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七章)

《期爱》 (柒爱上部)

 

第七章  小橘的心意

 

尤长靖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制霸站在餐厅门口,一手插兜,另一手伸出撑在墙上,凹着造型开口:“嗨~吃了吗?”

 

尤长靖斜眼瞥那人一眼,端着手里的盘子直接绕过他,把食物放在餐桌上。

 

“你为什么不理我?”制霸凑过去。

 

“你!”尤长靖一个退步:“和我保持距离!”

 

“为什么啊?”

制霸充耳不闻,一边笑着一边凑近,尤长靖无语的后退,步步紧逼中,直接把尤长靖抵到墙边。

制霸伸手扶墙,酷酷一笑,一气呵成完成壁咚。

 

尤长靖抬眼瞪人:“没吃!”

“我饿了,你走开,我要吃午饭。”

 

“刚好…我也饿了。”

制霸低头,用鼻翼抵住尤长靖的侧脸。

“想尝尝布丁可不可口。”

 

“你讲话给我小心一点!”

尤长靖躲过:“小心我毒死你!”

 

“有毒的布丁?”

制霸欠欠的笑:“那是不是更诱惑,更甜美。”

 

尤长靖捏着衣兜里的解药,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让制霸乖乖吃掉。

他真的是受够了这个制霸。

如果能直接把药塞到他嘴里该有多好。

 

“不专心…你在想什么?”

制霸捧住尤长靖的脸,又要凑近吻下去。

 

“不许吻我!你个混蛋!”

尤长靖挣扎。

 

“哼~”

制霸偏不听的死死控住尤长靖,然后歪头吻了上去。

 

妈的。又被占便宜。

尤长靖用尽全身力气去推林彦俊。

这一次,很意外的,竟然把人推开了。

 

尤长靖蹭蹭嘴唇,而后愤愤的去瞪林彦俊,才发现,眼前早已经变了别人。

 

“李艾文…”

尤长靖欲哭无泪。

 

“所以…制霸又欺负你了!”

李艾文抓住尤长靖的手:“我感受到了,所以我拼命控制他,而后唤醒了我自己。”

 

“我受不了这个制霸了!”

尤长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开始有耍赖的意味。

“到底要怎样才能让这个制霸乖乖吃药消失啊!”

 

“尤长靖。”

李艾文有点哭笑不得:“所以,你现在是在发脾气么?”

 

“对!”

“我就是在发脾气!”

尤长靖气呼呼的抹自己的唇,而后忽然灵光一闪。

他猛地抬起头,对上李艾文的眼睛:“我刚想到了一个办法,你说色诱行不行?!”

 

“哈?!”

李艾文仿佛被雷劈:“Crazy man !?”

 

“既然他这么喜欢占我便宜,那我就告诉他,出来混是迟早要还的!”

 

“这样不好吧…长靖。”

李艾文有点吃味的哄人:“我帮你想其他办法好不好。”

 

“没用!”

尤长靖破罐子破摔:“我跟你讲,对付制霸,除了这样其他都没用!”

“反正他就是吃定我了!”

 

尤长靖随口一句气急败坏的话,也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李艾文一瞬间脸上又红又绿,很是精彩。

 

“你到底要干嘛…”

李艾文很少会露出严肃的表情,此刻却有着警告的意味:“尤长靖,你不许胡来。”

 

“哎呀…你想哪去了!”

尤长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让人误会,脸颊绯红的去跟李艾文解释。

 

“就这样…”

“我觉得,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尤长靖和李艾文咬耳朵完毕。

“你说呢?”

 

李艾文说不出好也说不出不好,看尤长靖已然是下定决心的样子,只能无奈的叹息。

“好吧。你说了算。”

 

“哼哼~”

尤长靖信心满满的小得瑟:“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然而,尤长靖密谋半天,却并没有来得及派上用场。

因为,一个良好的机会从天而降,落在了尤长靖的眼前。

 

八哥生病了。

准确的说,是林彦俊生病了,刚好那时是八哥的人格出现。

 

这天,原本就跟世界不熟的八哥,更是头顶煤炭一般黑的乌云,躲在客厅沙发的角落里,头顶下着雨,双手捧着脸。

 

“八哥,你怎么了?”

