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六章)

 

《期爱》 (柒爱上部)

 

第六章  解药

 

藤蔓牢笼吸食着超能力,在客厅内散发着盈盈的光。

冷彦俊无力的被困在笼内,尤长靖搬来一个小板凳,端坐在笼前,腿上放着一本书,声情并茂的朗读着。

 

虽然场面有一丝怪异,但这可是尤医生为冷彦俊量身定制的心灵疗法。

关于冷彦俊暴力的人格,尤长靖真的苦恼很久。

后来他无意中看到…说是书籍能够给予人平和安定的力量。

于是,尤医生灵机一动…

既然冷彦俊这么冷,这么暴躁,那不妨每天给他读些心灵鸡汤试一试。

于是,尤长靖在网上搜索很久,敲定好几本治愈人心的温暖书籍。

今天,尤长靖给冷彦俊读的就是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铺》。

 

“你看…生活这么辛苦,人们都还相信温暖,那么努力的活着。”

读完一个小故事,尤老师像幼儿园大班的班主任…在教导眼前负面情绪颇多的坏孩子一样,试图给他满满的心灵呵护。

 

“你真的很烦…”冷彦俊却并不领情。

 

意料之中的反应,尤长靖并不失望,只是合上书,然后盯着林彦俊看。

 

“你又想干嘛?!”冷彦俊警惕。

 

我在想…

林彦俊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有你这种人格的存在。

冷彦俊真的可以说是林彦俊最负面的情绪,冷漠,暴力,阴郁。

 

“当超人,也是很累的吧?”

尤长靖幽幽开口。

“以前,我很羡慕你们觉醒人类的。觉得超能力好炫酷。”

“可如今,我才明白,做一个普通人,其实也蛮不错。”

 

过去的林彦俊想必承担着很多责任,也会面对很多鲜血与斗争。

人们会把他们当作守卫和平的英雄。

可英雄也会倒下,英雄的铠甲再坚固,也保护不了内心的伤痕累累。

被拆成七个人格的林彦俊,会撒娇,会哭闹,会冷漠,会残暴。

尤长靖看着眼前的人,相处的时间越久,尤长靖就越好奇。

真正的林彦俊,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七个人格矛盾却融合的本体该会有怎样的精彩?…

 

“哎…冷彦俊。你喜欢什么啊?”

尤长靖觉得以暴制暴其实不是好的方法,最终用爱和温暖感化才是人间正道。

眼下,他想要试图通过满足冷彦俊的愿望,给予这个人一些温暖。

尤长靖心怀美好的想着。

 

“血。”

冷彦俊唇边溢出一个冷冰冰的字眼。

 

“哈?!”尤长靖无语的翻白眼:“给你读那么多温暖的书,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

 

“我最喜欢血…”

冷彦俊像鹰一般盯着尤长靖:“尤其是你的。”

 

什么鬼。

尤长靖一身鸡皮疙瘩的恶寒。

之前因为温暖书籍营造的平和假象瞬间破功,尤长靖翻脸跟翻书一样快。

 

“拜托好好看看这些书,请救赎下你的灵魂。”

尤长靖生气把腿上的书籍扔到冷彦俊的怀里。

“哎,我就奇怪了,你干嘛跟我过不去?”

“我死了,你很开心哦?”

 

冷彦俊拾起怀里的书,手指摩挲着封面,划过‘解忧杂货铺’这几个字时,冷彦俊竟然真的难得开口解释。

“谁让你总是笑的那么温暖…像太阳一样。”

“我就想知道…你这样的人,血会有多热。”

 

抬头对上尤长靖的眼睛,冷彦俊嘴角扬起一抹零度的笑。

冷与暖,本就是世间两个极端。

正因为尤长靖太温暖了。

所以,冷彦俊才更想要毁灭。

 

“我看你是…”

尤长靖心灵鸡汤灌输无用,伸手拿过沙发上另一本书,轻车熟路的举起来又拍在冷彦俊的脑袋上:“再乱说话,我就打死你!”

“打死你!”

“打死你!”

 

“唔!”

林彦俊吃痛的捂着头,整个人讨饶着躲,完全不复刚才周身冷冽的气质。

“停…住手…我是李艾文啦!”

“尤长靖…你怎么又打我?!”

 

“哈?”

闻言,尤长靖连忙收回作恶的手,一脸无辜的尬笑。

“李艾文…你…”

“真是的,我不打人,你不出现是吧?”

