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十二章)

《期爱》(柒爱 上部)

 

第十二章  我的超能力

 

“我的愿望就是...”

“要你吻我。”

冷彦俊说完,屏着呼吸去观望尤长靖的脸色,就像一个用威胁去换取糖果的孩子一样,幼稚…却又心酸。

 

尤长靖伸手抵住冷彦俊的肩膀,语调微微颤抖:“我不要…”

“这有什么意义呢?…”

 

“为什么没有意义?”

冷彦俊攥住肩膀前尤长靖推拒的手,逐渐控制不好力气:“还是说…”

“你心里其实是……”

 

“没有!”

尤长靖不等话说完,便猜到什么似的,推开冷彦俊试图逃离。

 

冷彦俊伸出手臂,直接半搂的拦住他。

“好。你可以不回答。”

“但,选择就摆在你眼前。”

冷彦俊从尤长靖手心里抠出药瓶,将东西置于两人之间。

“林彦俊和我,你选谁?”

 

事已至此,尤长靖被逼的无路可退。

他幽幽的望着冷彦俊,又将视线下移,看着玻璃瓶中小小的一颗解药。

最终…难以抑制的眼泪滑落。

 

“为什么都在逼我?”

“事情从不在我的掌控之中,却要我一次又一次抉择。”

“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类,我不懂你们的世界,也没有你们强大的能力…”

“我很普通…很普通…”

 

尤长靖泪水沾湿了睫毛。

“你说你喜欢我?”

“可是…你是谁?你的喜欢又是谁的?”

“对我说喜欢的人,究竟是小橘,是李艾文,是你,还是林彦俊?!”

 

尤长靖抓住冷彦俊的衣袖,将那双禁锢他的手推开。

“你要我怎么选择?我有选择的余地吗?”

“你知道陈立农为救林彦俊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

 

尤长靖压抑不住的颤抖。

“我想要所有人都开心。”

“我想要救林彦俊。”

“我想要陈立农的心血不会白费。”

“我也想要…七个人格……”

尤长靖咬着唇,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

 

冷彦俊整个人直愣愣的站着,听着尤长靖的哭诉,他反复咀嚼着尤长靖言语中透露出来的含义,而后释然的叹息…

“别哭了。”

冷彦俊有些笨拙的蹭掉尤长靖眼角的泪。

“我才明白…一直以来,为什么你对我的话没有回应。”

“我…终究不是林彦俊。”

 

冷彦俊深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些许。

“我只是不甘心…”

“我们都那么喜欢的人,林彦俊醒来后却不再记得。”

“甚至会做出别的选择…”

“但…”

冷彦俊动手打开药瓶,在尤长靖泪水模糊的视线里,一眨不眨的把药直接吞了下去。

而后,冷彦俊笑着去擦尤长靖的眼泪。

“我还是舍不得让你为难。”

 

看到冷彦俊装作若无其事的吞下解药,还反过来安慰自己…尤长靖捂住嘴巴,崩溃的失声痛哭。

 

“就算你不说…我也感觉到了…”

冷彦俊小心翼翼的伸手把尤长靖搂进怀里,下巴靠在他的颈间,微微合上眼睛。

“你其实是舍不得我的。”

“我知足了。”

 

尤长靖头埋在冷彦俊胸前,哭的抽抽噎噎。冷彦俊强行让尤长靖抬起头,泪水涟涟的望着自己。

“你看,我把解药吃了。是不是很乖…”

“药真的很苦…”

“可以要糖吃吗?”

害怕尤长靖再次拒绝,冷彦俊也干脆不等那人回答,直接抬起尤长靖下巴吻了上去。

 

尤长靖哭的唇都在抖。

 

冷彦俊却并不像当初制霸那般狂暴的深吻,反而极具温柔的吮着尤长靖的唇,伸手轻轻摩挲着尤长靖的耳际,试图让怀里崩溃掉的人平静下来。

 

“别…”尤长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别再吻我了…”

制霸也好,冷彦俊也好。

都用吻当作诀别的方式,这种经历,一次,两次,尤长靖真的再也无法承受了。

 

冷彦俊眼角也有隐隐湿意,他停下动作,改用额头抵住尤长靖的,近的仿佛能望见彼此眼睛底处的深渊。

“尤长靖…就算我会忘记你…”

“你可不可以…不要丢掉我?”

 

闻言,尤长靖的瞳孔剧烈颤动,抓着冷彦俊肩膀的手止不住的抖。

 

“林彦俊醒来后…”

“至少告诉他…他的世界里,曾经有过尤长靖这个人出现。”

 

“给他一个机会…”

“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好不好?”

