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柒爱•期爱(第四章)

《期爱》 (柒爱上部)

 

第四章   喜怒无常

 

尤长靖的诊疗日记:

我疯了…

从来没想过,不到一天时间,我竟然遇到了林彦俊的三个人格…

三个人格,轮番轰炸,简直拿我当Boss 刷…

我不干了!我好累!

陈立农,你要给我双倍工资!

我认真的!

 

最下面,尤长靖贴了三张林彦俊各型各态的照片…

一张写了磨人精,一张写了捣蛋鬼,一张头顶画了一堆乌云。

 

那么…尤Boss究竟是怎么掉血的?

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

 

话说,那天晚上,困在笼子里的冷彦俊忽然变换人格。

这个新的人格,甜的简直不像话。

左一个大哥哥,又一个好哥哥的叫着,哄得尤长靖心花怒放。

甜美又可爱,经过尤长靖的确认,是林林酱没错了。

尤长靖连忙用朱正廷给的神奇手链收回藤蔓牢笼,把林林酱放了出来。

 

林林酱得到自由,雀跃的蹦蹦跳跳。

他凑过来,抓住尤长靖的胳膊,开心的摇啊摇啊,嘟囔着说一定要感谢大哥哥。

林林酱唱歌给大哥哥听好不好。

 

尤长靖很喜欢音乐,心想唱歌不错,蛮能放松心情的。就任由林林酱表演去了。

 

结果…林林酱有一颗不灭的元气少女心。

他拉着尤长靖,唱樱桃小丸子的主题曲,就是那个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巴拉巴拉巴…,不仅唱歌还要舞蹈,一直闹到三更半夜。

 

闹到最后,尤长靖又困又累的强打起精神,对尽情表演的林林酱选手,给予极大的鼓励与赞赏。

林林酱你这么厉害,女团C位出道考虑一下好不好?!

面对如此欢腾又少女的人格,尤长靖疲累的拍下一张林彦俊边唱边跳的照片,无奈的写上…林林酱是个小磨人精…这几个字,贴回尤长靖的诊疗日记。

 

后来林林酱也终于累了,被尤长靖哄着去睡了觉。

尤长靖全身无力的爬回自己床铺,熄了灯,脑海里就开始自动循环播放: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巴拉巴拉巴…

循环往复,余音绕梁,整夜不绝。

 

第二天一早,尤长靖顶着两个国宝级别的黑眼圈,颓然的爬起来。

他作为一名尽职尽责的医生,第一件事就是推开隔壁林彦俊的房门,想着观察一下那人的状态。

结果,一推开门…

一条玩具蛇,直接从门框处掉下,完美落在尤长靖的脖子里。

 

尤长靖嗷一嗓子,直接开了嗓,飙上最高音。

不仅瞌睡虫统统吓没,连魂也顺带彻底出窍了。

 

房间里的林彦俊,像个调皮捣蛋的青春期男孩,拍手叫好的从床铺蹦起来,笑的都要头掉。

 

尤长靖快被吓死的瘫坐在地上,欲哭无泪。

又一个新的人格小橘出现了。

明明是“惧”的人格,结果却是调皮捣蛋,以整蛊、吓唬别人为乐趣的恶劣人格。

 

尤长靖气的半死,暗暗把这笔账算在了冷彦俊的头上。

下次再把冷彦俊抓紧笼子里,尤长靖第一件事,就是让那人的脸上留下自己的鞋印。

 

于是整个上午,尤长靖被捣蛋鬼小橘搞得乌烟瘴气。

喝水被他整。

吃饭被他整。

就连去卫生间,小橘都不放过整尤长靖的机会。

半天时间,尤长靖的高音飙成一整首青藏高原。

 

后来午饭过后,小橘终于带着满满战斗成果功成身退。

尤长靖瘫在沙发上,心神俱疲的放空灵魂,忽然感觉有人靠近,一扭头,就看到林彦俊头顶一团乌云,脸带一片黑气,低压压的过来了。

 

“您这又是哪位!”

尤长靖趴倒在沙发上哀嚎。

“天呐…求求你让我休息一会吧…你真的要折腾死我了。”

 

林彦俊眉毛夹死苍蝇:“你…很吵…”

 

“你竟然还说我吵!”

尤长靖蹿起来,欲哭无泪。

林林酱昨晚载歌载舞的拉着自己嗨了半夜,小橘上午整东整西的害了自己尖叫连连。

现在不过是抱怨一句,这个新的人格竟然嫌弃自己吵…

还有没有天理。

 

“我就是吵!你怎样!”

尤长靖决定不合理的地方,就要给他刚回去。

“嫌我吵..”

“那我唱歌给你听啊…”

“我给你唱我最喜欢的主题曲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吧啦吧啦吧~”

尤长靖连蹦带跳的完美模仿林林酱。

 

“我说…你给我安静。”

林彦俊阴郁着整张脸。

 

“哎…”尤长靖叹息,认命的从沙发旁拿出林彦俊的诊疗日记。

 

喜——林林酱

怒——暂时不知

哀——宝宝俊

惧——小橘

爱——暂时不知

恶——冷彦俊

欲——暂时不知

 

根据这些天的接触,尤长靖把林彦俊的每个人格与分离的七魄依次对应,眼下还剩下三个未知。

抬眼看一下眼前这个林彦俊。

嗯…这脸黑成锅底,看样子是“怒”没错了。

 

“哈喽…”尤长靖冲林彦俊甜美的笑:“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我是尤长靖~你是哪位?”

