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十一章)

《期爱》 (柒爱上部)

 

第十一章  无法替代 

 

黑暗静谧的卧室,冷彦俊握着尤长靖的手腕,抬眼璀璨星眸。

“我想带你离开这里。”

“跟我走,好么?…”

 

冷彦俊声音压的很轻,却在尤长靖耳畔炸裂,巨大的轰鸣声呼啸而过。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又静的仿佛能只听到时间的流逝声。

 

一秒,两秒,三秒……

冷彦俊固执的等很久。

但他知道,尤长靖不会回答了。

 

“我痛…”

尤长靖逃避似的移开眼睛,望着自己心脏那侧的伤口。

 

冷彦俊无言的收紧握着尤长靖的手掌,在他白皙的手腕上留下点点红痕。

“睡吧。”

“这样伤口才好得快,你才不会痛。”

 

尤长靖把脸埋进被子里,慌乱的闭上眼睛。

“…嗯…”

他轻轻哼一声,不知是对哪句话作出的应答。

 

“我守着你。”

说罢,冷彦俊也不再盯着尤长靖看,微微失神的低头对着地板。

 

尤长靖把头扭到冷彦俊的反方向,紧闭的眼睛微微睁开,一颗眼泪划过鼻梁与另一颗眼泪交汇,而后氤氲在枕头里。

 

 

第二日。

几名医生围着尤长靖反反复复的检查后确认并无大碍,只要按部就班的接受觉醒人类医生的治疗,很快就可痊愈。

陈立农总算放下心来。

他看了看角落里一直注视着尤长靖的冷彦俊,拍拍那人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说话。

 

安静的阳台。

陈立农呼吸一口带有阳光味道的空气,而后幽幽开口。

“你知道林彦俊吧。”

 

意料之外的开场白,让冷彦俊怔愣一下。

 

“但,我想…你应该知道的并不完全。”

陈立农对着冷彦俊微笑:“我解释给你听好不好。”

 

未等冷彦俊表态,陈立农自顾自的讲起来。

“林彦俊因为受伤,造成七种人格分裂。”

“他的七个人格,分别是宝宝俊,林林酱,小橘,制霸,八哥,李艾文…还有你…冷彦俊。”

“我们找到了治疗林彦俊的解药。”

“你认为的消失...其实是融合,七个人格依次融回,林彦俊才能真正的痊愈。”

 

陈立农停下,静静的看着冷彦俊。

“所以尤长靖所做的一切,其实是救赎。”

 

冷彦俊一直侧头注视着对面房间内医生忙碌的样子,他失神片刻,而后才转过头来正视陈立农:“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立农垂眸,不想去看那曾经炙热如今却一片冰冷的眼神。

“我想让你明白这一切。”

“我希望,你可以配合的吃下解药,救林彦俊回来。”

 

“呵~”

冷彦俊嗤笑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冷彦俊!”陈立农着急的伸手抓住那人手臂,却被冷彦俊迅速甩开。

 

“做梦。”

冷彦俊绷着一张脸,眼神不善:“你隐瞒不说,不代表我想不到。”

靠近陈立农,他轻蔑的笑:“我消失...就没有人会记得尤长靖了。对吧?”

 

陈立农握住拳头,低头不语。

 

“要我吃解药...”冷彦俊怒视着陈立农一字一句:“妄想!”

说罢,冷彦俊冷笑着转身。

 

“你以为你现在的记忆是谁的?!”

陈立农终究是忍不住爆发:“你不想忘记尤长靖,可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已经忘记了当初林彦俊不想忘记的人!”

陈立农大步上前,重新站在冷彦俊面前。

“你是谁?你凭什么霸占林彦俊的身体!”

陈立农伸手去推冷彦俊的肩膀:“你是谁?!你凭什么替林彦俊去做决定!”

“你是谁?!”

 

冷彦俊抓住陈立农的手腕,而后再次重重甩开。

“那又怎样?”

“现在我就是林彦俊。只要不吃掉解药,我就是永远的林彦俊。”

 

闻言,陈立农颤抖的望着冷彦俊,眼神里是全然的崩溃。

“混蛋!”

陈立农死死抓住冷彦俊的衣领。

“你把他还给我!”

 

“够了。”

冷彦俊低声怒喝:“陈立农你有没有想过,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其实就是命数。”

语毕,冷彦俊不想再过多纠缠,推开陈立农快步离开。

 

陈立农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有些痛苦的捂住胸口。

怒急攻心,毒性发作,陈立农脸色青黑一片。实在撑不下去的他,缓缓蹲下身,眼神里全是绝望。

“认命么...”

