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凄爱(第二章)

其他文章指路:
Luna banana 的书架


《凄爱》 (柒爱下部)

第二章   失忆

 

尤长靖躺在病床上傻愣愣的任由一众医生围成圈的检查。

他越过人群看看林超泽,又看看蔡徐坤,最后将视线落在林彦俊的身上。

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身体状况是正常的。”医生确定结论:“但是精神上...”

 

“长靖,你还认识我们么?”林超泽试探的轻声问询。

 

尤长靖歪头思考,似乎觉得哪里不太对,却又说不上来。

“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林超泽、蔡徐坤、林彦俊。”尤长靖一个一个的指认,到了王子异那里却换了陌生的眼神:“这个人..我没见过。”

 

众人交汇视线,一瞬间心领神会。

 

“尤医生你好,我是王子异。觉醒人类的控土者。”王子异温柔的自我介绍:“你,没有见过我么?”

 

尤长靖沉默片刻,轻轻摇头。

 

王子异转身看向林彦俊:“看样子,从他苏醒的那个节点开始,记忆果然断裂了。”

 

“长靖,那你最近的记忆是什么?”林超泽开口问他。

 

“你们的意思…难道我失忆了?”

尤长靖搜寻着脑海里的片段,觉得不敢置信:“我记得…”

“我晕倒后…林超泽你送我去了医院,过了小半个月我就痊愈回到工作岗位了。”

“之后…林彦俊还去看望我。”

尤长靖完全摸不着头脑:“再然后…”

“再然后…”

尤长靖轻轻皱眉,发现脑海里的记忆似乎戛然而止,之后的事情是全然的空白。

 

“我发生了什么?”

尤长靖疑惑的望着众人:“我怎么会失忆?”

“而且,这个医院是哪里?”尤长靖左右打量着医院内的装潢:“我从没来过这家医院。”

 

“是这样的...”蔡徐坤刚要开口解释,就被林彦俊拦下了。

 

“尤长靖...”林彦俊穿过众人,走到尤长靖面前,神色是努力控制下的平静:“你..是记得我的吧?”

 

在尤长靖现有的记忆里,眼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林彦俊,只曾见过一面。

尤长靖不知道该摆出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最后只有木然的点点头。

 

“这里是觉醒人类的医院。”

林彦俊向尤长靖言简意赅的解释:“你在这里昏迷了快有半年。”

“你脑海里留存的记忆,是两年前。”

 

尤长靖不可置信:“所以,这期间快有一年半的记忆我都忘掉了?”

“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那些以后再说。”

林彦俊打断尤长靖的凌乱,整个人很有压迫性的直直盯着尤长靖,直把人看的微红着脸视线躲闪。

“尤长靖,你知道我是谁么?”

 

“林...林彦俊啊。”

尤长靖低头摆弄着手指小声嘟囔。

 

“对,我是林彦俊。”

林彦俊表情格外认真。

“不是宝宝俊、林林酱、小橘、李艾文、八哥、制霸,更不是冷彦俊。”

 

尤长靖抿抿嘴,神色有些落寞。

“我知道,你不再是那七个人格,你是完完整整的林彦俊…不用强调什么。”

 

“好。那我强调一件别的事情。”

 

尤长靖叹息一声,心里猜测着多半是陈立农的事情,垂着眸不怎么想听。

 

“看着我。”林彦俊强硬开口。

 

尤长靖抬眼,微微怒意。

林彦俊的眼神却是隐藏着温柔。

 

“我不是以前的七个人格,也不是以前的林彦俊。”

“我是现在的林彦俊。”

 

尤长靖敷衍着:“有什么差别么?”

 

“当然有差别。”

林彦俊眼含笑意的看着尤长靖,而后弯腰在他耳畔开口。

“我要强调的事情就是…”

“现在的林彦俊...是尤长靖的男朋友。”

 

尤长靖惊呆。

他瞪大眼睛慌乱望向其他人,却发现林超泽等人都面带微笑的冲他连连点头。

 

林彦俊笑的温柔缱绻,埋藏半年的酒窝终于找回,他微微侧头爱恋的在尤长靖脸颊上落下轻吻。

 

 

尤长靖刚刚清醒,躺了小半年的身体很是虚弱,又被突然正名的男朋友林彦俊吓到心悸。

没折腾多久,就疲累的休息了。

 

林超泽见终于有机会,便示意林彦俊出去说话。

安静的走廊,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

“刚刚我跟坤坤偷偷检查过,长靖的觉醒能力被封了。”

“可能与他失忆有关。他忘记的那段过去,也刚好是他能力觉醒的阶段,所以...”

