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九章)

《期爱》 (柒爱上部)

 

第九章  冷彦俊的恨意

 

客厅里。

陈立农、林超泽、尤长靖,三人分坐。

 

“就是这样。”

尤长靖解释完,看向林超泽。

 

“制霸的确不好应对,但长靖你这个方法…”

林超泽尴尬的笑笑:“不管怎么说,制霸吃了解药总归是件好事。对吧,农农。”

 

陈立农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这时,尤长靖才仔细打量陈立农。

他胳膊上的石膏还没有拆,脸色倒是没了进门时的惨白,不过却因为中了慢性毒,而隐隐青色。

距离陈立农受伤已有几个月,如今他的状态还是这般不好,尤长靖不由得去想当初陈立农到底经受了多少伤痛。

 

“那…现在还剩下冷彦俊和李艾文了。”

林超泽看着尤长靖:“李艾文是林彦俊的主人格,又代表‘爱’,他要留到最后。不然,没有力量与冷彦俊抗衡,怕是会出乱子。”

 

“嗯,好。”

 

“那…长靖,对于冷彦俊,你有什么想法吗?”

 

尤长靖摇头:“一直以来他都是最不配合的人格。”

 

“如果,我们找几个帮手,一起强行镇压住他,然后灌药下去,可不可以?”

陈立农有些虚弱的开口。

 

“虽然方法不好,但也是唯一可行了吧。”林超泽扶额:“那我和坤坤说下,看看找几个兄弟过来?”

 

尤长靖自始至终没什么话,听到这忍不住开口:“以暴制暴,冷彦俊一定会拼死反抗的,万一受伤可怎么办。”

“或许…你们先给我两天时间,让我想想办法?”

 

闻言,陈立农视线落在尤长靖身上。

“好。”

“尤长靖…”

陈立农微不可闻的叹息:“还…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聊一下。”

 

“什么?…”尤长靖莫名有些心虚。

 

“你…”

陈立农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踟蹰一下后轻声道:“你…喜欢林彦俊么?”

 

又是这个问题。

尤长靖皱眉,他知道陈立农撞见那样的场面,肯定会让人误会。

这些日子以来,这个问题不仅林彦俊的人格再问,连尤长靖自己都在问自己。

可是…

“林彦俊是谁?”

尤长靖轻笑:“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林彦俊本人,又怎么去喜欢?”

 

陈立农抿抿唇,有些尴尬。

“那…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

 

“可不可以…不要再和林彦俊有什么亲密的行为。”

陈立农看着有些错愕的尤长靖,笑容也很勉强。

“实话跟你讲吧…”

“我喜欢林彦俊。”

 

 

卧室里,林彦俊从昏迷的状态醒来,却靠着门扉,安静的听完客厅内所有的对话。嘴角似笑非笑的扬起一个弧度。

 

 

第二天清晨。

“李艾文…我们真的好久没见了吧。”

陈立农依旧讨好的意味:“这个包子很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李艾文微笑着接过:“谢谢。”

“不过…你怎么受伤了?”

 

陈立农的眼睛一瞬间有了更多色彩:“一点小小意外而已。你还记得我?”

 

“记得啊…”李艾文咬一口包子:“我第一次见到尤长靖就是你介绍认识的么。”

“这些日子不见,原来你是受伤了。”

 

“这样啊…”陈立农搅着碗里的米粥,失落的咧嘴苦笑。

 

这时,尤长靖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出来,李艾文的目光瞬间转移到尤长靖身上去了。

“长靖!”李艾文连连招手:“快来吃包子,还是热的呢。很好吃!”

 

“哦..好。”

昨晚发生了太多事,尤长靖心情低落且复杂,整夜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

尤长靖又打一个哈欠,勉强驱走困意,在餐桌前坐下。

 

“包子我刚尝过,很好吃。”

李艾文忙着给尤长靖端食物:“有粥和牛奶,你要喝什么?”

