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五章 重发版)

 

《期爱》 (柒爱上部)

 

第五章  小两口

 

“所以…农农是派你来帮忙照看林彦俊,还是派你来蹭饭吃的?”

餐厅内,尤长靖瞪林超泽大快朵颐的样子,叹息着喂宝宝俊吃午餐。

 

“没办法…长靖你做饭真的太好吃。”林超泽嘴里鼓囊囊的伸手比赞。

 

“称赞也不能让我减少对你的嫌弃!”

尤长靖夹一筷子肉放到宝宝俊的碗里,瞬间收起刚才的凶神恶煞,温温柔柔的开口:“你要多吃点哦…这样才能长得高高帅帅。”

宝宝俊趴在桌子上,点点头,胡乱的扒拉饭。

 

“我发现你真的有带孩子的天赋…哭包宝宝俊在你手里都服服帖帖的。”林超泽吃饱了,就饶有兴致的看着尤长靖伺候林彦俊。

 

“你!”

尤长靖拍下筷子:“林超泽,你去给我刷碗。”

“我去哄宝宝俊睡午觉。”

 

“怎么有种我们两个是小夫妻的感觉。”林超泽笑着起身收拾碗筷。

 

“拜托,谁要跟你是夫妻!”

尤长靖无比嫌弃。

 

“那你想要选谁?!林彦俊么!”

 

“你很无聊哎…”

尤长靖无视林超泽,带着宝宝俊直接去了卧室。

 

宝宝俊是小孩子心性,所以每次都要午睡,不然就闹觉的耍脾气。

尤长靖铺好被子,让林彦俊躺好,然后守坐在床边一下下的拍着那人后背。

 

“宝宝靖…我害怕…”林彦俊拉着尤长靖的手,开始撒娇:“我想要你陪我睡。”

 

“我在床边守着你害怕什么…乖…”

 

“我不要!”

宝宝俊说时迟那时快,瞬间就瘪着嘴眼泪汪汪:“我就要你陪我睡!”

 

“好好好…”真是怕了这个小哭包。

尤长靖翻身上床,靠着林彦俊躺好。

“这样好不好?来…我们宝宝俊睡觉觉哦…”

 

林彦俊满足的抽抽鼻子,然后把头埋进尤长靖怀里闭上了眼睛。

 

这只大型宝宝俊,整个人都恨不得缩在尤长靖的怀里。

无奈的笑笑,尤长靖伸手环抱林彦俊,规律的拍着他的后背。

尤长靖有些疲累的打个哈欠,不知不觉中眼皮越来越沉。

他原本打算等宝宝俊睡着后悄悄离开的,却慢慢搂着怀里的林彦俊也一同睡着了。

 

一段深度睡眠后。

尤长靖找回意识的第一感觉就是有人靠自己很近。

猛的睁开眼,尤长靖就看到咫尺之间的面容。

 

“干嘛啊你…”

尤长靖刚睡醒的声音有一点哑,却刚好撩动心弦。

 

眼前这个人格…有点奇怪。

这些日子,尤长靖可以说对林彦俊的每个人格都十分了解了。有时仅仅凭借一个眼神,就能分辨大概。

所以,他很快发现,眼前这个人格是不同以往的,是陌生的。

 

“你是…制霸?”尤长靖猜测的语气。

七个人格,如今只剩制霸从未见过了。

 

林彦俊帅酷一笑。

他把脸凑的更近,然后有些魅惑的开口:“知道我的名字,是你的荣幸…”

 

尤长靖一个恶寒,连忙拉远两个人的距离。

这是什么90年代中二偶像剧的开场白…

 

这时林彦俊侧躺在床上,单手撑住头,凹一个自我感觉酷帅的pose开口道:“我对投怀送抱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感的。”

“如果你想追求我。不好意思…你用错方式了。”

 

“你真是…”

尤长靖无语,一下子坐起来:“请您住脑好么!”

“这什么臭屁人格啊…”

 

尤长靖碎碎念的想要起身离开。

却在脚刚接触到地面的一刹那,被林彦俊强势拽了回去。

巨大的作用力让尤长靖不可抑制的向后仰倒,而后林彦俊顺势压住他的身体。

 

“干什么!”

