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八章)

《期爱》 (柒爱上部)

 

第八章  诺言与吻

 

“冷彦俊…”

陪着那人一同坐在地上,尤长靖依靠着藤蔓牢笼却望着窗外的夕阳。

“冷彦俊…你喜欢我么?”

 

牢笼内的冷彦俊闻言,抬起眼皮看那人一眼,而后冷笑一声。

 

“你肯定是很讨厌我,对吧!”

尤长靖仿佛在确认什么一样,有点絮絮叨叨:“你总想尝我的血是什么味道,一定是因为讨厌我,是不是?”

 

“怎么…”

冷彦俊幽幽开口:“你喜欢我?”

 

“屁!”

尤长靖条件反射一样:“我疯了,我喜欢你?!”

 

“也有可能是他们都疯了。”

 

“……”

尤长靖满脸诧异:“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

冷彦俊怔怔看着藤蔓缠绕着的手臂,力量一点点被吸食的感觉并不好受。

“我也很好奇,你究竟哪里好。”

“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喜欢。”

“在我看来,讨厌极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尤长靖觉得冷彦俊好像有哪里和以前不太一样,却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不同。

 

“长靖哥哥。”

 

一声甜美的互换,令尤长靖猝不及防。

“林林酱?…”

 

牢笼内,林林酱甜甜的笑着,伸出手臂去抓尤长靖的手:“长靖哥哥,我怎么又被困住了。”

 

 

已是黄昏,客厅里没有开灯,电视机发出莹莹的光。

林林酱坐在沙发上,怀中抱着一袋零食,聚精会神的在看电视机里的蜡笔小新。

“动感光波~”

林林酱嘻嘻哈哈的模仿着。

 

“林林…吃水果吧。”

尤长靖伸手摸摸林林酱的头发,而后把手中的果盘放在茶几上。

 

“长靖哥哥,啊~”林林酱却拿起一块西瓜,示意尤长靖张嘴。

 

“谢谢林林。”尤长靖笑笑,而后低头咬了一口。

 

林林酱欢快的眸子微微闪动,而后扭过头去啃尤长靖咬过的那块西瓜。

 

尤长靖愣住。

一个处女座肯吃别人吃过的东西,是种什么概念。

以前的尤长靖,没有多想。

而如今…却不得不开始多想。

 

“林林…”

没有亮灯的黄昏之时,气氛似乎刚好可以谈论一些晦暗不明的情感。

“林林,喜欢我么?”

 

电视里的蜡笔小新依旧卖力的搞笑着,林林酱却已经完全被他人夺走了注意力。

他看着尤长靖的脸,大眼睛忽闪着,似乎像蝴蝶的翅膀,一次次轻巧的扇动,却在两个人的内心产生不可估量的蝴蝶效应。

 

“林林一直都很喜欢长靖哥哥。”

语毕,林林酱伸手环住尤长靖的胳膊,头也依靠上去:“哥哥,可不可以答应林林一个愿望。”

 

尤长靖面无表情下,内心早已汹涌似海。

“如果我答应你,你可不可以也答应我一件事情。”

 

“交换愿望吗?”林林酱眼睛里满是兴奋感:“我全部都会做的!”

 

尤长靖踌躇一下,却还是狠下心,从衣兜里掏出解药。

“诺…林林可不可以把这个吃掉。”

 

“药?”

林林不解:“我有生病么?”

 

尤长靖轻轻点头:“你生病很久了,只是你感觉不到。”

“你相信我么?”

“你会吃么?”

 

林林酱却扬起一抹窃喜的笑:“我吃掉,是不是就可以换你实现我的愿望?”

“长靖哥哥,不可以反悔哦!”

“说到做到哦!”

林林酱笑着,果断端起一杯水,迅速的把解药吞了下去。

“啊…哥哥你看,我完全吃掉了!”

 

事情比预想的还要顺利,心情却比预想的更加糟糕。

尤长靖抬手摸林林酱的头发,眼睛里有不易察觉的痛惜。

“林林的愿望是什么呢?”

 

“嗯…”

林林却意味不明的笑着,迟迟不肯开口。

 

“什么愿望呢?”

尤长靖有些心急,再不说的话,怕是等不到时间去完成林林酱的愿望了。

“快点告诉哥哥,好不好?”

 

林林酱低头,黑暗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林林双手纠结的扯着衣角。

“呐…长靖哥哥。”

“我的愿望是……”

 

“什么?”尤长靖不自觉地屏息。

 

“我的愿望是…”

“以后等林林长大…”

“长靖哥哥和林林结婚好不好?…”

 

尤长靖失措的站起身,看到林林失望沮丧的瞬间,又木然的坐下。

 

“长靖哥哥…你是不愿意么?”