“我如今只剩下了半条命,所以,才更不想认。”

“总要等到林彦俊回来...才行....”

 

 

觉醒人类的治疗果然格外有效,不过三日,尤长靖就可以下床正常活动,肩膀前的伤口也在林超泽一堆神药的作用下,迅速有效的愈合中。

由于冰刃贯穿了肩膀,所以背后伤口每次抹药都需要别人帮忙。

别人?

好吧...每次都是冷彦俊。

自从尤长靖苏醒后,冷彦俊就承担了照顾尤长靖所有的大小事宜,如果不让他帮忙,那人就会寒着一张脸,大有把空气都要冻结的气势。

林超泽笑尤长靖,说他用一次受伤成功驯服了一只野兽,以前恶狠狠的冷彦俊,如今面对尤长靖乖的就是一只小狼狗。

尤长靖笑笑,无话可说。

以前野兽想要的不过是血,如今冷彦俊想要的却是尤长靖的整颗心。

 

失神间,冷彦俊已经掀开尤长靖的衣服,手指沾上清凉的药膏在伤处涂抹。

“好很多了。”冷彦俊出声告诉他。

“嗯。”面对这样的冷彦俊,尤长靖总是有些手足无措。

“那里有一点痒。”尤长靖伸手想要去挠。

“别乱动。伤口愈合才会这样。”冷彦俊在他背后离的很近:“哪里痒,我帮你。”

“就这里....”

尤长靖回头,却差点撞到冷彦俊因问询而探过来的头。

 

太近了。

尤长靖心下一紧,连忙想往后躲。

冷彦俊却突然伸手扳住尤长靖的头:“你为什么要躲?”

 

“没...”尤长靖没什么底气的反驳,却也并不敢抬头与那人对视。

 

冷彦俊却察觉到尤长靖的动作,伸手抬起尤长靖的下巴,强迫那人直视自己。

如果能从对方的眼眸里望见自己的倒影,是不是可以说明,那人的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呢?

冷彦俊看到尤长靖眼睛里的自己笑了。

 

冷彦俊手上用力,更加拉近两人间的距离。

气息一瞬间缠绕起来。

 

“干嘛...”尤长靖很紧张。

 

“吻你。”

冷彦俊笑着说出这两个字,便偏头去吻。

在距离尤长靖的唇仅仅一公分距离的时候,尤长靖强行扭过了头。

 

“你不想我吻你?”冷彦俊强硬的捧着尤长靖的脸颊,不肯放过他。

 

尤长靖急促的喘息,眼眶微红:“不要一错再错。”

 

“哪里错了?”

 

“哪里都错了!”

尤长靖伸手推开冷彦俊,而后急忙忙的整理好衣服冲出了卧室。

 

客厅里,尤长靖看见陈立农的身影,怔愣一下。

陈立农独自一人安静的坐在客厅里,身影满是孤寂与落寞。

 

“怎么就你一个人?”尤长靖挑一个不远也不近的位置坐下:“蔡徐坤、林超泽他们刚才不还在呢?”

 

“出去办点事情,一会就回来了。”

 

“哦。”

尤长靖自己心里尴尬,也没再说什么。

看到茶几上有几个水果,尤长靖拿起一个橘子,试图找些话题:“农农吃水果么?”

 

陈立农怔怔的看着尤长靖手中的橘子,表情沉闷的古怪。

 

尤长靖尴尬的缩回手,陈立农却接过橘子,然后一下下把皮剥开。

 

“我看到这个橘子时,也觉得他很好。”陈立农低声说着奇怪的话。

清甜的橘子剥开,一室清香。

陈立农掰下几瓣递给尤长靖。

尤长靖听不太懂陈立农的话,懵懵的把橘子塞进嘴里。

 

“一整个橘子,剥开后分成好多瓣。第一瓣给了你...然后第二瓣第三瓣。”

陈立农捧着手中的橘子,意有所指。

“如今,我一整个橘子,只剩下这最后一瓣了。”

 

听到这里,尤长靖完全懂了。

 

“可是…这最后一瓣橘子...恐怕也要被你拿走了…”

陈立农转过头直视尤长靖:“我想问问你。”

“这..算不算抢?”

“我一再退让,却连最后一点都留不住…”

“如果是你是我,你会怎么办?”

