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十章)

《期爱》 (柒爱上部)

 

第十章  离开

 

“小鬼!我说你行不行!”

一群人围着被寒冰困住的尤长靖,急的团团转。

 

小鬼试图用纵火术熔掉林彦俊布下的寒冰阵,却碍于中心困住的尤长靖不敢全力以赴,害怕能量过大反而一把火烧到尤长靖。

“哎呦…小贾,你能不能不要催我啊!”

小鬼掌心托起火苗,试图去融化尤长靖胸前的冰刃。

 

“五分钟了!”

小贾围着他急的跳脚:“你不行让我来!”

“尤医生都快坚持不住了!”

 

“你以为林彦俊的寒冰诀有那么容易化解的吗!”

“这又不是普通的冰,我觉醒时间又没有林彦俊长,我的小火苗根本刚不过他的冰啊……”

 

“你起开,让我来!”

小贾推开小鬼,伸手凭空召唤出一把锃亮的长刀,口中念一个咒术,长刀便熔成一团金属颗粒,重解、变化,而后转换成一把锋利小巧的匕首。

 

“我的贾少爷!你要干什么!”

林超泽连忙拦住:“这冰刃离尤长靖的心脏只有几公分!”

 

“我看看能不能从他背后斩断啊!”

小贾用匕首抵住尤长靖与墙体之间的冰刃,解释道:“如果我用匕首把这里切断,那至少能先把尤医生救下来啊!”

“这冰这么冷,尤医生根本坚持不久。”

 

“小贾,别乱动。”

陈立农也出声阻止:“你如果斩不断,冰刃与匕首相撞,到时候震动的强度很可能伤及心脏。”

 

“那要怎么办啊!”

小贾急的去打小鬼的背:“火不行,金也不行。”

“五行之中,谁还能有办法啊!”

 

“咳咳…”

这时,尤长靖再次从短暂的昏迷中苏醒过来,因为失血和寒冷一张脸惨白。

 

“长靖!”

林超泽连忙掏出一粒药:“别说话,先把这个吃掉。”

 

尤长靖哆哆嗦嗦的勉强张开口,让林超泽把药塞了进去。

 

“已经第三颗止血药了,如果还想不到办法救下他,仅靠药物的作用,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林超泽忧心忡忡的望向陈立农。

 

“再让我试试!”

小鬼不死心的用指尖升腾起火苗,靠近冰刃。

 

“算了吧…”

这期间,尤长靖不断昏过去又醒过来,疼痛和寒冷袭遍全身,他真的没有力气支撑下去了。

尤长靖勉强抬眼看着林超泽:“你的保命药…我都吃过好几颗了…也许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一定有办法的!”

林超泽握住尤长靖没有一丝温度的手:“在坚持十分钟…十分钟之内我们一定有办法。”

 

“坤坤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陈立农的一字一句,沉稳又极具安定感:“尤长靖,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

 

尤长靖无力又缓慢的喘息着,胸腔里的血似乎都被寒冰凝结,瘀在心口疼痛异常。

尤长靖忍着痛,哀伤的望向最远处被藤蔓困住的冷彦俊。

这就是你说的,让我也尝一尝心痛的感觉么…

原来,真的痛的快要死掉。

 

视线恍惚间,尤长靖对上了冷彦俊的眸子。

那人无声的看着尤长靖,眼睛里没有愤怒,没有愉悦,竟然什么都没有,十足平静又空洞。

但冷彦俊却是一直怔怔的盯着尤长靖。

 

尤长靖想笑,又很想哭。

他害怕,他委屈,可是,他又有一些释然。

就这样吧。

与七个人格相遇的这段期间,可能是,他人生最混乱又多彩的部分了。

一个又一个人格的离开,他也有过愧疚,有过痛苦,甚至可能有过爱意。

如果这就是他与林彦俊七个人格最后的结局…

他认了。

 

“冷彦俊…”

尤长靖觉得死之前,还是有几句话想跟那人说。

“你为什么看上去还是不开心呢…”

 

一瞬间,周围的陈立农等人一齐回头望向冷彦俊。

 

“我很开心。”

冷彦俊面无表情。

 

“是么…”

尤长靖无力的闭下眼。

“也对。我死了,你应该最开心了。”