“坤坤说,想要恢复记忆和觉醒能力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林超泽看一眼神色逐渐冷淡的林彦俊,小心翼翼开口:“你打算怎么办?”

 

林彦俊轻皱着眉:“说实话,我不愿让他回想起来。”

“他的觉醒能力被封,记忆受损,对我来讲却是重新来过的机会。”

“我不该隐瞒。”

“我知道,这样我很自私。”

 

林超泽轻叹一口气,满是理解。

“对尤长靖,你确实该自私一回。”

“这一次,大概是上天给你的机会。让你和他忘掉那些不愉快,重新来过。”

 

林彦俊收紧拳头,语气有着承诺的意味:“这一次,我不想他再受任何委屈。”

 

林超泽笑笑,伸手拍拍林彦俊的肩膀:“我会转告坤坤的。”

“损失一员大将,坤坤应该会很痛心,不过我想,他更愿意看到你们幸福。”

林超泽回头看一眼病房内的尤长靖,有些意有所指的开口:“不管未来怎样,希望你能兑现你的承诺,照顾好他。”

 

“凡事以他为先。”

林彦俊苦涩笑笑:“这句话,我会死死记住的。”

 

“好啦。”

眼看又要惹林彦俊想起不愉快的经历,林超泽也不再多说。

“我走啦,你回去好好照顾男朋友吧。”

林超泽笑着挥挥手:“一醒来就宣誓主权,我们都被惊呆了呢。”

 

林彦俊被揶揄也不反驳,傻傻的笑着,迎着太阳的方向目送林超泽,满目光辉。

 

 

尤长靖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身边的林彦俊见他醒来,偷偷松一口气,而后连忙端杯水递到尤长靖嘴边。

“你睡好久...饿不饿?”

 

尤长靖抿一口水,清醒些许,偏头看看林彦俊:“怎么?你是在害怕我又昏迷不醒么。”

 

一语中的。

林彦俊舔舔发干的唇,而后对尤长靖苦涩笑笑。

 

尤长靖撑起身体,林彦俊连忙扶着,并在他背后垫上枕头,让那人依靠的舒服一些。

“呐...林彦俊,你说…你是我男朋友?”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林彦俊神色一凛:“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么。”

 

“没有啦....”尤长靖连连摆手:“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

尤长靖笑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

 

毕竟,在尤长靖的记忆中,林彦俊的恋人是陈立农。

而自己,不过是林彦俊生病期间照顾他七个人格的陌生人。

就算曾经的七个人格喜欢尤长靖又怎样,林彦俊本人的感情并不属于他。

可是...睡醒一觉,林彦俊和他竟然成了恋爱关系。

不到两年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尤长靖觉得这一切都那么的不可思议。

 

“尤长靖。”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将他心中所想猜了个大概,却也并不多说什么,而是转移话题。

“医生说你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有些虚弱,回家休养的话更利于康复。”

“所以,明天我们回家好不好?”

 

尤长靖不自然的咂咂嘴:“回家?”

“回...回哪里啊?”

 

小心翼翼可可爱爱的表情,是熟悉的尤长靖,林彦俊终于有一丝尤长靖清醒过来的真实感。

“我们住在一起的。”林彦俊伸手轻轻擦过尤长靖的脸颊:“所以,当然是回我们的家。”

 

 

第二日傍晚。

尤长靖看着眼前熟悉的住宅区,一时有些怔住。

“尤长靖,手给我。”

小区外,林彦俊拉起尤长靖的手,向前探出,凭空触碰到什么,掌心亮起莹莹的光。

 

“这是什么?”尤长靖很惊讶,他掌心光芒之中是一枚水滴形状的印记。

 

林彦俊站在尤长靖耳后轻声低语:“觉醒人类生活的周围布有结界。你第一次来这里是林超泽带你进来的,后来有一次你独自过来,却被结界拦在外面,站在路旁傻傻等好久。”

“你掌心的印记,是我给你留下的,这样你就可以随意出入了。”

 

林彦俊解释着,却也没有放开手的打算,反而趁机与尤长靖十指紧扣。

“这个水滴印记,等于是我世界的钥匙。所以,你相信了么…”

 

“相信什么啊?”