尤长靖很担心这位忧郁先生一怒之下来个自残之类的。

尤长靖蹭过去,试图帮他雷雨转阴。

“八哥,我最近熟读八百冷笑话,我讲给你听啊。”

 

八哥真的跟世界很不熟,整天自带乌云。

但可能尤长靖真的太像太阳。

所以,八哥不熟的世界里,慢慢接纳了这一抹尤点温暖的日光。

 

“我心情不好。”

八哥一手捂着脸,皱着眉头。

 

“怎么了?”

尤长靖伸出一只手,去按平林彦俊眉头的山川。

 

八哥捂着脸的手抬起,把微肿的脸颊露出来给尤长靖看。

“我牙痛。”

 

“……”

万万没想到八哥生气的原因竟是这个,尤长靖愣了片刻,忍不住的偷笑。

 

“你笑什么!”八哥怒瞪。

 

“噗哈哈…八哥,你说是不是因为你的冷笑话冷掉牙~所以才会牙痛啊。”

尤长靖有些幸灾乐祸。

 

八哥冷哼一声,伸手捂住侧脸,赌气不搭理尤长靖。

 

“我错了,你别生气。”

尤长靖笑呵呵的去讨好:“我去找林超泽,然后带你去看牙医。”

 

 

一颗捣乱的智齿被拔掉了。

林超泽送尤长靖和林彦俊回来。

在路上,林超泽就一个劲的使眼色,尤长靖get到他的意思,到家之后,就心领神会的准备好牙医给的药,以及治疗林彦俊七魄分离的解药。

 

将药全都混在一起,然后端着水到客厅。

“八哥,牙医给的药要及时吃。”

 

八哥看一眼尤长靖手中各种各样的药粒,捂住隐隐作痛的牙床,一把抓过,都吞了下去。

 

林超泽冲尤长靖眨眨眼,尤长靖回以微笑。

 

“八哥,以后,不要再那么容易生气了。”

尤长靖坐在林彦俊在身边幽幽开口。

 

八哥皱眉,觉得尤长靖有点奇怪。

 

尤长靖却凝视着八哥的眸子,扬起笑容。

“怒伤肝。”

“以后,再有不开心的时候,就想想你喜欢的那些冷笑话,把自己逗笑好不好?”

“火不棒,水不棒,八哥最棒。”

 

“尤长靖…你有点奇怪。”

八哥不由自主的眨眨眼,显然,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涣散。

 

“记住我的话就好。”

尤长靖靠近八哥,在药效发作令人晕倒的一刻,及时接住,让林彦俊晕倒在他的怀里。

“八哥最棒。”

尤长靖搂住怀中的人,轻轻说出最后的话。

 


卧室里,服过解药后的八哥静静躺着。

林超泽仔细检查后,才放心的松一口气。

“看来,我研制的解药效果还不错。”

“过几日等剩下五个人格稳定一下后,就可以继续服用第二粒解药了。”

 

“你果然没有愧对药剂师的专业。”

尤长靖调侃:“这世界上,是不是都没有你制不出的解药。”

 

闻言,林超泽却顿住。

而后,才落寞开口:“还真的有我做不出的药。”

 

“怎么了?”

尤长靖正色:“我觉得你话里有话。”

 

林超泽拉着尤长靖离开林彦俊的房间,并随手关上门,让里面的人安静休息。

林超泽压低声音开口:“我之前的担心没错。”

“农农的伤,的确没有那么简单。”

 

“什么?!”

 

“农农中了一种慢性毒。”

林超泽疲惫的捏捏鼻梁:“坤坤和我们几名医生已经研究了好几日,目前得出的结果…”

“他的毒,只有施毒者可解。”

 

“那…也就是说,只有黑能力者?!”

“这群人,一个两个,又是咒术又是毒术的,到底想干嘛?!”