“你故意挑这个时候是吧,就是想让我愧疚。”

尤长靖连忙用手链收回藤蔓牢笼,放李艾文出来。

 

李艾文扒拉扒拉自己被拍乱的头发,傻傻笑着:“也是凑巧。每次都赶上暴躁的尤长靖。”

 

“吼!”

尤长靖气呼呼的坐回小板凳,扬着头望着眼前的李艾文:“你都不知道冷彦俊多过分!”

“他竟然说最喜欢的东西是我的血。”

“什么鬼啦!”

“他是吸血鬼么!”

 

尤长靖坐着小板凳,双手抱膝,整个人缩成一团圆滚滚的活像一只怄气的小熊猫。

李艾文脸上的笑更温柔,不自觉的弯腰伸手摸摸尤长靖的头顶。

“我却觉得…冷彦俊搞不好是蚊子。”

“一定是因为你的血太甜了,所以才那么喜欢。”

 

尤长靖拉下脸来,无语的看着李艾文。

“怎样…你现在是跟八哥一样,喜欢这种有的没的冷笑话是吧。”

 

“哈哈哈。”李艾文傻傻的笑。

 

“哎…尤长靖,我没出现这段期间,都谁欺负你了?”

李艾文攥起拳头:“我下次要努力hold住他们,不让他们再乱来。”

 

“吼!我跟你说!”

尤长靖打开话匣子,拉着李艾文的胳膊,开始絮絮叨叨的打小报告。

“小橘真的很过分!你知道我喝咖啡会胃痛吧,他竟然在我晚饭熬的粥里面,倒进去好几包速溶咖啡。”

“我都要气死了!晚饭都没吃!”

“还有林林酱。我以前一直觉得林林酱很可爱,还是蛮好相处的。”

“结果,他这次竟然非要给我梳辫子。”

“拿我当玩具娃娃一样,头上被他弄了好几个揪揪,还带很多乱七八糟的蝴蝶结…”

“我的头皮都快要被那些皮筋勒死了。”

“你看!我这边头发都被林林酱薅掉好几缕!”

 

一边说着,尤长靖低头凑过去。

不知怎么,李艾文觉得眼前的人,活脱脱像一只要求主人顺毛的可爱狗狗。

 

再次温柔的覆上尤长靖的头,李艾文哄人的语气:“呐…我来看看,哇塞,真的掉了好多头发哎…”

“尤长靖,晚上喝点芝麻糊吧,生发。”

 

“哈哈哈…”尤长靖发出愉悦清脆的笑声,伸手也扒拉扒拉自己的头发,傻笑着应和:“你说的哦~”

“那我们今天的晚饭就只喝芝麻糊好了。”

“要你陪我一起养头发。”

 

“我就不用了吧…你看我头发很多啊,完全不用担心秃头啦。”

李艾文两个酒窝甜甜的挂在脸上,陪着尤长靖闹。

“我看看你…哇…发际线有够高的。”

 

“你少来!”

尤长靖撸起袖子:“你看我的汗毛,我跟你讲,我体毛很旺盛的!”

 

“哇…这么男人的么!”

林彦俊也不甘示弱:“我的腿毛也很厉害的!”

 

“噗…”

尤长靖捂着嘴吃吃的笑:“我们聊这种话题真的好么…感觉很奇怪哎…”

 

“你这样讲…我也觉得有些不太对…”

李艾文笑着伸手抓住尤长靖的胳膊。

“不过,你这么白,汗毛还这么重,真的让人很想揪哎…”

 

“什么鬼!”

尤长靖笑着要去打他:“林林酱揪我的头发也就算了…”

“你还要揪我的汗毛?!”

“吼…你们真的很过分哎!”

 

“哈哈哈…”

李艾文笑着伸手招架:“不然,我让你也揪我的…这样公平吧?”

 

“真的?”尤长靖眼睛亮亮的坏笑:“那我要薅光!”

“手动脱毛感受一下?!”

 

“吼…你还真的揪!”

李艾文捂着胳膊傻笑,装腔作势的要去报复尤长靖。

 

两个人在客厅里打打闹闹,听到一声落锁的声音,才齐齐向门廊处望去。

是林超泽从外面回来。

 

林超泽看到尤长靖和林彦俊闹着笑着,不但没有像往常一样调侃几句,反而轻轻皱眉。

 

“怎么了你…”

尤长靖察觉到林超泽的不对劲。

 

林超泽停驻在门廊处,静静望着林彦俊,而后叹息一声走进客厅,到沙发处坐下。

 

“你干嘛…满脸苦大仇深的。”

尤长靖给林超泽倒一杯水,递给他后顺势挨着坐下。

 

林超泽抿一口水:“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

 

“……”

尤长靖和李艾文面面相觑。

 

“坏消息…”

“坏消息!”

