彦俊已经收拾好卧室,拉上的窗帘很厚重,床前的壁灯光亮也很微弱。

林彦俊抖开被子,抬头看看走过来的尤长靖。

“穿上以前的睡衣,才知道你竟然瘦了这么多…”

林彦俊伸手测测尤长靖腰间的宽裕,眼神里满是心疼。

“快休息吧,你今天太累了。”

 

不知为何,刚刚浴室里害羞的情绪消失了大半,尤长靖很安然的钻进被子里,在床铺的一侧躺下。

被子明显新晒过,还有阳光的余温。

 

见尤长靖躺好,林彦俊伸手把唯一昏暗的壁灯也关掉,整间卧室陷入绝对黑暗。

林彦俊窸窸窣窣的躺在床铺另一侧,尤长靖感觉到床铺那端轻微的塌陷,整个心似乎都跟着陷入柔软被褥里面。

 

“是因为我么?”尤长靖在黑暗里,才敢厚着脸皮问:“加厚的窗帘,昏暗的灯。是因为我睡觉怕光才这样么?”

 

林彦俊和尤长靖之间隔了半个人的距离,可是尤长靖还是捕捉到那人身上的温热,以及浅笑时胸腔微微震动的声音。

“你说呢?”

 

尤长靖不自觉的伸手拉拉被子,想要把自己微热的脸埋起来。

然后他忽然意识到…

他们两个人是一床被子!!!

黑夜里,尤长靖一个人独自凌乱。

再这样下去,他真的睡不着了啦….

 

感受到那边的人翻来覆去的细小动作,林彦俊有些担心:“你怎么了?”

 

“啊…没事啊,没事。”

尤长靖努力平复心情。

以前又不是没跟林彦俊同床过,宝宝俊那时候每天都要自己哄才肯睡呢。

对,就想象是陪宝宝俊睡,不是陪男朋友!

尤长靖自我洗脑。

 

可是…

现在的他一旦接受了林彦俊是男朋友这个设定后,全是恋爱脑…尤长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他和林彦俊是恋爱关系啊…

 

自己失忆的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尤长靖左思右想。

他的记忆里,林彦俊分明说过陈立农是他的恋人。

难道…自己从农农手里抢走了林彦俊?

这不就是…破坏别人的第三者?!

而且,他醒来后,完全没有听人说起过农农。

还记得当时农农中了毒,难不成农农出事了,林彦俊后来退而求其次才选择了他?

……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令人觉得心堵。

 

“睡不着?”

这时,林彦俊翻个身,侧躺着在漆黑的夜里看向尤长靖:“你在想什么?”

 

“我…”尤长靖踟蹰片刻,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你什么都不说,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尤长靖也干脆翻身面对林彦俊,对上那人亮黑的眼眸。

“林彦俊…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

“我分明记得你对我说过,你的恋人是…”

尤长靖顿住,陈立农的名字卡在喉咙,他纠结一下,还是胆怯的咽了回去。

 

“陈立农。”

没想到,林彦俊却自然的接话。

 

尤长靖只是听到这个名字从林彦俊口中说出,心脏就莫名不受控制的刺痛一下。

 

黑暗里,林彦俊伸手覆上尤长靖的脸颊,手指轻轻摩挲着他的耳际。

“我给你讲我和陈立农之间的事情,好么?”

“你从来都没有提过,但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是介意的。”

 

听这意思,以前的自己也是不知道的?

尤长靖有些困惑,刚要开口,那边的林彦俊却已经自顾自的讲述起来。

 

“我和农农是同乡,一起长大。”

“农农是先觉醒的,也早一步加入超能联盟。后来我觉醒后,都是农农在帮我,亦师亦友。”

“我们这么多年都一直在一起,陈立农对我而言是朋友…更是家人。”

 

“农农对我很好,那种好,是我一直没有多想过的。”

“直到…两年前农农的生日,生日会结束后,农农向我表白。”

“他说,他一直喜欢我。”

“他问我,能不能考虑和他在一起。”

 

尤长靖黑暗里默默屏住呼吸,林彦俊敏锐的察觉到什么,干脆伸手将人搂入怀中,掌心覆在尤长靖的心后,一下一下拍着,满是安抚的意味。

 

“我当时的回答是,希望他给我一点时间考虑。”

“觉醒人类的圈子很小,我承认农农对我而言是最特殊的,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

“承诺不该轻易许下,所以我想仔细考虑后再给他答复。”

“他当时…是有些伤心的,但还是笑着点头说好。”

 

“可是…第二天…”

“我遇到一个棘手的黑能力者…”

“之后..你也知道了。我受了伤,七魄分离,我不再记得陈立农,自然也不再记得和他的约定。”

“你说,这叫世事无常,还是命中注定?”