 

“牛奶。”

尤长靖拿起一个包子就开始啃。

 

“你先喝点东西暖暖胃,直接就吃包子,一会又胃痛。”

一边说着,李艾文已经夺走尤长靖啃了两口的包子,强行把牛奶塞进那人手里。

 

温热的牛奶下肚,尤长靖精神了些许,而后才意识到餐桌上不同以往的氛围。

陈立农捧着一碗清粥,低着头却并未动筷子。

 

“农农,怎么了?粥不好喝?”尤长靖疑惑。

 

“哦..没有。”

陈立农笑一下,默默注视着李艾文。

他手里剩下大半碗的粥,却是再也吃不下了。

 

 

 

冷彦俊作为林彦俊七个人格里最难搞的一个,为了让他服药,大家都是足够谨慎。

林超泽、陈立农、尤长靖三个人轮流守着林彦俊,在想对策的同时,生怕出什么变故。

 

可意外的,冷彦俊人格出现了几次,却都异常平静。

 

尤长靖看着藤蔓牢笼内的冷彦俊,总觉得平静之下波涛暗涌。

“冷彦俊…”

尤长靖直视那人的眼睛:“你最近很安静…在想什么?”

 

“想你给我念过的书啊…”

冷彦俊嗤笑一声:“让我感到格外宁静呢。”

 

尤长靖皱眉:“你好像很不高兴。怎么了?”

 

“我没有啊…”冷彦俊瞥尤长靖一眼:“我高兴的很呢。”

“我只不过看清楚一个事实。温暖,原来也是具有毁灭的力量。”

“就像太阳…靠的越近,就越容易被炙热灼烧…”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

冷彦俊干脆闭口,缄默的望着吸食能量的藤蔓。

 

尤长靖拿他也没办法,既然那人拒绝讲话,他就一旁拿起林彦俊的诊疗记录来看。

厚本子已经使用了三分之二,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了林彦俊所有人格的性格特点。

翻到冷彦俊的部分,尤长靖便低头仔细琢磨。

 

“长靖…”

一声呼唤拉回尤长靖的思绪。

“长靖,我是李艾文,放我出去吧。”

 

尤长靖抬头,看一眼藤蔓牢笼内的人。

那人眼睛亮晶晶的,仿佛闪着什么光芒。

 

“李艾文…刚刚冷彦俊跟我说了很奇怪的话…”

尤长靖一边翻弄着藤蔓手链,想着解除禁锢,一边和笼内的人聊天。

“你说,他是不是意识到了什么…”

“我觉得,他最近的状态都很奇怪。”

 

“你多想了吧。”

笼内的人死死盯着尤长靖手中的动作,嘴角的笑逐渐漾起。

 

“我觉得,不是多想。”

尤长靖按下手链中控制藤蔓的开关,回头看一眼林彦俊。

 

只一眼,尤长靖就瞬间捕捉到了那双眼睛的不同。

这根本不是李艾文的眼神!

这种眼神…带着凶狠带有杀意的…是冷彦俊!

 

尤长靖迅速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

他连忙抬手试图去开启手链的机关,却在伸出的那一刻,一群密密麻麻的冰针向他袭来。

 

尤长靖条件反射的一个侧身,堪堪躲过攻击,他连忙转向门口,想要去喊陈立农他们。

 

刚一转身,一道冰刃就划过尤长靖的侧脸,微凉的刺痛感,而后就温热的血就流了下来。

 

从冰针到冰刃,脱离了藤蔓牢笼的控制,冷彦俊的超能力瞬间恢复了大半。

尤长靖害怕不已,张嘴想要呼喊,却被瞬间移动的冷彦俊一下子靠近,紧紧掐住了脖子,直接抵到了墙壁上。

 

“冷…冷彦俊…”

尤长靖握着林彦俊的手,艰难喘息:“你要…杀我…”

 

“尤长靖,我看错了你…”

冷彦俊眼神凶恶:“不见血的杀人…你才是真的厉害。”

 

“你!”