 

尤长靖不知是拒绝还是慌乱的连连摇头。

 

冷彦俊却安慰的亲亲尤长靖的眼睑。

“虽然你不说…但是我知道。”

“你也是有些喜欢我的,对不对?”

冷彦俊笑着的眼睛点点星光。

 

尤长靖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望着那人的眼睛疯狂落泪。

 

“你说过…错的时间…”

冷彦俊再次将尤长靖拥入怀中,在他耳畔浅浅低语。

“那我,不对,是林彦俊…那他可不可以在对的时间再次等到你?”

冷彦俊的眼泪滑落到尤长靖的耳侧,滚烫一片。

“我是做不到了…但我希望,林彦俊可以有机会去爱你…”

“一直以来你不肯说出口的那句喜欢,在未来的某一天,你可不可以讲给他听?”

 

“…恩…”

长久以来,尤长靖从未正面回应过冷彦俊什么。

不是装傻的听不见,就是沉默着不回答。

只有这次,他没有装傻,没有逃避,没有敷衍。

即使他的回复也不过是轻轻的一声应答。

 

“我很开心。”

冷彦俊满足的笑。

“你看,我的心愿都满足了。”

 

冷彦俊踉跄一下,药效眼见着发作。

 

“尤长靖,你要好好养伤。”

“尤长靖,你要好好吃饭。”

“尤长靖,你要开开心心的。”

 

冷彦俊闭眼,在尤长靖的唇瓣上落下最后一个轻浅的吻。

“这一次…我不想再让你看到离别了。”

 

话音未落,冷彦俊推着尤长靖的肩膀,跌跌撞撞的走到门扉前,猛的开门,而后将人推出门外。

 

“再见了。”

 

这是尤长靖猝不及防被推向客厅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冷彦俊曾经万年寒冰的脸上,是用尽一生的温柔缱绻。

 

门扉被冷彦俊重重关上。

 

冷彦俊最后温柔的笑容停留在眼前。

尤长靖怔怔的望着深色的木门,眼前一片一片的黑雾笼罩而来。

 

“长靖…”

“尤医生…”

“怎么样…”

“你能听到我们说话么?”

“你回答一下…”

 

尤长靖听的到声音,却张不开口回答。

整个人像是被梦魇压住,只觉得所有事物都在飘远…

只有被推出来的门扉矗立在眼前,上面依稀残留着冷彦俊最后的温柔。

 

“尤长靖…”

有个声音在他耳畔呼唤。

 

尤长靖穿过层层黑色迷雾,似乎是看到了点点星光。

他想看清星光背后的身影。

然而,疲惫无力的沉重感压的他喘不过气。

他挣扎不过一刻,又被黑暗集体包围。

意识终究是被强行夺去。

 

 

尤长靖是在他工作的医院内醒来的。

他躺在病床上,手背上打着点滴。

 

“尤医生!你终于醒啦!”

曾经一起工作的同事呼啦啦的围过来。

“好久没见…领导说你去参与什么疑难杂症研究会,结果你晕倒着被人送回来!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吓死人了。”

“对啊,刚才张护士帮您检查,说肩膀上还受伤了,虽然痊愈了不少,可一看就知道是重伤。”

“尤医生,你不会瞒着我们去拯救世界了吧!”

“尤医生刚醒,你们很吵哎,再说你们不工作的吗,都给我出去!”

门口的护士长凶巴巴的轰人。

“好啦…尤医生好好养伤啊!”

“就是就是…需要帮忙喊我们呐。”

乱哄哄的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纷纷离开。

 

病房内安静了许多,尤长靖才找回一点真实感,尤长靖探寻的看向护士长。

“张姐…谁送我来的?”

 

“一个姓林的…他自己说是你的朋友。”

 

“林…超泽是么?”

 

“我没问他的名字哎…他去办住院手续了,估计很快回来,怎么了吗?”

 

“没什么…”

尤长靖轻轻摇头。

期待什么呢…难不成还能是林彦俊么。

尤长靖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气,眼神里没有温度。

把自己送回来也好。

他现在真的没有精力和勇气去面对一个全然陌生的林彦俊。

 

林彦俊应该已经苏醒过来了吧。

作为医生,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没有了医患关系,一个普通人与觉醒人类的距离有多么遥远。

想起冷彦俊最后的那句再见。

尤长靖自嘲的笑。

 

这时,门口匆匆进来一个人,果然是林超泽。

“长靖,你醒了?”

 

“我怎么回来了?”

 

“你晕倒之后有些混乱。坤坤怕照顾不到你,就让我先把你送回这里。”

林超泽握着尤长靖的手:“你伤口没好,情绪又太大波动,才会晕倒。”

“现在,你只许好好养身体,不要乱想。”

 

“混乱?”