“我一直以为,我想了那么多办法,还给你读了那么多心灵鸡汤,慢慢有让你变得温暖一点…”

“果然…我太天真了。”

“冷彦俊…人如其名,到底还是要拿血去暖…才有用吧。”

 

“尤长靖。”

冷彦俊伸手握住囚笼边上的藤蔓:“你要死了么。”

 

尤长靖想笑,却只有力气勉强扯起嘴角。

伤口的血都堵在了心口,喉咙间铁锈的味道越来越浓,尤长靖皱眉强忍,却还是撑不住的轻咳一声,因寒冰而凝结的血块从口中呛出,大片大片的挂在胸前的冰刃上。

异常的疼痛感铺天盖地而来。

 

“尤长靖!!!”

冷彦俊的眼神一瞬间复杂异常,那人猛的扑向囚笼边,挣扎着想要出来。

 

“你给我老实点!”

林超泽红了眼睛的警告冷彦俊,而后连忙翻腾着自己的药箱。

“要吃什么药才好…”

“怎么办,怎么办…”

“止血药,不,不对,化瘀药…不行…”

林超泽崩溃的忍不住抹眼泪。

 

“算了吧…”

尤长靖费力的说出最后三个字,而后痛苦的合上眼睛喘息。

 

“尤长靖!!!”

冷彦俊再次扑向藤蔓牢笼:“陈立农,放冷彦俊出去!”

 

这话说的实在奇怪,陈立农看向冷彦俊,很是诧异。

 

“冷彦俊!谁让你伤尤长靖的,你个混蛋!”

“啪!”一巴掌,冷彦俊竟然自己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李艾文,你给我滚回去!”

冷彦俊揪着头,有些痛苦的仿佛两个灵魂在混乱交战。

 

“这是…”林超泽眼睛发亮:“是李艾文在试图控制冷彦俊!…”

 

“去救尤长靖,你听到了吗!”

冷彦俊伸手一下下拍着自己的头,自说自话:“我让你去救尤长靖!”

 

“你疯了吗!他想要我们全部消失!”

冷彦俊崩溃的呐喊:“我都听到了!他说过先要我消失,下一个消失的就是你,李艾文!”

“这样你还护着他?!”

 

“就算这样,我也不允许你伤害他!”

 

“李艾文,你休想控制我,你还没有那么大能力左右我!”

 

话音未落,冷彦俊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变化,没想到李艾文真的强行压制住了冷彦俊,夺得片刻时间。

 

“林超泽!解药呢?”

李艾文顾不得其他,冲着林超泽大喊:“解药给我!”

 

“你要干什么?!”

林超泽握着解药进退不是:“现在这个状况,吃下解药,消失的会是你!”

 

李艾文却笑了:“七个人格,只有冷彦俊可以使用觉醒能力,也只有他能救长靖!”

“所以…我必须消失。”

 

“你如果消失,那冷彦俊便无人可以控制了!”

 

“不…”

李艾文轻轻摇头:“消失的人格,已经慢慢融汇到我和冷彦俊之中。”

“冷彦俊早就变了…只是你们没有发现。”

“如果我消失了…属于爱的这部分力量才会牵制冷彦俊恶的一面。”

“事情才有一线生机。”

 

可是…

事情真的会按照预期这般发展么。

林超泽微微闭眼,整个人似乎陷入了沉思。

几秒种后,林超泽睁开眼,决定放手一搏。

 

“快给我!”

李艾文着急的伸出手臂:“趁着我现在还能压制住冷彦俊。”

 

“好…”

林超泽将解药递入笼内,李艾文毫不迟疑的吞下。

 

这混乱的期间,尤长靖浑浑噩噩的,徘徊在鬼门关的他已然无心去在意周围的一切。

 

“尤长靖…”

李艾文吞下解药后,神色轻柔的去唤他:“能听到我讲话吗?”

 

“…艾文…”

尤长靖勉强嚅嗫出两个字眼。

 

“是我。”

李艾文笑容中微微湿了眼眶:“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仔细听好…”

 

“…嗯…”

尤长靖勉强打起精神,鼻子间轻哼一声。

 

“尤长靖,我爱你。”

 

李艾文痴痴望着尤长靖受伤的样子,神色凄然:“我是不是第一个对你讲我爱你的?”