尤长靖有点恼。

 

制霸居高临下的看着尤长靖笑。

而后,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划过尤长靖的脸。

“虽说投怀送抱的我向来不喜欢…”

“不过…你白白嫩嫩的像块可口布丁,真的很想咬一口呢。”

 

“你…你神经病啊!”

尤长靖双手被控制,挣脱不开的他一瞬间有点抵触,语气冷下来,表情也严肃的有些凶:“我警告你,你放开我。”

 

“哇塞…原来还有两副面孔。”制霸换成两根手指捏住尤长靖的脸,语气玩味:“怎么办…你这样的,正中我。”

 

尤长靖皱眉,挣扎的想起来。

结果他刚抬起头,制霸就俯身下来,瞬间两唇相撞。

 

“额…”尤长靖牙齿都被磕到,有点痛。

而后才反应过来,他竟然被人占便宜了!

 

林彦俊趁着尤长靖吃痛的间隙,瞬间用双手死死锁住尤长靖的后脑勺,捧着那人白嫩的脸颊,开始狂乱却极有章法的吮吻。

 

尤长靖觉得自己的理智“啪”的断了。

林彦俊大力吮吸着他的唇,甚至还去轻轻的啃咬。

 

妈的…

尤长靖不认输的挣扎,挥着拳头攻击林彦俊。

 

林彦俊却含着唇瓣,不慌不乱的见招拆招,死死压住尤长靖,上下其手的肆意啃咬亲吻。

 

“你越挣扎,我就越想吻你。”

林彦俊贴着尤长靖的唇,露出势在必得的笑意。

“张嘴…让我进去…”

 

“混蛋!”

身为觉醒人类的林彦俊身体素质自然强过普通小百姓尤长靖很多倍。

尤长靖攻击力低下,既然拳脚无用,那就只能改用奇招。

他抬头凑近林彦俊,假意似是求吻的动作,在林彦俊一瞬惊喜的时刻,狠狠对着那两片饱满又极具轮廓感的唇瓣咬了下去。

 

瞬间,血的味道就充斥出来。

 

“唔!”

林彦俊却不过一瞬间吃痛,而后似是完全不在乎,趁着尤长靖咬人的空隙,直接登堂入室的闯入尤长靖口中攻城掠地。

 

林彦俊伸舌去舔尤长靖的嘴里的每一寸。

尤长靖恼怒的简直快要背过气去,死命的逮住他的舌头便咬。

林彦俊却一个闪躲,湿滑的舌轻巧躲过,而后肆无忌惮的反而去舔尤长靖作恶的牙。

 

“你真的很好吻。”

林彦俊简直欠扁到无可救药。

这当下,竟然还能游刃有余的逗弄尤长靖。

“你上面的牙像是兔牙一般可爱,下面却藏着两颗小小的犬齿。”

“跟你的人一样,原来有两幅面孔。”

“像蔷薇花…刺痛却甜美…令人疯狂。”

 

“你个混蛋!”

尤长靖简直气到撅过去。

“你放开我!”

“这是什么色魔!救命啊!”

攻击无力,奇招无用,尤长靖只能自暴自弃的大声求救。

“林超泽!你家那口子被人占便宜,你都不来救我么!”

“林超泽!!!”

 

在尤长靖哀嚎连连下,卧室的门终于被人打开。

 

林超泽看见房间内的景象,嘴张的都能吞鸡蛋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好像听到有人喊我名字。”

然后,林超泽以为不小心打扰了什么旖旎情况,特别自觉的退后还顺带关上了门。

 

尤长靖气的七窍生烟。

“林超泽!你给我进来!”

 

“啊?”

林超泽又打开一个小小门缝,贼溜溜的伸进一只眼睛。

 

“你给我出去!”制霸果断抬头冷冷的瞪林超泽。

 

“哦!好!”

林超泽这个怂人,瞬间又把门关上了。

 

尤长靖这次真的是气到冒烟了。

 

“你不乖哦…”制霸玩味开口,然后俯身又要吻下去。

 

尤长靖有了一次经验,在吻落下之前,连忙死命扭过头。

制霸却邪媚一笑,不改方向的直接啃上了尤长靖的耳后。

 

我的妈呀!

我这是要名节不保的节奏么!