尤长靖捕捉到关键词,不自觉紧张:“什么意思?林彦俊怎么了吗?”

 

“不是林彦俊…”

林超泽看一眼尤长靖,有些迟疑的不知道该不该说。

 

“怎么了?”

“怎么了呀!”

 

林超泽叹息一声。

“林彦俊没事。他服下解药后,很快就醒过来了。”

 

“那你说的混乱?…”

 

“是陈立农。”

林超泽解释着。

“农农中的慢性毒,由于只有黑能力者可解,农农干脆就是放任不管的心态。”

“后来他一心忙着林彦俊的事情,超负荷的身体已经强撑太久了。”

“好不容易等到林彦俊清醒,一直紧绷的弦松懈下来,农农毒性发作当场晕了过去。”

“刚刚苏醒的林彦俊问清了大概因果,气的当场发飙…所以…”

 

听到这,尤长靖心里不是滋味,却又担心:“那农农…”

 

“林彦俊送他去了总部接受治疗。”

 

“他自己也才刚清醒,身体可以么?!”

 

林超泽轻声回答:“我们也是拦不住他。”

 

闻言,尤长靖无力的闭上眼。

担心又能怎样。

他终究是局外人。

 

“长靖,你伤口也没好,赶紧休息吧。我陪你。”

林超泽察觉到尤长靖情绪不对,连忙转移话题。

 

“我不用你陪。”

没想到尤长靖拒绝的干脆:“你去农农那里吧…你可以帮上忙的。”

“也方便照顾林彦俊的状态。”

“他们更需要你。”

 

“这…”林超泽有些纠结。

 

“我这边有医护人员,真的没事。”

尤长靖催促着:“况且我伤口都好的差不多了。”

 

“好吧…”林超泽也是真的担忧那边的状况:“那我过两天再来看你。”

 

 

目送林超泽离开,尤长靖脱力的躺倒,抬头怔怔望着一片苍白的天花板。

林彦俊,果然很在意陈立农吧。

为了他,甚至可以不顾自己刚刚康复的身体。

陈立农也是同样为了林彦俊,可以拿性命去换得解药。

这样的感情…

 

尤长靖不敢再想下去了。

他觉得好冷。

瑟缩着拉起被子,抽抽鼻子,蹭着微红的眼角,尤长靖整个人在病床上缩成一团。

 

陈立农身边,有林彦俊陪着。

而他自己,不需要陪伴。

因为有些伤口,只需躲在角落独自舔舐就好了。

 


 

半个月过去了。

林超泽曾答应的过几天来看他并没有兑现。

或许,陈立农的状态真的很不好吧。

 

尤长靖身上的伤口倒基本痊愈了,只不过,疤痕处有些明显。

尤长靖也不甚在意,至少,那段时光里,自己还留下了一些痕迹,证明它真的存在过。

 

病好了,尤长靖也不愿整日躺在病床上胡思乱想,干脆申请回到岗位工作。

 

时隔几个月,再次回到自己的诊疗室,尤长靖顿生出一种物是人非的情感。

室内的布置依旧没变。

当初被带去林彦俊那边的诊疗日记,如今端端正正放在桌面上。

尤长靖在桌前坐下,平静的翻开。

…宝宝俊,林林酱,小橘,李艾文,八哥,制霸,冷彦俊…

每个样子的照片明晃晃的粘贴在上面,一旁还是自己密密麻麻写下的观察记录。

尤长靖一页页翻过,翻回的同样是关于那段时光的记忆。

看到某处,他轻轻扬起嘴角。

看到某处,他又慢慢垂下眼眸。

翻到冷彦俊困在藤蔓牢笼里瞪着自己而拍下的照片,尤长靖忍不住笑了。

笑着笑着…又湿了眼眶。

明明是最冷酷的人格,却在最后改变了那么多。

尤长靖神色凄然的抬手,摩挲着照片上那张冷冰冰的面容。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笑的呢?