 

“七个人格的时期,至今我都是不记得的。”

“那段时光,在我的脑海里就是一团一团的迷雾。迷雾背后有很多隐隐约约的光景,但是我看不清。”

 

林彦俊的体温温暖着尤长靖,心脏的地方只有微凉。

 

“我醒来时,农农青白着脸冲我笑,然后就直直倒了下去。”

“我才知道,他为了救我,几乎放弃了自己的性命。”

 

“肯拿出性命对自己好的人,世上能有多少?这样的人,我应该一辈子对他好。”

“更何况,我知道他一直在等我的答案。”

“所以…农农在医院的期间,我答应了他。”

“我希望,这份爱情,可以给他支撑下去的力量。”

 

尤长靖深深呼吸。

他听完这段故事,心里满是压抑感。

“所以…那次你去医院看望我的时候,其实才刚刚和陈立农在一起?”

 

“对。”

 

尤长靖觉得自己说不上来的难过,似乎连带着过去的心酸。

“林彦俊…”

尤长靖主动的靠近那人怀抱,声音闷闷的:“你说…如果记忆没有了,感觉也会随着忘掉么?”

 

林彦俊轻笑一声,伸手搂住尤长靖的脑后,轻柔抚摸:“这么一说…我们都有过失忆症,好巧啊。”

 

尤长靖心情不爽:“你忘记我,我也忘记你,扯平了。”

 

“那…你现在没有了记忆,对我是什么感觉呢?”林彦俊将刚才的问题原封不动还给尤长靖。

 

尤长靖冷哼一声,不予回答。

 

林彦俊忍不住笑意,胸腔震动着惹毛了怀里的尤长靖。

“很好笑么!我要打你了!”

 

“我不笑了..不笑了。”林彦俊连忙搂紧尤长靖,害怕那人腾出手来凶巴巴的攻击。”

林彦俊伸手一下一下拍着尤长靖的背,满是哄人入睡的意味。

“太晚了,快睡吧。”

 

尤长靖确实累了,即使脑子里依旧想着陈立农的事情,可双眼却迷迷糊糊的黏在一起。

“然后呢,之后的事情呢?”

尤长靖嘟囔着:“你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明明问的是你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

 

林彦俊低头看看怀里半梦半醒的人,似是玩笑的语气:“因为前缘未断,所以一见钟情。”

 

“乱说….”尤长靖闭着眼睛不满的撅嘴。

 

“以后再讲…快睡吧,你这样虚弱我很心疼。”林彦俊轻吻尤长靖的头顶。

 

“哼…”

尤长靖不满意的哼唧一声,而后强撑的精神不济,彻底昏睡过去。

 

怀抱里尤长靖温热的气息铺在颈内,林彦俊睁着眼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良久无眠。

失而复得的心情,幸福之余又满是凄切。

林彦俊握紧尤长靖的手。

这一次,他再也不敢放开了。

 

记忆没有了,感觉也会随着忘掉么?

尤长靖刚才的话一直在脑海盘旋。

 

“不会。”

静谧的室内,林彦俊幽幽开口。

“而且我没有乱说….”

“我对你,的确是一见钟情。”

 

 

 

站在尤长靖的候诊室外,林彦俊其实是很紧张的。

虽然七个人格融回本体之后,期间记忆都随之消逝了。

但…

林彦俊伸手看看自己的掌心,心里百感交集。

 

“您好,尤医生让您进去。”助理医生打断林彦俊的出神,而后指引他走到一扇门前。

 

尤长靖。

林超泽说自己生病期间,是这个心理医生一直帮忙照顾。

后来尤医生因自己失控而受伤,最近才痊愈出院。

 

林彦俊拿着手里准备的沉甸甸补品,心里也满是沉重。

没有人知道,林彦俊的沉重从何而来。

这些天,他为陈立农中毒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但还是决定抽时间过来看一眼尤长靖。

有件事,还是当面确认一下比较好。

 

推开门,尤长靖背窗而坐,逆着光芒正将一本东西放入抽屉。

听到开门声,那人才连忙抬起头来。

 

林彦俊的心,漏跳一拍。

一向镇定自若的他,很快带上习惯性的冷漠面具,言语疏离的和对面的人寒暄。

 

尤长靖全程的表情都很失落,甚至可以说是难过。

林彦俊本想一直装作看不到。

但是那人失神中险些被热水烫到,林彦俊还是迅速出手避免那人受伤。

 