尤长靖气到崩溃,眼眶不争气的红了。

 

这时…

耳朵上被人舔舐的湿热触感忽然消失了。

尤长靖以为制霸又要玩什么新花样,红着眼睛,恶狠狠的瞪过去,却发现眼前的人产生了变化。

 

尤长靖眨眨眼,看着咫尺之间的林彦俊。

林彦俊也眨眨眼,而后如梦初醒一样:“有长进??”

 

“亲完了就跑…什么鬼!”

尤长靖崩溃的哽咽:“混蛋!制霸你这个混蛋!”

“就算你现在变成李艾文,我也不会原谅你!”

 

然后“啪!”一巴掌。

尤长靖狠狠煽在了李艾文的脸上。

 

 

客厅里。

林超泽抱着抱枕,整个人缩在沙发角落里,努力想当一个小透明。

 

李艾文坐在沙发中央,低着头,一只手捧着冰袋敷着脸上的血印。

 

尤长靖站在沙发对面,两只眼睛恨不得同时瞪死林超泽和林彦俊这两个人。

 

“长靖…我错了。”

林超泽求饶:“我也没有想到是制霸在乱来啊。”

“我和农农以前都有见过制霸啊,从来没遇到过那种情况啊…”

“我一开门,那么有冲击性的场面。而且,午饭时候你还说着想和林彦俊当小两口,所以我就忍不住想多了…”

 

“林超泽…你除了蹭吃,你来这边还能干嘛?”

尤长靖像初中班主任一样,抱着胳膊,凶巴巴的批评教育:“那种状况,你用脚趾头想想都会觉得不正常好不好?!”

“制霸让你关门,您还就真的功成身退?!”

 

林超泽撇过头,嘴里碎碎念:“功成身退这个成语不是这样用的好吧…”

“中文真是有在差的。”

 

“林超泽!”

尤长靖怒气冲天的伸手一指:“滚去厨房做晚餐!”

“不做好十个菜,不许出来!”

 

“好好好!”林超泽自知理亏很多,连忙溜了。

妈哎…终于不用听尤老师唾沫横飞的教导了。

 

尤长靖胸口郁结的气,终于撒去了大半。然后目光移向沙发上低眉顺眼的李艾文。

 

“尤长靖…对不起哦…”

七个人格里,最正常,最成熟的李艾文连忙道歉。

 

尤长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叹息着,然后侧目看李艾文脸上瞩目的五指山。

“疼不疼?”

 

李艾文没有回答,只是对着尤长靖温柔的笑笑。

 

“所以…”

尽管尤长靖气死了,可是理智依然在线,他很快发现了李艾文的不同寻常。

“所以…你知道自己有其他人格的存在?”

 

完全没想到尤老师的开场白竟然是这个,李艾文愣住了。

 

“很明显,我扇你巴掌的原因,你自己是知道的。”

尤老师审视的目光:“不然…你为什么跟我道歉?”

“而且,你到目前的所有反应,完全不像不知道的样子。”

 

李艾文尴尬的笑一下,而后把冰袋放在茶几上,转过头来正视尤长靖。

 

“准确说,我只是大概知道。”

李艾文解释:“很多时候,我自己的行为举止我都无法控制。我好像是活在脑子里的潜意识一样。”

“我能感觉到,很多自己,乱七八糟的过着每一天。可是我无法控制他们,就像是在梦里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自己。”

“但是…总有梦醒的一刻。”

“当我醒来,我就是现在的我。而之前的我,做过什么,说过什么,都会变成残像留在我的记忆里。”

“所以…我记得,我刚才强迫的吻你。”

“对不起。”

 

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尤长靖呆愣的反复咀嚼李艾文言语中的意义。

 

“主人格出现了!”

林超泽从厨房探出一个脑袋,很显然偷听了全部。

 

“主人格?”尤长靖不懂。

 

林超泽摇摇头,从厨房蹭回来。

“魂魄体分离的确造成七魂的分裂。”

“但是,每个人,都是有主人格的。”

“分裂的七魂里,主人格是最特殊的。”

“简单来说,林彦俊的主人格是李艾文,也就是代表着爱的人格。”

“所以…”

林超泽贼兮兮的凑到尤长靖耳朵边,只用两个人能听到声音说:“如果你能驾驭他的主人格,李艾文或许会慢慢有力量牵涉其他人格,你就会相对轻松很多。”

 

耳语完毕,林超泽朝着尤长靖眨眨眼,而后功成身退的闪回厨房做晚餐。

 

主人格么?