 

“黑白之争,到如今已经陷入僵局。双方都在想尽办法,打破这种对峙。”

林超泽耐心跟尤长靖解释。

“要么,此消彼长。”

“要么,出现第三股强大力量,来打破现状。”

 

尤长靖沉默一瞬。

“我以前从未多想。”

“可如今,我才知道,你们处于怎样危机四伏的环境中。”

“林超泽,我没有能力帮上什么。”

“但是,林彦俊的事交给我,你放心好了。”

“我一定让他尽快康复。我知道,你们很需要他。”

 

林超泽点点头,伸手握紧尤长靖的肩,仿佛两个人在相互给予力量。

 

 

八哥和宝宝俊的消失,似乎并没有引起其他人格的失衡。

没过几日,林超泽便给了尤长靖第二粒解药。

  

“小橘!…”

尤长靖隐隐发怒:“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扒了你的橘子皮。”

 

“啦啦啦…不要!”小橘恶作剧后一边跑着一边做鬼脸:“尤长靖,你有本事来抓我呀。”

“你这个小短腿!”

 

“你!”

尤长靖攥拳,任督二脉被打开。

 

客厅里,再次上演尤长靖追橘子的戏码。

小橘伸手矫捷,左躲右藏的跑的飞快,尤长靖略微笨拙的追,一个不小心,膝盖撞到茶几上,“哐”一声,直接摔倒。

 

尤长靖吃痛的捧着膝盖骨,一瞬间痛苦的说不出话。

 

“尤长靖…你没事吧。”

小橘像一只橘猫一样扒在沙发后边,伸出两只眼睛紧张的观望尤长靖的状态。

 

尤长靖卷起裤腿,发现竟然磕破一块皮,血渐渐渗了出来。

 

“啊!”

尤长靖怒吼:“小橘!你给我去找创口贴!”

 

小橘知道自己胡闹过火,连忙小跑着去翻医药箱,然后小心翼翼的跑回尤长靖身边,慢慢蹲下身,看着他流血的膝盖处,不自觉的瘪嘴。

 

“痛不痛?”

 

“当然痛!”

尤长靖忽然发现,调皮鬼小橘,原来是走示弱路线的。

只不过磕了一下,痛劲早已消失了大半,尤长靖却抓住这个机会,捂着伤口“哎呦哎呦”夸张的演技吓唬小橘。

 

“不…不会骨折了吧!”

小橘回想起刚才超大声音的碰撞声,紧张的抓紧尤长靖的手臂:“要不要去医院?!”

 

“要!”

尤长靖假模假样的哼哼:“你再去帮我找个绷带,我得先简单包扎固定好才可以,不然骨头就错位了!”

 

“好好好!你不要乱动哦。”

小橘又冲进隔壁房间,去翻医药箱。

 

看到人被支开,尤长靖从衣兜里翻出解药,丢进玻璃杯里,然后倒入一些热水将药化开,等到药剂完全融入透明的水中。

 

“绷带!”小橘这次干脆抱着医药箱直接跑了过来:“要怎么包扎才可以?”

 

“你先找出碘酒,伤口需要消毒。”

尤长靖伸伸下巴示意。

 

“哦!好。”小橘慌乱的翻出棉签和碘酒,然后慢慢凑近尤长靖的伤口。

 

“嘶…”尤长靖这次是真的吃痛,酒精擦过伤口的滋味的确不好受。

 

“忍一下…”

小橘手上处理伤口的动作轻柔而飞快。用碘酒快速擦过表面皮肤后,便翻出消炎药粉,均匀洒落,拆开一个创口贴后,又皱着眉头扔掉了。

“不行,创口贴不透气,对这样的伤口不好。还是用纱布吧。”

一边说着,小橘利落的剪刀剪裁一块纱布,叠整齐后,覆盖在尤长靖的膝盖上,又撕扯医用布胶,麻利的固定。

 

尤长靖不出声,默默的任由小橘动作。

显而易见…小橘,不,林彦俊是很熟悉医疗应急处理方式的人。

是不是经常在执行任务时受伤,才会如此熟悉包扎手法。

 

出神间,小橘已经全部处理好。尤长靖低头看一眼膝盖骨处,纱布整齐完美的覆盖伤口,心里是温热的。

可是…

该做的事情,不能忘。

尤长靖伸手擦擦小橘额头上忙出的汗,对他轻轻开口:“满头大汗的,你喝点水吧。”

 

一边说着,尤长靖将茶几上已经半温的杯子递了过去。

 

小橘也是真的口渴,想也不想的大口喝水…“咕咚咕咚”两口下肚,才后知后觉味道是苦的。

“怎么苦?!”