 

尤长靖无力回答。

 

李艾文自顾自的笑着:“你听到了就好。”

“你知道么…其实…冷彦俊也是爱你的。”

“正因为有爱,才会那么的恨。”

 

“我消失后…爱的人格会融到冷彦俊中…”

“他会救你。”

“宝宝俊、八哥、林林酱、制霸、小橘,还有李艾文…我们所有的力量加起来,一定会让冷彦俊救下你。”

“你坚持住!听到了吗?”

 

尤长靖想哭,却无力落泪。

他努力喘息着,鼻间哼出一个“…恩…”

 

李艾文身形摇晃,显然药效已经开始发作。

“尤长靖,你知道么…我很开心。”

“因为…我终于有机会可以亲口告诉你,我爱你。”

 

听到这里,林超泽偷偷看陈立农一眼。

却发现喜欢着林彦俊的陈立农,脸上平静的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又或者说,因中毒而一片青色的脸,完全掩盖了所有异常。

“农农…”林超泽有些担心的伸手去扶,陈立农却轻轻摇头:“我没事…救尤长靖要紧。”

 

刚刚纷乱的场面一度寂静。

在场的人都静默的看着李艾文逐渐涣散…

不过片刻,牢笼内的人再次睁开眼睛,神色冷冽。

冷彦俊重新归来。

 

林超泽不敢全然相信他,戒备的死死盯住。

 

冷彦俊却意识有些混乱的摇晃一下,扶着藤蔓晕眩的闭上眼,再次睁开时,眼神里多了更多复杂不可说的情绪。

 

“放我出去…”

冷彦俊平静的看向陈立农:“寒冰诀,只有我能解。”

 

陈立农看似平静的注视着冷彦俊,几秒过后,他动手解开了藤蔓禁锢。

 

冷彦俊被放出,却不再具有任何攻击性,他平静的深深呼吸,等着被吸食的能量逐渐回归。

稍稍恢复,他便快步走到尤长靖面前,伸手画出咒诀。

寒冰被控制者召唤,瞬间融化成水,爬满墙壁的冰雪,顷刻崩塌。

 

尤长靖胸前的冰刃也融化成细流,和着血液大片淌下来。

失去寒冰的控制,尤长靖终于从墙上颓然的倒下来。

 

一旁的林超泽刚要有所动作,就看到冷彦俊已然伸出双臂去接。

尤长靖整个人轻柔的栽进冷彦俊的怀中。

 

冷彦俊抱着人顺势坐在地上,让尤长靖靠在他的怀里。

“止血!”

冷彦俊急促的唤围在一旁的众人。

 

一时间,几名超能力者纷纷拿出看家本事,尽全力去维持尤长靖的生命。

 

尤长靖勉强睁开眼睛,他头枕在冷彦俊的肩上,刚好睁眼就对上那人的视线。

视线相交,彼此却没有任何言语。

 

林超泽一边忙着包扎,一边问陈立农:“坤坤他们什么时候到?”

 

“马上。”

陈立农递过去伤药:“尤长靖被超能力所伤,肯定不能去普通人的医院,我让坤坤带了我们的医生过来。”

 

林超泽将手中的药化成粉末,轻轻一吹,药粉便自主的深入,附着在最里侧的伤处。

 

药粉凝血的作用很有效,却有些疼痛。

尤长靖不自觉的皱眉。

冷彦俊见状,不发一语的伸手碰住尤长靖的脸颊,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尤长靖的眉峰。

 

尤长靖感受到那人指尖的温度,仰着脸望进冷彦俊的眼眸。

“我…”

冷彦俊并未言语,尤长靖却轻声吐露。

“我…原谅你。”

 

终于获救,尤长靖心下安然,脱力感便席卷而至。

尤长靖眨眨眼,已经没有多余力气支撑。

恍惚间,尤长靖似乎望见冷彦俊眼中隐约有些泪光,波光流转。

 

“睡吧。”

冷彦俊轻触着尤长靖脸颊上冰刃划过的细小伤口:“睡醒了,就不痛了。”

 