 

尤长靖给不出答案。

又或许,他知道,林林以为的长大,永远都不会到来了。

 

黄昏已落幕,客厅里是全然的黑暗。

 

林林酱委屈的眨着眼睛。

“我们说好交换愿望的!”

“我把药吃掉,哥哥就要答应我的愿望的!”

“你不可以食言!”

 

“未来的事情,没有人能说得准…”

这次换尤长靖反问:“如果我答应你,你能保证你不会食言么?”

 

“我保证!”

林林酱举头三尺有神明:“我发誓!”

“我以后,一定要和长靖哥哥结婚!”

 

黑暗里,尤长靖笑了。

却又有什么晶莹掉落下来。

“你要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我一辈子都会记得!”

林林酱坚定的承诺。

 

“好啊…那我答应你。”

尤长靖笑,而后伸手搂住神智开始涣散的林林酱。

“你听到了么,我答应你了。”

 

林林酱的世界已经一片混沌,却还是捕捉到了尤长靖的声音。

林林酱抓住尤长靖的衣角,发自内心的笑了。

他想回答,却发不出声音。

只有努力而认真的点头。

带着他明媚的笑容,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尤长靖抱着怀里的人,连叹息都没了力气。

林林酱的一辈子,原来这么短暂。

这份承诺,从今天开始…永远记得的人,只剩尤长靖一个。

 

 

“还剩下…制霸,冷彦俊,李艾文。”

林超泽接到消息便赶了过来:“如今,终于完成了大半。”

“长靖,你辛苦了。”

 

尤长靖摇摇头,笑容依旧,却又有些牵强:“给我下一颗解药吧,赶快让林彦俊恢复如初。”

 

林超泽深深的看一眼尤长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全都咽了回去。

“给,解药。”

“现在剩下的三个人格,都很棘手,你打算怎么办?”

 

尤长靖用力攥住药瓶。

“制霸…我有对策了。”

 

 

明明只剩下三个人格,按道理讲,制霸应该很快会出现。

然而,日子过了五天,大部分时间都是李艾文或者冷彦俊,制霸像是提前预知到了什么,躲的很远。

直到第六天,制霸才终于出现。

 

“制霸,你过来。”

尤长靖做好一切准备,颇有速战速决的意味,直接站在卧室门口喊人进去。

 

“你…干嘛…”

制霸却反常的结巴一声,死死坐在客厅里,不敢动弹。

 

“我叫你进来!”尤长靖没有什么耐性:“今天你怎么回事,每天巴不得黏我的人是谁?”

 

“你今天怎么回事?”

制霸呛声回去:“你太反常了。”

“我不要过去。不要!”

 

“好啊…”尤长靖双手抱臂:“你不过来是吧…”

“那我过去。”

 

“哎…哎…哎…”

制霸吓得:“你要干嘛…”

“我说过,我不喜欢投怀送抱的。”

“尤长靖!你到底想怎样!”

 

尤长靖一屁股坐在制霸身旁,直勾勾的盯着人看。

然后,开始慢慢探过身子靠近。

 

曾经多次出现的场景,如今却互换攻守。

尤长靖连连进攻,制霸不断退守。

尤长靖最后一屁股挪过去,直接把制霸卡在了自己和沙发扶手之间。

 

“尤长靖…你今天好可怕!”

制霸起身想要逃。

却被尤长靖眼疾手快的一把摁在沙发靠背上。

 

尤长靖,真的完全没有耐心了。

他不是觉醒人类,没有超强的意志。

这些日子以来,支撑他的不过是作为心理医生的坚韧性格罢了。

可终究,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他会痛,会悔,会怕,会爱。

七个人格,那么分明又真实的存在。一个又一个经由他的手消逝,纵然初衷是为了救林彦俊,可是过程的痛苦煎熬,无人知晓。

 

尤长靖长久以来积压的情绪,在得知几个人格都对自己抱有特别感情以后,更是全线崩塌了。

 

逃避虽然不耻,却是最有效的止痛方式。

尤长靖想要迅速处理完剩下的三个人格,然后就逃走,逃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和这些觉醒人类有什么牵连。

 

“你不是一直想吻我么,今天怎么这么磨叽!”

尤长靖一把按住想逃的制霸,语气发狠:“不许动!”

 

制霸被按在沙发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气势。

 

尤长靖粗喘着气,怔怔看着身下的人,而后红了眼眶。

 

“尤长靖…你…你究竟怎么了。”

制霸伸手去擦尤长靖快要溢出的眼泪。

 

“制霸,我问你。”

“你喜欢我么?”