尤长靖陷入回想。

 

敲门声唤回尤长靖的思绪。

 

门外助理的声音。

“尤医生,有位林先生找您。说是您的朋友。”

 

看来林超泽终于抽出时间看望自己。

尤长靖连忙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深深呼吸一口。

“让他进来吧。”

 

尤长靖身后的窗子开着。

所以当门扉开启时,窗子与门形成风的通道。

一时间,桌上的诊疗日记被风掀起,哗啦啦的翻回最初一页。

 

尤长靖扫一眼桌上的诊疗记录,顺手合上并将其收回抽屉。

 

再抬眸,乘着风走进眼中的人。

是林彦俊。

 

 

尤长靖完全傻掉了。

眼前的林彦俊似乎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但骨子里透露出的气质却又截然不同。

就好像,以前的他都是零零散散的,如今拼凑完整,整个人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真实的林彦俊,原来这么优秀而完美。

 

尤长靖意识到自己盯着对方看了好久。

有些尴尬的连忙在停止转动的大脑里组织语言。

刚要开口,却被对面的人抢了先。

 

“您好。听林超泽说,我生病期间,您是我的主治医师。”

林彦俊很客气。

优秀而完美,淡漠又疏离。

“林超泽说您因为我有受伤过,他托我带了药过来。”

一边说着,林彦俊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桌上。

“这段期间照顾我辛苦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比较好,所以就买了些补品。”

“您的伤口痊愈了么?”

 

尤长靖这时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样貌虽然无比熟悉,灵魂却是全然陌生的。

“都好了…谢谢你。”

尤长靖抓住衣角,声音冷掉好几度。

 

“那就好。”

“很抱歉害您受伤,而且这么久才来拜访。”

林彦俊客气的道歉。

“我原本是想早些过来看望您,但是…”

林彦俊抿唇,脸上闪过一丝愁苦。

“我恋人…也受伤了,所以一时没有腾出时间来。”

“不好意思。”

 

恋人…

当这个词从林彦俊嘴里说出,便直接宣判了尤长靖死刑。

尤长靖怔愣一刻却又拼命扬起微笑。

“没关系。”

可是明明已经痊愈的伤口竟然开始隐隐作痛。

尤长靖慌乱转身。

“对了…你来这么久,我都没有倒一口水给你喝…”

 

“没关系,不用了。”

 

“用的。”

尤长靖拼命掩饰自己快要溢出的悲伤情绪,快步走到饮水机前,咬着微微颤抖的唇,拿出杯子接水。

当指尖传来滚烫触感时,尤长靖才反应过来…失神过程中,杯子里的热水已经满到溢出来。

热水浇到尤长靖指尖,他才后知后觉的甩开杯子。

杯子坠落,杯中热水全向着尤长靖身上扑去。

 

意料中的滚烫并没有浇到身上。

尤长靖回头…才发现林彦俊及时控制了水份,让那些滚滚热水绕过尤长靖,点点滴滴洒落地板上。

 

“没事吧。”

林彦俊神色淡然,就像是随手救了一个不相干的路人。

 

这样的林彦俊,让尤长靖恍然以为回到不久前。

那个同样御水的男人,如何将冰刃一寸寸插入自己胸膛,又如何一点一滴融掉,那炽热的怀抱又是如何拥着自己后悔万分的说着抱歉。

明明就像昨日的事情,如今却已物是人非。

 

“怎么了?”

林彦俊发现尤长靖望着自己眼神呆滞,半开玩笑的语气:“看到超能力吓到了?”

“也对。听林超泽说,尤医生是个普通人,没有超能力。”

 

“不…”

尤长靖从悲伤中抽离,直直对上林彦俊的眸子。

“我有超能力的。”

 

“恩?”林彦俊疑惑的与他对视。

 

再次想起曾经讲过的玩笑话,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心情。

原来这个冷笑话,真的一点也不好笑。

尤长靖觉得自己好像在哭,又好像在笑。

他努力让自己眼睛带有笑意,完美隐藏好语气里的颤抖。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本人,说出了那句他一直该说,却没有勇气说出的话。

 

“我有超能力。”

“我的超能力就是…超喜欢你…”

 

 

 

【柒爱•期爱 上部 】

          【完】

 

 

 

 

 

柒爱下部预告:

 

【柒爱•凄爱】

 

我的超能力是,超喜欢你。

 

心中压抑已久的话终于说出。

尤长靖觉得多日以来积聚在自己眼前的漆黑浓雾终于挥散而去,大片光芒透进生命中来。

 

眼前一个身影虚晃着日光,一步一步走近,逐渐清晰的倒影在眼眸。

 

“尤长靖。”

 

那人好似温柔的望着自己,唇扉轻启,语气却是与神态全然不符的微怒而急促。

 

“你清醒一点。”

 

 






 

后记:

就这样。柒爱上部完结了。

我准备好接受大家的拐。

然后收拾收拾准备下半部分。

 

大家可以从名字看出一点点眉目…

柒爱•期爱•凄爱

 

至于下半部分虐不虐?

我就说一句…你们想不想看神转折。(⁎⁍̴̛ᴗ⁍̴̛⁎)

 

Luna 要休息几天,捋顺思路。

欢迎大家留言想法,有可能被采用哦。


评论 ( 598 )
热度 ( 2089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