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凄爱(第一章)

其他文章

指路:Lunabanana 的书架


《凄爱》 (柒爱下部)

 

前言:

 

大家好。

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林彦俊,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我所在的这个世界里,人类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人,还有一种就是具有某些超能力的觉醒人类。

我是一名觉醒人类。

 

人类之所以会觉醒,不过是漫长进化演变过程中逐渐积累的能量爆发。

至于能量爆发的契机,因人因时因事而异。

例如我。我的能力觉醒是在中学时代,因为一次群体性的落水事件,为了自救和救人,挣扎过程中激发了我的潜意识,从而觉醒了御水的能力。

 

人类觉醒进程还在初期,人数极少,但超能力在世间却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与其忌惮觉醒人类威胁到普通人群,不如整合起来为人所用,超能联盟因此成立。

而我,是这其中一员。

 

纷争…

从人类诞生的那一日便从未停止过,不论是远古时代的山洞人类,还是而今优异的觉醒人类。

超能联盟的对立面是黑能力者。

黑能力者,准确来说不只是一个团体,而是指除了超能联盟以外的觉醒人类组织。他们大多为野心家所用,以超能力进行等价交换。

早些年间,黑能力者势力分散。

近几年,那边却有异军突起,一个拥有强大能力的人吞并不少团体,逐渐凝聚力量,如今甚至可以与超能联盟相抗衡。

 

其实,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大多都是灰色的。

正如能力觉醒。

表面上看是人类更高阶的进化,力量与日俱增,可内心呢?

人心匪石。

喜、怒、哀、惧、爱、恶、欲。

人的心千百年来都是同一副样子,七情六欲。

能力觉醒又怎样?

不过是更强烈的想要拥有和不愿失去。

 

 

“林哥早…”

日复一日的早晨,我准时到觉醒人类的医院。

旁边几名觉醒医生路过,笑着朝我打招呼。

“你们早。”

我轻轻颔首,顺路与他们同行。

“对了,我带了很多新鲜的苹果。”

一边说着,我将手中红彤彤的苹果分给几人。

 

“谢啦…”医生接过一个苹果,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林哥,你为什么每天都带这么多苹果啊。”

 

我忍不住嘴角扬一个弧度。

“因为他喜欢吃。”

“我想…如果他醒来时,可以吃到新鲜的苹果,那他一定很开心。”

 

闻言几名医生都沉默了,似乎觉得手中的苹果无比沉重。

 

“林哥…”一名医生缓解尴尬气氛的笑:“你把苹果都分给我们了,他醒过来不就吃不到了?”

 

“我给他留了一个最大的。”

我捧着怀里又大又红的苹果,笑的眼眶微红。

“可是…我知道,他不一定能醒的过来。”

 

“林哥…你别这样。”

医生欲言又止的不知该要如何安慰。

 

“没关系。”

我没心没肺的笑着,在他的病房门前停下。

伸手推开门,看到病床上那人安静的躺着,窗外灿烂的阳光洒落纯白的被褥上,安静美好的仿佛梦境一触即碎。

我忍住语气里的颤抖,不知是对身后的医生讲,还是对病床上的人讲,又或是对我自己讲。

“才几个月而已…”

“我可以等。”

 

 

 

第一章  我的恋人

 

推开病房的门。

我熟络的将怀里的苹果拿出放在床头柜上,顺手摆正相框。

照片里是我和他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我们两个并肩站在一起,一点也不亲密的样子。他笑的很明朗,我却板着脸一副严肃样子。

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时我有多么想去牵住那人的手。

这段感情里,从一开始就是我亏欠他。

 

“今天天气很好。”

我坐在床边,跟他讲话,即使他昏睡着根本不会有任何回应。

但我总觉得,他可以听到的。

我想让他知道,我从未远离过他的身边。

 

“前两天一直阴雨绵绵的,我记得你很讨厌潮粘的感觉,所以拿了新晒好的衣服给你换。”

“你闻闻,还有清早阳光的味道呢。”

 

我调高病床,坐在床边将人揽进怀里。

毫无意识的人沉压压的靠着我的胸膛,似乎让我意识到这人在我心中的份量。

 

将病号服的纽扣解开,再次看到他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疤,我依旧无法忍受的闭上眼睛。

这些痕迹,是黑能力者殴打留下的…

那些武器注入了超能力,过了这么久,用了林超泽那么多的灵丹妙药,还是没能完全痊愈。

这些伤疤,好像是在提醒我。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窸窸窣窣的将干净衣服给他穿好,我双手交叉将人锁进怀里,低头在那人脖颈内呼吸。