尤长靖心下一凛:“你都知道?…”

 

“他们明明那么爱你…”

冷彦俊收紧力气:“却一个一个的消失在你手里。”

“他们有多爱,我就有多恨…”

“尤长靖…你要不要也试试被人戳中心脏的滋味?…”

“感受一下,究竟有多痛。”

 

尤长靖作为一个普通小百姓,如今面对的是一个完全疯狂又暴虐的觉醒人类,他本能的害怕…浑身都在颤抖。

因为他知道,冷彦俊恐怕真的会下手杀他。

 

“对不起…”

尤长靖瑟缩着:“你别杀我…”

“我也是为了林彦俊好。”

“你知不知道!”

 

“林彦俊?…”

冷彦俊疑惑一瞬,却又收紧力气:“这是谁…”

 

“他才是本来的你…”

尤长靖艰难的开口:“你以为我不难过吗?…”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不要找借口了。”

冷彦俊凝神,一只手松开对尤长靖的禁锢。

翻转手腕,凭空御水,凝结成冰。

半个手掌宽的冰刃悬浮在冷彦俊的手中。

 

“冷彦俊!”

尤长靖剧烈挣扎,却根本抵不过觉醒人类的力量。

“林超泽!”

“陈立农!”

见交涉无望,尤长靖崩溃的大声呼救。

 

“哼…”

冷彦俊不屑一笑,挥手用力对准尤长靖的心口刺去。

 

“林彦俊!!!”

这是第一次,尤长靖拼尽全力,大声去呼喊林彦俊本来的名字。

七个人格融合了大半,是不是意味着林彦俊本人的意识有在缓慢苏醒。

在这当下危机的时刻,尤长靖只得拿命赌一次。

“林彦俊!救我!救救我!!!”

 

冰刃在尤长靖胸口前一寸将将停下。

冷彦俊的脸上出现了极其古怪的表情。

他不自觉的皱眉,轻轻晃头,似乎试图甩掉某些潜在意识的控制。

 

“哐!”的一声。

陈立农和林超泽终于发现了异常,撞开门冲了进来。

 

一瞬间,

冷彦俊心底的狂乱暴虐彻底被激发,直接压下脑海里其他干扰的力量,用尽所有力气,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冰刃直直插进尤长靖的身体。

 

“唔!”

尤长靖一声闷哼,冰冷的感觉袭遍全身。

锋利异常的寒冰刺穿血肉,甚至没有过多的痛感。

 

林超泽扑了过来,全力压制住冷彦俊。

陈立农飞速掐一个诀,藤蔓牢笼扑向冷彦俊,缠绕包围。

冷彦俊终于再次被囚住。

 

冷彦俊被压制,眼睛因暴虐激的通红,他越过陈立农和林超泽的身影,定定的望着尤长靖的眼睛,然后露出了一个极度寒冷又悲伤的笑容。

“你血的味道…果然是甜的呢…”

“尤长靖。”

 

尤长靖这时才恢复一丝神智。

胸腔压迫的痛感剧烈袭来。

他费力喘息着,小心翼翼的垂眸去看自己的胸膛。

半掌宽的冰刃散发着幽幽寒意,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将人钉在墙壁上。

自冰刃为中心,寒霜和着冰雪形成阵法的图腾,像是绽放了一朵雪花一般,爬满了整墙。

又像极了古老祭祀的阵法,满是哀凉肃杀。

 

陈立农和林超泽看到眼前的场景,都怔住了。

 

被寒冰封在墙壁上的尤长靖,胸前一把冰刃凝结了鲜血,此情此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宗教里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

一个天神为了救赎人类,只身去往地狱。

而尤长靖一个普通人,为了救赎他世界的神力者,也同样付出了血的代价。

 

庆幸的是…

冷彦俊的冰刃,

在最后生死攸关的那一刻,

选择了偏离心脏。



评论 ( 144 )
热度 ( 1794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