 

“农农。你不用多说了。”

尤长靖心下了然的出声打断:“错的事,我不会让他继续错下去。”

“你为解药而受的伤痛,我也不会让你白白付出。”

“我第一次踏入这里的时候,只是治疗林彦俊的医生。如今,这个身份依旧没变。”

“你放心好了。”

 

“对不起。”陈立农痛苦出声:“我也很讨厌自己,为什么弯弯绕绕的跟你讲这些。”

“可是…我真的…”

“我只是想...”

“至少在我毒发死掉以前,给我一个重新看到林彦俊的机会。”

 

“别说了。”

尤长靖叹息的闭上眼睛,而后站起身。

“我明白你。”

转过身,冷彦俊不发一语的站在门扉前,显然听到了所有。

 

尤长靖也不再逃避,直接对上那人的眼睛,一步步走近。

“冷彦俊。我们去卧室聊聊,好么。”

 

陈立农一动不动的看着两人离开,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后,一直紧绷着的身躯像是泄了气一般蜷缩在一起,他失态的用手掌捂住双眼,难以抑制的哽咽出声。

 

 

冷彦俊明明听见了所有,却是意料之外的平静。

尤长靖拿捏不准那人的想法,小心翼翼的扶着床沿坐下。

 

“尤长靖,我什么都知道了。”

冷彦俊靠着墙壁,冷冷开口:“说吧,你想怎样。”

 

尤长靖吞咽一声,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

 

冷彦俊却笑了,他伸出两根手指比划着:“两个选择。”

“一:给我吃解药。”

“二:跟我走。”

“你选哪个?”

 

回应冷彦俊的依旧只有沉默。

 

“呵呵…”冷彦俊自嘲:“在你心里,是不是根本就没有过第二个选择。”

“尤长靖,我消失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冷彦俊眼神里满是不甘和委屈:“七个人格全都消失后…不会再有人记得你。”

“这期间发生的所有,就像是林彦俊深度睡眠里的一场梦。一场...连只言片语都不会记得的梦!”

“我们对你来说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吗?忘记也是可以的对吗?”

“一份份的喜欢和爱…在你这里一文不值是吗?”

冷彦俊一边说着一边步步逼近,直到尤长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尤长靖…”

“我替所有人格,最后问你一次…”

“这份爱,你想不想要?”

 

尤长靖抬眼,眼睛里覆盖了一层冷彦俊看不透的色彩。

“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是我没有这份运气。”

尤长靖从衣兜里翻出最后一粒解药,摊在掌心里给林彦俊看。

“林超泽说,最后一个人格,只要服下一粒完整的解药,所有就都会回归原位。”

“我是林彦俊的医生,我想要让他痊愈。”

“所以,你要怎样才肯吃下解药?”

 

 

蔡徐坤等人处理了事情回来,推门就看到陈立农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坐着。

“长靖呢?”林超泽觉得有点奇怪:“冷彦俊呢?”

“怎么你一个人坐在这里?”

 

“他们在卧室里说话呢。”陈立农轻声回应。

 

“正好,我跟你说下长靖的事情。”蔡徐坤坐在陈立农身旁:“尤长靖病情稳定很多了,我想过两天送他回去。安安静静的才好养伤,在我们这里,面对冷彦俊总归是忧心的。”

“还有你。”

蔡徐坤见陈立农脸色差的可以:“你也回总部乖乖治疗。你的毒还没有解,这几天劳心劳力,我看你状态也是强撑了。冷彦俊的事情,交给我和林超泽吧。”

 

“不用。”

 

“农农,你别固执。你脸色有多差你自己知道么?”

 

“不是。”陈立农打断蔡徐坤:“我的意思是....”

“尤长靖现在正在和冷彦俊谈解药的事情,我们在这里静待结果吧。”

一时间,所有人望向卧室紧闭的门扉,集体陷入了沉默。

 

 

卧室内。

“所以,你要怎样才肯吃下解药?”尤长靖涩声问冷彦俊。

 

冷彦俊看着尤长靖,语调低沉。

“原来一直都是这个答案,只是我不死心罢了。”

“这几天,我曾无数次幻想过,你若答应和我离开,我们的以后会是怎样?”

“可是我想不到。”

“果然,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我们有未来。”

 

“你问我怎样才肯吃解药...”

冷彦弯腰,低头与尤长靖平视。

“那你满足我一个愿望吧。”

 

“什么愿望?”

 

“你知道么,这些人格里,我最羡慕制霸。”

“因为,只有他,至少得到过片刻。”

冷彦俊言语间的气息喷在尤长靖脸上。

 

“刚刚,你不肯让我吻你。”

“那我的愿望就是...”

“要你吻我。”



评论 ( 228 )
热度 ( 1988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