“呐…”

我用脸颊蹭蹭他的下巴。

“虽然你迟迟不肯醒,可是你下巴的胡茬却旺盛的很。”

我一边摸着一边偷笑,总觉得这么颓废沧桑的胡茬不配他。

他是我心目中最阳光的存在。

 

将人放平躺好,我起身去拿电动剃须刀。

嗡嗡声响起,我很专注的收拾着那人的容貌。

“你看你的胡子…好有男人味。”

我傻傻笑着,拿来半湿的毛巾擦净他的脸颊,而后俯身轻轻吻他。

童话里,王子的吻会唤醒心爱的睡美人。

所以我每天也都会亲吻他,盼望着或许哪天,他就能够苏醒过来。

 

有人敲门。

这个时间,又是林超泽他们过来看望。

我起身,看着林超泽、蔡徐坤两人走近,围着病床上的他来回检查。

 

“你觉得怎么样?”

蔡徐坤低声问林超泽,林超泽偷偷看我一眼,而后摇头。

 

我苦涩的闭上眼睛。

多少次满怀期待的落空,让我已经麻木的似乎不再会痛苦。

 

“彦俊…”蔡徐坤每每都会安慰我,尽管他知道,安慰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

“对不起。”

 

我摇头。

“对不起他的人,是我。”

 

“你别这样…他出事,我们都有责任。”

蔡徐坤拍拍我的肩膀:“打起精神来。一定有办法的。”

 

“恩。”

我随口应着,又回到他身边寸步不离的守着。

 

林超泽和蔡徐坤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我,两个人不再说话,轻轻退出房间。

 

周围的一切我都懒得理会,现在我的世界里,只有面前的这张面容。

“对了…”

我想到什么似的,展开他的手掌,轻轻抚摸他的无名指,而后从一旁的背包内摸出一个绒布盒子。

我献宝似的冲他展开,一对银戒熠熠发光。

“我去定了戒指,看看喜不喜欢?”

“要不要试试?”

一边说着,我取下属于他的那枚仔细穿过他的无名指。

“尺寸刚刚好呢。”

我含着笑意,宝贝似的翻来覆去的看。

戒指其实很普通,只是简单的纹路和碎钻,但我知道,他一向喜欢质朴的东西。

“这种简洁样式你喜欢么?”

“这戒指只是试戴哦~”我玩笑着把戒指收回:“要等你醒过来,再正式送给你。”

“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讲。”

 

病房内一片安静,只有我自说自话的声音。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醒过来?”

我伸手覆上他的脸。

“对不起。”

“我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胡思乱想了。”

“原谅我好么?”

“我真的很爱你。”

 

依旧是无人应答。

我怔怔望着床头前的相框,恍若昨日。

“我觉得自己挺可笑的,明明这么简单的话,以前总是吝啬的不肯和你说。”

“以后,我常常对你讲好不好。”

我俯身,在他的睫毛上落下一个轻吻,而后诉说着今日份的我爱你。

 

清晨,我爱你。

午后,我爱你。

黄昏,我爱你。

每日三次,乐此不疲。

 

“醒来,好不好?”

我握住他的手,抵在我颤抖的唇上。

“我真的...很爱你。”

“我...只爱你。”

 

“尤长靖。”

 

 

 

我的恋人已经昏迷不醒几个月了。

林超泽说,他把自己封锁在了记忆漩涡之中,如若走不出来,可能就是一辈子。

 

这日,又是例行检查。

今天,来的人不仅有蔡徐坤、林超泽、还有多日不见的王子异。

 

蔡徐坤看着我疑惑的眼神,出声解释:“彦俊,子异外出多日,又找到一个方法,或许让他一试?”

 

王子异走到我身边,伸手合十:“以梦抵梦。”

“尤医生虽然沉溺在梦里,潜意识却是活跃的。如果,我对他潜意识使用催眠术,或许可以找到他现在究竟徘徊在哪段记忆当中。”

 

“然后呢?”