我有超能力的,我的超能力是超喜欢你。

尤长靖说这句玩笑话时,林彦俊分明看到了他眼睛里的哀伤。

 

你的冷笑话真的蛮好笑的。

这是林彦俊给他的回答。

 

尤长靖低头垂眸浅笑。

嗯…我也觉得很好笑。

 

告别尤长靖,林彦俊一步一步很慢的走出诊室。

医院的长廊怎么这么短,才几步竟然就走到了尽头。

林彦俊停在拐角,伸手看看自己的掌心。

有些承诺,自己已然握起,不能放下。

有些人,就算写在掌心,又能如何。

阴差阳错,各有宿命。

 

林彦俊笑笑,闭上眼睛。

 

尤长靖。

 

还记得自己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林超泽,不是蔡徐坤,更不是陈立农。

他醒来时,是独自一人反锁在卧室。

 

他知道,自己被黑能力者所伤,也知道自己中了一种咒术,七魄将会分裂成不同人格。

既然他醒过来,那就代表其他人格都已融回消逝,他获得了痊愈。

 

逐渐找回意识的他,发现自己一只手掌覆在心口,潮热都汗湿了胸前衣衫。

疑惑的摊开手掌,掌心内被汗水化开的字迹依稀可辨。

尤…长…靖。

 

林彦俊惊讶的不知该是如何表情。

 

这个名字,是陌生的。

但这个笔迹,是他自己的。

苏醒之前的人格为何要在自己掌心写下尤长靖这个名字。

是在告诉自己,不许忘记么…

 

林彦俊盯着掌心晕染开来的尤长靖,面无表情。

掌心的三个字,反反复复被重描了很多遍,字迹很是潦草…

不难想象,当时的人格在弥留之际,是如何一遍一遍强撑着书写,又如何将掌心放在心口而后完全消逝。

 

那个人格想告诉自己什么呢?

林彦俊不敢去猜。

 

挣扎着起身,打开反锁的门扉。

门口是农农焦急的等待。

 

强撑着想和陈立农说上几句安慰的话,还未开口,林彦俊便看到陈立农青白着一张脸直直倒了下去。

 

然后,一片混乱……

 

原来,陈立农为救自己,只身与黑能力者抢夺解药,身中剧毒,却只有施毒者可解。

林超泽说,如果没有解药,陈立农最多还有一两个月。

 

林彦俊手忙脚乱着将人送往本部医院进行治疗。

等人推进病房之后,林彦俊才发现,掌心内汗湿的字迹,不知何时已经蹭掉了大半。

 

人在两难抉择的时候,通常都会相信天意。

林彦俊现在就站在内心的十字路口。

他抬头望望病房内的陈立农,最终选择拿起纸巾,将手上依稀残留的印记完全抹去。

 

作为林彦俊。

他记得的是这些年来与陈立农的点滴过往,他在意的是陈立农的平安喜乐,他选择的是给陈立农一个等待已久的承诺。

 

农农,我们在一起吧。

所以,为了我们的以后,答应我,坚持下去。

 

我用爱情,给了陈立农一线生机。

 

不仅是愧疚感,更因为无法舍弃。

我想,陈立农在我心里,至少是百分之八十的爱情。

至于百分之百的爱情,那是童话。

现实的人生,哪有什么非你不可。

 

 

 

长廊的拐角处,林彦俊阖眼又睁开。

回头望向长廊另一端的诊室,收紧的掌心逐渐松开。

有些人,还是亲眼见到,才好彻底断了念想。

 

尤长靖。

你知道么,你曾经出现在我的掌心。

又让我一见钟情。

但你是普通人类,与觉醒人类的相识不过是两条直线相交,过了交点,便应该逆向而行。

 

林彦俊心里遗憾,却又觉得,这样也很好。

他已经不是矇昧的七个人格。

他是林彦俊,他有前因要守,又有后果要担。

有些事情,断于未始,才能平衡所有。

 

林彦俊释然的松开手,欲转身离开。

 

心理学上有一种效应叫做墨菲定律。

说的是…某件事情你越不想让它发生,它却反而更有可能。

就比如…

林彦俊越不相信百分之百的爱情,偏偏就让他遇到那百分之一百零一。

 

转身离开的步伐刚刚迈出,长廊那头尤长靖的诊室就传来重物轰然倒塌的声音。

 

林彦俊猛地回头。

 

瞬间移动…



 

评论 ( 215 )
热度 ( 1791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