 

林超泽瞥一眼异口同声的两个人,不自觉的握紧手中的玻璃杯。

“农农…受伤了…”

 

“怎么回事?”尤长靖惊住:“他不是去找解药了么…难道发生了意外?!”

 

“这就是我要说的好消息。”

林超泽垂着眼眸:“万幸的是…解药…拿到了。”

 

这好消息和坏消息中间的逻辑关系一瞬间明了。

“所以…农农是因为解药才……”

尤长靖咬着唇,说不出话来。

 

“我们都知道回魂草这种传说中的东西不好找,所有人都一再叮嘱他,不要心急,有消息后,一定要通知大家一同行动。”

林超泽很生气的倾诉。

“哪知道…中途黑能力者竟然也掺和进来…”

“陈立农这个傻子…为了这个解药,竟然孤身一人和黑能力者去抢。”

“幸好朱正廷和范丞丞接到陈立农消息后,极速赶到,不然…”

“气死我了!”

“解药可以再想办法,农农要是也出什么事,超能联盟要怎么办!”

 

尤长靖听了个大概,便急着打断林超泽的牢骚:“哎呀,讲重点啦!”

“农农现在怎么样啊?!”

 

“他被坤坤带回总部接受治疗了。”

“毕竟那边有很多觉醒人类的医生,有最好的条件可以医治。”

“目前生命应该无碍…但是…毕竟黑能力者下手,还是多多观察为妙。”

 

“没有生命危险就好。”尤长靖后怕的拍拍胸口。

 

林超泽抬头看一眼一直沉默中的林彦俊,而后似是而非的说一句。

“也不知道…农农这样的付出,最后能换来什么。”

 

“哎呀!那解药呢?”

尤长靖却完全状况外:“你说解药拿到了,那…林彦俊是不是就能康复了?!”

 

林超泽看着尤长靖激动的样子,只是很平静的轻轻点头。

“药需要炼制…我这边正在着手准备。应该很快就会研制出来。”

 

“那我就不用被林彦俊的七个人格来来回回当Boss刷了!”

尤长靖抓住李艾文的手臂:“你马上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啦。”

林超泽皱眉,深深的看了一眼李艾文,转而对着尤长靖语重心长的解释:“七个人格,是没有办法一瞬间自行恢复回去的。”

“药是媒介,我们要通过它,一点点把所有人格融合。这期间…会出现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我们谁都不知道。”

“所以…”

林超泽看着李艾文:“你是主人格。控制牵制这些纷乱的人格,要靠你的意志力了。”

 

尤长靖一个普通人类,懵懂的听着,而后道:“你们觉醒人类的世界,我也不太懂…不过,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忙的。”

 

“我这边解药有消息后,再联系。”

林超泽起身。

 

“那个…林超泽。”

尤长靖喊住他:“农农那边…可以去看望么?”

 

林超泽轻轻摇头。

“坤坤带走他后,不允许任何人看望。”

“所以…我一直在担心,农农的伤或许…”

 

“不要乱想。”

尤长靖见林超泽那么丧,连忙安慰。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林超泽轻轻一笑,而后感叹着。

“你说的没错…”

“不管中途多么难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半个月后。

林超泽没日没夜的研究解药,终于有了成果。

 

这天,尤长靖被林超泽带到了楼顶。

望着脚下夜色中氤氲的城市,尤长靖有些恍惚。

“为什么要到这里说话?”

 

“你知道么…觉醒人类居住的地方都会布下结界,以此抵御敌人,也以此与普通人群隔离。”

“而且越是看似宽阔的地方,结界越重。”

林超泽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瓶:“所以,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是…林彦俊的解药?”

 

林超泽点点头,将东西放到尤长靖掌心里。

“七重人格需要时间慢慢复原。我们先制作出一粒药,这一粒,分成两半,喂给两个人格。”

“而且我建议,最好是两个性格差异较大的人格,只有这样,才不会打破现有的平衡。”

 

“好的。我知道了。”

尤长靖握住药瓶:“交给我好了。”

 

“长靖…”

林超泽欲言又止:“有些过程是必须的…希望你不要放弃。”

 

“干嘛啦?”