 

“如果是你们之间的共同记忆,不妨昨日重现。”

王子异将合十的手掌摊开,示意一手是现实,一手是梦境。

“当同样情景在不同空间出现,会造成潜意识的混乱,我们要的就是混乱。”

“只有尤医生分不清梦与现实,我们才有一线生机,将他从梦魇中拽离出来。”

 

“好。”

我答应的痛快。只要能让他苏醒,我不愿放过任何机会。

 

“但是。”王子异沉默一瞬:“会有弊端。”

“如果,在重合的节点我们成功唤醒尤医生,那么之后的记忆极大可能产生混乱,甚至断裂。”

 

“对身体有伤害吗?”

 

王子异叹息一声:“说不好。要知道精神伤害很大程度会影响身体。”

“尤医生现在这样,不也是精神伤害造成的么?”

 

这一句话,直接戳我软肋。

我垂眸看着尤长靖的样子,而后不再迟疑。

“试试吧。不管怎样,也不会比现在更差了。”

“以前,他照顾七重人格的我。如今...失忆也好混乱也罢,只要他肯醒来,我都会照顾好他。”

 

病房内的几人,目目相接。

林超泽拍拍我的肩膀,对王子异说:“那,我们开始吧。”

 

关好门窗。

王子异启动他的觉醒能力,土咒在屋内升起高墙,以尤长靖为中心,在屋内形成堡垒,阻绝了一切声音与光亮。

而后,王子异祭出他胸前的一枚吊坠,划出钟摆的轨迹,嗒...嗒...嗒...嗒...

封闭空间内,王子异催眠用的空旷声音响起。

“尤长靖,你在哪呢?”

“尤长靖,你现在在干什么?”

“尤长靖,听到了么?回答我,你在哪。”

 

我屏住呼吸,听着王子异的问询越发紧张。

他究竟困在何处,三次问询仍旧不肯回答。

 

“尤长靖..你在哪?”

 

“嗯...”

第四次,床上的人皱紧眉头,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门...”

 

当他吐露出第一个音节的那刻,我别过头去,百感交集的热泪盈眶。

 

“哪里的门?”

 

“恩...”

“冷彦俊。”

 

闻言,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我。

王子异换了正常声音问我:“你记得么?”

 

我低头,眼泪无声的滑落,无可奈何的摇头。

那么多记忆,偏偏却是冷彦俊。

为什么偏偏是我不清楚的时光,难道在他心里,只有那段记忆才是值得留恋的么。

 

看到我的反应,王子异沉默一瞬,而后继续催眠。

“尤长靖,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往前...”

“再往前...”

“这次,你又到了哪里呢?”

 

病床上的人轻悠悠回答:“医院。”

 

“你在干什么?”

 

“倒水。”尤长靖瑟缩一下:“...好烫。”

 

我猛地抬起头。

这是....!

 

王子异向我投来目光。

我强装着镇定,一步一步靠近,在尤长靖身侧站定。

我忍住内心翻腾的所有情感,一字一句说着曾经我们的对话。

曾经,我们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面的对话。

“你没事吧....”

“看到超能力吓到了?”

“也对...听林超泽说,尤医生是个普通人,没有超能力。”

 

我颤抖着握紧拳头。

内心一遍一遍的祈祷,回答我..回答我...回答我...

 

“不...”

病床上的尤长靖紧闭着双眼,面容挣扎着,却幽幽开启唇扉。

“我有超能力的。”

 

而后。

我看到了尤长靖紧闭的眼帘下不安的动作。

再也顾不得其他,我上前紧紧抓住他的肩膀。

这些日子以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有一丝苏醒迹象,这次机会稍纵即逝,我不能错过。

 

“尤长靖!”

我急切的唤他。

“尤长靖!!”

 

“嗯....”他一丝痛苦的挣扎。

 

“尤长靖!!!”

我紧紧握住他的肩膀,低头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一遍又一遍的呼唤。

那边的王子异也启动觉醒能力,试图将他从记忆漩涡中剥离。

尤长靖紧闭几个月的眼睛,终于张开一丝缝隙,透露出点点光芒。

“尤长靖!”

我颤抖而急切的呼唤。

“你清醒一点。”

“你给我醒过来!”

 

病床上的人,半梦半醒的混乱间,轻轻吐露一句话。

“我的超能力是....”

 

这是,他曾经亲口讲给我听的话。

我握紧他的肩膀,泪流满面的同他一起喊出答案。

 

“超喜欢你!”

“超喜欢你....”

 

眼前漆黑的浓雾终于挥散而去,大片光芒透进生命中来。






Ps,我觉得今天安可场很不错,所以心情好的激情发文,

至于第二章…不要催我哈


评论 ( 323 )
热度 ( 1994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