尤长靖想回答些什么,却是完全失了焦距,而后靠着冷彦俊的肩膀,沉沉的昏睡过去。

 

 

客厅内。

蔡徐坤看过尤长靖后,皱着眉喊陈立农过来说话。

“怎么会又失控?这些日子,彦俊的情况不是一直很稳定么。”

“幸好尤医生没有生命危险。当初是你写了保证,才破格允许普通人类参与我们的事。”

“弄成这个样子,上面一定会问责你的。”

 

陈立农垂眸:“没有保护好尤长靖,是我的责任。”

 

 

蔡徐坤叹息:“农农,我不是来责怪你的。”

“刚刚问过医生,尤长靖生命无碍,静养些日子就好。”

“等尤长靖情况好一些,送他回去他的世界吧。”

“一个普通人类,为了我们差点牺牲性命,不能再让他冒险了。”

 

“好。”

 

“至于如何让冷彦俊服下解药,我们自己想办法吧。”

 

陈立农没什么表情的点头:“知道了。”

 

 

夜深了。

尤长靖身上的伤口都已处理好,虚弱的躺在床上浅眠。

林超泽既不放心尤长靖,又不放心一直守在尤长靖身边的冷彦俊。

他坐在一旁,眼睁睁熬了大半晚,也没发现冷彦俊有什么异动。

林超泽反而因为整日的心惊胆战而疲累的打起了瞌睡。

 

静谧的卧室内,只有林超泽手臂撑着头不舒服的酣睡声。

 

太浅了。

冷彦俊觉得尤长靖的呼吸声好浅。

浅的令他害怕。

 

冷彦俊不由自主的靠近尤长靖的脸颊,侧耳倾听到呼吸的声音,才稍稍放下心来。

 

又过了好一会。

卧室夜灯微弱的光亮,令尤长靖眼皮不安的动动,挣扎着醒了过来。

 

“怎么醒了?不舒服?”

冷彦俊就守在床边,尤长靖刚睁开眼就看到那人冷酷的脸上有着丝丝关心。

 

“口渴?”

冷彦俊仔细询问。

 

尤长靖依旧没有什么力气讲话,他轻轻摇头,微微抬起手:“灯…”

 

冷彦俊扭头看向灯光,了然道:“灯太亮,你睡不好?”

 

“嗯..”

 

冷彦俊没说什么,起身干脆关了灯,整间卧室陷入了绝对黑暗。

“睡吧。我守着。”

 

眨眨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尤长靖能看见冷彦俊清亮的眸子一直望着自己。

尤长靖怔怔的看着,没有了睡意。

 

“怎么不睡?”

冷彦俊坐在地上,手臂搭在床边,微微低头刚好可以对上尤长靖的眼眸。

 

相顾无言。

星辰似海。

 

片刻后,冷彦俊幽幽开口。

“尤长靖,我不会再伤害你了。”

冷彦俊冷冽的声音故意压得很低,似乎在完全黑暗的夜里诉说着什么内心深处的秘密。

 

尤长靖安静的眨眨眼睛。

 

“你说,你原谅我了?”

 

尤长靖轻轻点头。

 

“我知道,很多人都想要我消失。包括你。”

“今天,蔡徐坤说要送走你。”

冷彦俊说着自己偷听来的秘密。

“然后,他们会让我消失。”

 

“可是,我不想消失…”冷彦俊真切的望着尤长靖。

 

“尤长靖。”

冷彦俊抬起搭在床边的手臂,犹豫一下,握住了尤长靖的手腕。

“我说过,我不会再伤害你。”

“你也说过,你原谅我了。”

“所以…”

 

尤长靖看着黑暗中冷彦俊那双清眸,明明感觉到事态越发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可是被那人紧紧握住的手腕…那么冷酷的人掌心却是格外炙热,根本不想甩开。

 

“尤长靖。”

冷彦俊沉思片刻,抬眼璀璨星眸。

“我想带你离开这里。”

“跟我走,好么?…”





PS。第五章说有敏感词 被锁了…我申请屏蔽,目前没反应。

等两天看看,不行的话,我就只有重发了。



评论 ( 124 )
热度 ( 1585 )
  1. 南城旧梦LY-HYXLuna banana 转载了此文字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