尤长靖傻呵呵的笑。

“作为医生,能尽快看到患者痊愈,是一件多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可我怎么觉得你很沉重的样子啊。”

 

林超泽深深呼吸一口气,也笑了:“可能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心情难免有点压抑。”

 

“马上,就都会好起来的。”

尤长靖冲林超泽比一个胜利的剪刀手,而后攥着解药愉悦的下楼去了。

 

林超泽抬头仰望苍穹,深知,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尤长靖回到林彦俊的家门前。

拿出备用钥匙打开门,就看到宝宝俊眼泪汪汪的坐在门口。

 

“呜呜呜…宝宝靖你去哪里啦!”

宝宝俊像大型犬一样扑到尤长靖身上:“我哪里都找不到你!”

 

“我出去了一下下啦。”

尤长靖双手回抱林彦俊,拍着宝宝俊的后背,腾不出手的他,只好用脚把门踹上。

 

宝宝俊死死抱着尤长靖,抽抽嗒嗒的掉眼泪。

“你以后都不许走。”

 

“好啦好啦…我哪里都不去,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你说的。不许骗我!”

宝宝俊伸出小拇指:“拉钩!约定好了!”

 

尤长靖哄人的用大拇指盖章回去,摸摸林彦俊的头:“约定!”

 

宝宝俊这才慢慢停止哭泣。

 

尤长靖没忘手中的药,他让林彦俊在沙发上坐好,借口去给他倒水,而后躲进厨房。

将一片药取出,尤长靖用小刀一切两半,一半装回瓶中,另一半握在掌心。

 

“宝宝俊,把这个药吃掉,好不好?”

尤长靖挨着林彦俊坐下,伸手摸摸他的头。

 

“我怕苦。”宝宝俊皱眉。

 

“你看,我给你沏了蜂蜜水哦。”

尤医生哄骗。

“如果你乖乖吃药的话,我晚上陪你睡好不好?”

 

“好!”

孩子心性的宝宝俊对尤长靖是全然的喜爱和信任,闻言眼睛亮晶晶的毫不犹豫吞下了药片。

 

“我们宝宝俊真棒!”

尤长靖收回杯子,夸赞的摸摸宝宝俊的脸。

 

 

“小猪小猪胖嘟嘟~”

“吃饱就睡呼噜噜~”

卧室里,尤长靖一边唱着宝宝俊最喜欢的童谣,一边哄人入睡。

 

服下解药的林彦俊其实根本不用人哄,很快,他就进入了昏睡的状态。

 

林超泽是时候的推门进来。

尤长靖看一眼,而后心领神会的掀开林彦俊身上的衣物,露出背后那块黑色的咒痕。

果然,周边淡掉一块。

 

林超泽松一口气:“看样子,解药是有作用的。”

“宝宝俊这个人格,应该已经融合到其他人格里了。”

 

“其他人格会产生很大变化么?”尤长靖担心。

 

“不知道…但是宝宝俊本身的性格并不十分强烈,所以应该还好。”

“另一半药,你打算给哪个人格?”

 

尤长靖思忖一下。

“八哥…或者制霸吧,但是这两个恐怕不会像宝宝俊那么容易。”

 

林超泽认同的点点头。

 

尤长靖给林彦俊掖掖被角,而后怔怔的望着昏睡中的脸庞。

 

“怎么了?”林超泽敏锐的察觉到尤长靖状态不对。

 

尤长靖微笑着垂眸:“有些愧疚感。”

“宝宝俊那么相信我,刚刚他还和我约定好,要我一直陪着他。”

“没想到,我却亲手让他消失了。”

 

林超泽伸手握住尤长靖的肩膀。

“你是为了林彦俊好。”

 

“也只能这样安慰我自己了。”

尤长靖对林超泽回眸一笑。

 

 

深夜。

开一盏小灯,尤长靖靠在床头,翻开林彦俊的诊疗日记。

从头翻阅,从刚认识林彦俊时看起。

尤其是每一次关于宝宝俊的记录。

他爱哭、喜欢吃乖乖、很害怕青蛙一类的动物,电视机看到都会被吓哭。

他还很粘人,喜欢让自己陪他睡。

他最喜欢的摇篮曲是……

“小猪小猪胖嘟嘟…”

“吃饱就睡呼噜噜…”

尤长靖轻声的哼唱着。

 

你最爱的摇篮曲,我最后唱一次给你听。

 

尤长靖拿起一旁的笔,在最新的一页上,轻轻写下日期。

然后,在这页的空白处写下:

 

宝宝俊,再见。

但我会永远陪着你,谁让我们约定好了呢。

 




评论 ( 92 )
热度 ( 1536 )
  1. 南城旧梦LY-HYXLuna banana 转载了此文字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