 

“你是我的男朋友啊。”林彦俊笑着拉人进入电梯:“这个印记….只有爱人才能拥有。”

 

尤长靖绯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偏离视线,十指紧扣温度灼热的让人心慌气短。

 

电梯内的数字欢快的跳跃,尤长靖觉得再不转移话题自己就快要心悸到晕过去了。

“好可惜,这些我都不记得了。”

尤长靖瘪瘪嘴:“我记忆里,还是林超泽跟我讲说有个疑难杂症患者,要我出外诊。”

“我跟着他来到这里,我第一次见到的人格,是李艾文。”

 

林彦俊闻言更加握紧尤长靖,却沉默的什么都没说。

 

这时,电梯“叮”的一声到达。

 

开门,落锁。

转身把尤长靖抵在门廊的墙壁上,林彦俊的动作一气呵成。

 

“干嘛呀...”

面对林彦俊亲密的举动,尤长靖还是不大适应,望着近在咫尺的面容,尤长靖急促的呼吸,他真的快要晕过去了。

 

“李艾文….”林彦俊幽幽吐出三个字。

 

“怎..怎么了?”

 

“我听到那几个人格的事情,就莫名不爽。”

 

“你还吃自己的醋哦~”尤长靖忍不住笑意:“我还以为怎么了呢。”

 

林彦俊却依旧满脸认真表情:“以前…你就总说那几个人格的事情。让我觉得,你爱的是那些回忆,而不是我。”

 

尤长靖哑口无言。

他没有过去的记忆,不知道两人相恋的过程,如今的感觉就像平白无故享有了感情成果,对着生气的林彦俊完全无力招架,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哄人。

 

尤长靖目光在林彦俊的脸上流连,而后看到什么,忍不住伸手轻轻触碰。

是林彦俊鼻尖一颗细小的痣,若不是离得这般近,平日根本看不真切。

尤长靖伸出食指,轻轻点在林彦俊的鼻尖,像是无意中启动了什么开关一样,林彦俊周身的冷冽瞬间化为柔情,满满漾出来。

 

林彦俊伸手抓住尤长靖的食指,低头扬起嘴角:“这是身体记忆么。哄人的方式一模一样。”

 

“哈?…”尤长靖有些懵懵的笑:“我只是觉得,这颗痣好熟悉…就特别想摸一下。”

 

林彦俊舒一口气,握着尤长靖的手:“好啦。”

林彦俊拉住尤长靖向客厅里走去:“家里布置和之前不大一样,本想好好跟你介绍一下的,非要说些有的没的。”

 

尤长靖无语的直撇嘴,心里碎碎念,到底怪谁啊,是谁莫名其妙吃飞醋的,又是谁莫名其妙不生气的。

真的是,莫名其妙。

 

进入客厅后,尤长靖才发现林彦俊所说的布局不同,究竟有多么不同。

这跟他记忆中的房子,除了门牌号一样,内部装修样式根本是天翻地覆。

原来林彦俊家,客厅餐厅都不大,客房倒是很多,以前他、陈立农、林超泽同时住在这里都没问题。

而如今。

室内不必要的隔断都拆掉了,客厅、餐厅扩展的空间很大,厨房也改成半开放式的大空间。

宽阔的客厅内还放置了一个鸟窝形状的摇椅。

 

“哇…这个摇椅!”尤长靖喜笑颜开的凑过去,发现了里面的几只毛绒玩具。

一只兔子,一只狗狗,一只独角兽…

尤长靖有些爱不释手。

 

“以前你就最喜欢这里。”

林彦俊的笑容里掩盖了丝丝点点的哀伤。

“好啦,一会再玩,带你去看看房间。”林彦俊收拾好表情,温柔的拉着尤长靖。

“现在家里没有客房,就一间卧室,一间书房,半间杂物室。”

 

“那…有人借住怎么办?”