尤长靖打量李艾文。

也就是说…这个人格是最趋近于林彦俊本人的人格。

代表着爱…

原来林彦俊,是个温暖的人啊。

 

李艾文的脸上的五指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尤长靖内疚的笑笑。

“对不起哦…明明是制霸乱来,却害你…”

 

“没…没关系。”

李艾文不知怎么的结巴一下,而后就扬着酒窝对尤长靖笑。

 

“晚饭想吃什么?”

 

“额…咖喱鸡?”

面对这样的尤长靖,李艾文像是脑子当机一样条件反射的回答。

而后他才反应过来:“哦哦哦…我没有过脑子。吃什么都可以啦…”

 

“你一说…我也很想吃唉。”

尤长靖清清嗓子,冲着厨房大喊一声:“林超泽,晚饭我要吃咖喱鸡!”

 

“哈?”林超泽有探出脑袋:“吃个鬼!”

“家里哪有鸡肉?!”

 

“去买。”

尤长靖言简意赅。

 

林超泽一副被你打败的样子,垂头丧气的脱下围裙:“好好好…吃人嘴短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

“我去买还不行么…”

 

“哦,家里牛奶也没有了,顺便买点回来。”

 

“你一个成年人,整天喝牛奶。怎样,还会长高是么?”林超泽呛声。

 

“你是很高是么?”尤长靖瞪回去:“家里都是咖啡,我喝咖啡胃会痛!我就要喝牛奶,怎样?!”

 

“我去买!…”林超泽惹不起,只能垂头丧气的收拾出门。

 

“林超泽的厨艺…估计会毒死我。”

见人离开,尤长靖碎碎念的起身,进去厨房。

李艾文看着那人,也跟随着进去。

 

“哎?你去客厅休息就好了。做饭这种事情,还是我比较拿手。”

尤长靖从冰箱里翻出食材。

“而且,我做的咖喱鸡,真的真的很好吃哦。”

 

李艾文一眨不眨的看着尤长靖,而后自动接过蔬菜,拿到水龙头下清洗。

“我不会做菜…但是可以给你帮忙。”

“你平常照顾我,已经很累了。”

 

“这么好。”

尤长靖笑笑,没在拒绝。

 

厨房方寸之间。

尤长靖在灶台当主厨,林彦俊就在一旁洗洗切切。

没有人说话,只有锅里的咕噜声,还有案板上切断蔬菜的清脆声。

格外温馨。

 

脑子里不自觉想起午饭时林超泽的打趣。

小两口么?

比起看孩子洗碗这种事情,尤长靖更觉得一起在厨房忙碌才是小两口的正确打开方式。

暖胃,也暖人心。

 

“李艾文…”

尤长靖把咖喱鸡需要的材料准备的七七八八,而后慢悠悠的开口。

 

“怎么了?”林彦俊穿着围裙,从案板上一堆洋葱里抬起头,泪汪汪的看着尤长靖。

 

“哈哈哈…”

尤长靖笑,而后抽出一张纸巾凑过去。

“哎…你手上也有洋葱汁啦…别动,我帮你擦。”

 

“李艾文…我们商量个事情吧。”

尤长靖扔掉纸巾,而后正视李艾文。

 

“嗯?你说。”

 

“你努力的维持你清醒的时间好不好?”

“不瞒你说…应付七个人格,我真的有些快抓狂了。”

“你是主人格,也是七个里最温暖成熟的。”尤长靖笑。

“如果,每天24小时里,你出现的时间最长,那对于我来说真的太幸福了。”

 

“真的么?”

李艾文似乎很开心,而后又隐隐担忧。

“可是…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做到。”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尤长靖切下几片火腿,自己吃了一片,又顺手喂给林彦俊。

“加油!”

“我相信你。”

 

尤长靖有些饿了,又拿起一片火腿塞嘴里,而后嘟囔着。

“说实话…七个人格里,我最喜欢你了。”

“所以,你一定要常常出现才好啊。”

尤长靖笑笑,而后转身去灶台研究锅里的食物。

 

说者未必有心。

听者却十足有意。

 

李艾文控制不住地扬起酒窝,又低头继续对付案板上的洋葱。

明明十足辣眼的洋葱,李艾文却对着他们笑的满脸明媚。

 

哼…

傻傻的。




评论 ( 30 )
热度 ( 923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