 

尤长靖手急眼快的扶住杯子,强迫小橘将剩下的几口水都喝了进去。

 

“吼!”

小橘咂咂嘴:“好苦!尤长靖,你放了什么?你是不是耍我?!”

 

“怎样?!”尤长靖故作傲娇的扬起脸:“你整我多少次了,我整你一次而已!”

 

“那你膝盖是不是也在骗我?!”

 

“没有!”尤长靖捂住伤口哼唧:“都流血了,真的很痛。”

 

“你分明骗我说是骨折!”

 

“我刚才真的痛到以为骨折了啊…”

 

“你!”小橘气呼呼的没话说,鼓着脸把地板上凌乱的东西装回医药箱。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开玩笑!”

“我真的很担心哎!”

“一想到可能真的骨折,我都要吓死了好不好…”

“竟然骗我!”

 

听着小橘嘟嘟囔囔的抱怨,尤长靖觉得心里温暖的甚至有些酸涩。

“你…很担心我啊…”

 

“废话!”

 

“那你为什么总欺负我。你对我的恶作剧,都能说三天三夜了。”

 

“我…”

小橘别扭的别过脸:“我就是喜欢和你玩而已啊…”

“再说,我那些恶作剧,你又没有真的生过气。这我还是看得出的。”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真生气。”

 

“我恶作剧的时候,你眼睛分明是笑着的。”

 

“真的?”

尤长靖一愣,他自己从未意识到这一点。

 

“我喜欢你,所以才总是故意逗你的。”小橘把医药箱收好,脸颊微红的依旧摆弄着箱子,不敢对视尤长靖。

 

喜欢?……

是喜欢么?…

尤长靖一瞬间有点茫然。

小橘说自己喜欢他。

他说的是哪种喜欢?是宝宝俊的那种喜欢…还是制霸的那种喜欢?

 

“小橘…”尤长靖想也没想的出口问他:“你确定你喜欢我吗?”

 

小橘的身形一怔,而后缓缓却郑重的点头。

 

“哪种喜欢?”

 

尤长靖问出这句话后,其实就已经有点后悔了。

自己问这些,是想要听到哪种结果呢…

 

小橘闻言却转过头来,大着胆子对上尤长靖的视线。

 

尤长靖发现,小橘的脸红了……

 

“我觉得,我对你的喜欢…”

小橘一顿一句的措辞着开口:“是特别的喜欢。”

“是想让你永远陪我玩闹的喜欢。”

“是…不允许你喜欢别人的喜欢。”

 

尤长靖脑袋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他该说什么,又还能说什么…

 

“那你呢?”

小橘依旧有些羞涩,却红着脸鼓起勇气反问尤长靖:“你喜欢我吗?”

 

“我…”

尤长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回答。

这个问题,他从来都没敢去仔细想过。

他曾以为林彦俊的七个人格,不过是和他亲近些罢了。

可是,如今的小橘却说喜欢。

那…其他人格呢?

宝宝俊每天缠着自己陪他睡,是喜欢?

八哥只喜欢和自己讲冷笑话,是喜欢?

制霸每次臭不要脸的上下其手,是喜欢?

那林林酱呢…冷彦俊呢…李艾文呢…

 

尤长靖一瞬间…觉得自己脑子里好乱。

七个人格,七种林彦俊…

纷乱复杂。

 

“回答我!”

小橘有些赌气的声音拉回尤长靖的思绪。

“你为什么不回答?”

“我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尤长靖支吾着,不知道该要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好在…时间,并没有给予尤长靖回答的机会。

 

眼前苦苦等待一个回答的小橘,终究是抵抗不过药效的发作,身子一晃,便如同神志消散一样,直直的倒了下去。

 

尤长靖伸手拥住小橘。

 

那人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眉头都是皱着的。

 

尤长靖伸手抚平林彦俊的皱眉,心下怅然。

 

第三个人格消失了。

 

林彦俊七个人格之间所谓的平衡似乎还在微妙的维系着。

可尤长靖心里的平衡,却在这一次,惊慌失措的完全被打乱。




评论 ( 94 )
热度 ( 1506 )
  1. 南城旧梦LY-HYXLuna banana 转载了此文字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