 

“林超泽家就在隔壁,他孤家寡人的,找他住去。”

林彦俊的语气很理所当然:“再说,谁有胆子敢来我们家打扰。”

 

尤长靖哈哈干笑着,觉得林彦俊的潜台词就是…敢来打扰的人,打不死他才怪。

 

“这是卧室。”林彦俊推开门。

 

林彦俊家里装修风格偏日式,色调浅,家具都是休闲舒适为主,看上去宁静闲适又一尘不染。

 

卧室内基本没有复杂装饰,所以尤长靖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双人合照。

照片上,是尤长靖和林彦俊。

 

“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时候。”林彦俊顺着尤长靖的目光解释。

“你想要去游乐场。”

“快要黄昏的时候,你说要合影留作纪念。”

 

尤长靖捧起相框,看着两人并肩直愣愣的站着,都有些尴尬的样子。

“哈哈…为什么感觉这么尴尬?”

尤长靖无意识的随口吐槽:“哇,这完全就是路人照啊。”

 

尽管林彦俊并没有说话,可是尤长靖还是感觉到了身后人的低气压。

林彦俊伸手拿过相框,带着些岔开话题的意味:“今天出院忙了一整天,累不累?我们去吃晚饭,让你早点休息。”

 

尤长靖哦了一声,即使察觉出了林彦俊情绪的不对,却也只是把心中的疑问往肚里吞。

他猜测,这两年间一定发生过什么。

但他也能感觉到,林彦俊似乎真的对自己很好。

有些事情…还是交给时间吧。

 

尤长靖笑着回应:“好啊,去吃晚饭,然后休息。”

说完这句话,慢半拍的尤长靖才意识到某些问题。

“……”

“林彦俊…我…睡哪啊?”

 

林彦俊低头看一眼卧室的双人床,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我…”尤长靖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

天啊,他是要跟林彦俊同床共枕么?!

 

“你什么啊…”

林彦俊看破尤长靖内心的小九九,微微安抚的语气:“我知道,现在的你可能一时觉得不习惯…但是…”

林彦俊话锋一转:“分居,不可能。”

 

尤长靖尬笑,舔舔发干的唇:“那个…我们之前..我的意思是,我们在一起之后…”

“嘿嘿…”

“就是..我们一直一起睡?…”

 

林彦俊觉得这样的尤长靖实在可爱,忍不住想逗他:“你说的是哪种睡?”

 

“啊!”尤长靖气的伸手打林彦俊:“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就一间卧室,你说呢?”

 

好吧,这个理由实在太充分。

尤长靖心底叹息,这一醒来,不仅凭白捡了一个男朋友,以后还要每天和他同床共枕,关键是自己还不知道两人究竟发展到了哪一步…这真的是…太刺激了。

 

“瞎想什么呢。”

林彦俊柔柔尤长靖的后脑勺,觉得有的事还是委婉的告诉一下本人比较好。

不然…他真的太容易害羞了。

“尤长靖,我会给你时间让你慢慢接受的,不急。”

 

“恩!”尤长靖可爱的点头如捣蒜。

 

“但是…”

林彦俊拉住尤长靖的手,翻开他的掌心:“刚刚我给你解释水滴印记的时候,你都没有好奇。”

“我是控水者,水滴…是我的代表印记。”

“你怎么不想想….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我的印记呢?”

 

林彦俊满含笑意的望着尤长靖的眼睛,而后前倾,在尤长靖的唇角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亲吻。

“好啦,吃饭吧。”

 

尤长靖呆若木鸡。

 

林彦俊看着自己恋人完全傻掉的样子,酒窝更深了。




Ps,不要质疑,凄爱就是虐文。结局应该会是HE。

至于怎么虐,luna表示,我真的很想尝试一把

高,级,虐(⁎⁍̴̛ᴗ⁍̴̛⁎)

我最近整个人都在思考 如何虐的有水准٩(˃̶͈̀௰˂̶͈́)و




评论 ( 310 )
热度 ( 1850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