尤长靖也不知道怎么了,他拼命想去试探每个人格对他的看法。

如果…哪怕有一个是讨厌他的,是不喜欢尤长靖的,至少都会让他少一些负罪感。

宝宝俊,八哥,小橘,林林酱。

这四个人格无一不是怀着对尤长靖的信任和爱消失,这种感觉真的太令尤长靖痛苦了。

 

“我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尤长靖压着人,凶巴巴的发泄着多日来积压的愧疚与痛苦。

 

“不喜欢你。”

制霸淡定的开口。

 

尤长靖如释重负的笑了一下。

 

“不喜欢你…”制霸的话却是并未说完:“不喜欢你,我吻你干什么~”

话讲完,制霸扬起一抹带着挑衅意味的笑容。

 

尤长靖怔住片刻,而后恼羞成怒:“你喜欢我什么?”

 

“我也不知道。”

制霸被困在身下,却又恢复往日一般酷酷的语气:“大概是因为,你实在太好吻了吧。”

 

“你!”

尤长靖心中的感觉纷乱复杂,他干脆放弃去探讨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尤长靖低头看一眼制霸,而后木无表情的从衣兜里掏出解药,然后叼在自己嘴里。

 

“这是什么play?…”

制霸眼神都变的玩味起来,他分明感知到了危险,却按捺不住的想去探访这处危险的秘密花园。

 

尤长靖咬着解药,说不出话,也无话可说。

他双手按着制霸的肩膀,把人压在沙发上,手指用力攥住制霸的衣服,尤长靖对着那人的唇,俯身吻了下去。

 

四唇相接…

制霸明知危险却依旧配合的打开牙关,任由尤长靖的舌头挟带着药粒闯入进来。

制霸伸手扣住尤长靖的后脑勺,死死的把人按在自己唇上,不给他一丝一毫逃跑的机会。

 

如果,尤长靖的本意是喂药的话。

那么,制霸就是用最后一次机会,完完全全的去吻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甜美又危险的尤长靖。

 

“放开我…”

药已经在制霸的口腔里融化,尤长靖尝到了苦涩,想退出,却被人控住。

 

“不放…”

制霸的眸色变的更深:“既然是你主动,我就不会让你逃开。”

 

“我要咬你了!”尤长靖贴着制霸的唇瓣警告。

 

“你咬的还少么?”

制霸用牙齿咬住尤长靖的下唇,却并未用力:“最后一次,我让你随便咬。”

 

听到最后一次这几个字,尤长靖的眼眶红了。

“你怎么知道…”

 

“你太反常了。”

制霸却一改以往的强硬霸道,轻轻柔柔的去吻尤长靖的唇瓣:“这颗药,是毒药么?”

“怎么,要跟我同归于尽?”

 

尤长靖说不出话,因为他又被人搂住,拼命的吻了过去。

药完全化掉了。

尤长靖尝到了制霸嘴里的苦涩,也尝到了自己心里的苦涩,而后完全失了力的任由制霸动作。

 

制霸一个翻身,反客为主的将尤长靖压在沙发上,更加用力的吻了上去。

“最后一次了…所以,不反抗?”

 

尤长靖轻轻开口,仅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回答。

“不反抗…”

“还有…”

“谢谢你…喜欢我…”

 

一瞬间,制霸被尤长靖的话冲击的红了眼睛。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尤长靖轻笑一声,幽幽开口。

“我喜欢的不是你…却好像也是你。”

 

“什么意思?!”

 

“你不吻我吗?”尤长靖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那你放我走。”

 

“不放。”

制霸恶狠狠的对着已经微肿的唇咬了上去:“既然是你主动,那我绝对不会放开!”

 

尤长靖扬一下嘴角,似乎是扯起一抹笑容,而后环住制霸的脖子,主动把唇送了上去。

 

制霸似乎拼尽最后的所有,全心全意吻着怀里的人,却也渐渐脱力…

最后,只是用他的唇瓣挨着尤长靖的,轻轻摩挲,轻轻喘息。

唇齿相依…直到…唇亡齿寒。

 

 

“哐当”一声。

门廊处传来东西坠落的声音。

 

林彦俊已经失了意识,停在尤长靖的唇上。

尤长靖听到门口的声音,连忙歪头查看,林彦俊的头便滑落在尤长靖的颈窝里。

 

尤长靖歪头的视线依旧看不到门廊,他便一手抱着林彦俊沉重的身子,一手勉强撑高一点。

 

视线终于慢慢抬高。

 

尤长靖拥着林彦俊…看到,客厅地板上一个购物袋掉落,瓜果散落一地。

 

视线继续向上。

 

尤长靖才看到…

陈立农虚弱的扶着门框,错愕的脸上一片惨白。



评论 ( 186 )
热度 ( 1535 )
  1. 南城旧梦LY-HYXLuna banana 转载了此文字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