 

林彦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的继续阴沉。

 

不理人…

尤长靖心里碎碎念。

如今,还剩下制霸和八哥没有出现,那么根据名字推断…

这两个人格好类似,推断不出来啊。

“啪~”的一声合上诊疗日记,尤长靖果断放弃了。

反正就剩下两个没见过了,既然这个不配合,那就等下个出现用排除法确认好了。

 

尤长靖难得能偷一点懒,心里美滋滋的靠着沙发困倦的打盹。

既然这个林彦俊黑压压的不肯讲话,那自己乐得清静,终于可以小憩一下了。

尤长靖闭上眼睛,靠着软软的抱枕,觉得安静的世界无比美好。

 

这时,隔壁的林彦俊伸手拍尤长靖一下。

 

“干嘛…你不是说不要我理你么…”

 

“我心情不好。”

 

“我看出来了啊!所以我这不安静如鸡么!”

 

“…尤长靖…你给我讲笑话听。”林彦俊黑气环绕的脸一本正经的无理要求。

 

“……”

尤长靖无语,但是身为医生,良好的职业涵养依旧迫使他耐着性子开口。

“那我给你讲个冷笑话好吧…”

“说有一个人要出远门。临走前跟他朋友讲:我家有个八哥,我出门这些日子,拜托你帮忙照顾一下。”

“于是那个人就飞机走了。然后他朋友去他家里,转一圈也没发现人影,就给他打电话:我没看到八哥啊,他是不是出去了?”

“对方很诧异:不可能,我走之前明明把他锁在笼子里了!”

“锁住?朋友很惊悚。心想,这位朋友难道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要不要报警?”

“就在这时,他转身看见了客厅一个漂亮的鸟笼。”

“里面有一只鹦鹉。”

“……”

“哈哈哈哈…”

尤长靖讲完自己笑的不行。

“原来有些方言,把鹦鹉也叫做八哥…你说好不好笑!”

 

林彦俊冷哼一声摇摇头,表情更不爽了。

 

尤长靖偷偷翻白眼,心想明明是这个人要听冷笑话,结果他讲完却这么个表情,真难伺候。

 

“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林彦俊攥拳:“你是故意在讽刺我么?”

 

“哈?”尤长靖一脸蒙圈。

 

“哼…”林彦俊甩脸色:“你说我是鹦鹉?”

 

“哈?…”

尤长靖脑子绕了三圈,才终于反应过来。

他激动的一拍大腿,语无伦次:“你…你…原来你是八哥?!”

“哈哈哈…”

“这真的是巧合!这个笑话,就是我随口胡诌的而已啊…”

 

林彦俊的脸由多云转阴,又变阵雨,再改暴雨。

尤长靖却自动忽视,愉悦的翻开诊疗日记,在“怒”对应的一栏里填上“八哥”。

嗯嗯,这下,就只剩下爱与欲未知了……

 

这时,门廊处传来声响,是陈立农。

 

“额…副会长好!”

尤长靖应激反应一样的起身行礼。

 

陈立农愣了一下,而后笑笑:“尤医生不用这么客气的,叫我农农就好了。”

 

尤长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哈哈哈,我没有见过什么大人物,所以一时间有点不知道怎样跟你讲话。”

 

“真的没关系,你看林超泽他们都是直接喊我名字的。”

陈立农靠近,嘴里虽然依旧在和尤长靖寒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林彦俊看。

“彦俊这两天还好吗?”

 

“还好,目前我已经见过六个人格了,我认为状态可控。”

“他后背的伤口也有按时上药清理,你也不用太担心。”

 

陈立农点点头:“那就好。”

“我来,就是想再看看他。”

“明天,我要出趟远门,帮彦俊寻找解药。”

 

“解药?”尤长靖有点诧异:“这种情况,竟然有解药?”

 

陈立农点点头:“魂魄体分离是种古老的咒术,我们翻阅古籍有查到,回魂草就是解药。”

 

尤长靖咂咂嘴:“我怎么觉得,这名字像武侠小说里的东西。”

 

“这个咒术,是黑能力大BOSS施加给彦俊的。那个人拥有看到过去的超能力,所以能够修炼一些古代咒术并不奇怪。”

 

“可是…很奇怪啊?”尤长靖觉得哪里不对:“如果想杀林彦俊,用其他方式就好了,为什么偏偏用这种邪门的东西?你不觉得他有点大费周章了么?”

 

陈立农看看尤长靖,眼神里有些许赞赏。

“我发现,你蛮聪明的。”

“其实我有想过…或许黑能力者…就是想要引我们寻药,然后一步步达到他们某种目的。”

“只是,他们的目的,现在我们依旧未知。”

 

“那,是不是很危险。”尤长靖有些担心:“会不会有圈套?”

 

缓缓叹出一口气,陈立农语气坚决:“必须要救彦俊。”

陈立农眼神里波涛暗涌,面上却装作云淡风轻。

“就算是圈套,我也要去试一试。”

 

面对这样的陈立农,尤长靖一时不知还要说些什么。

 

“我想和彦俊聊几句。”

陈立农视线越过尤长靖,怔怔的看着林彦俊。

“他现在是谁?”

“我应该,用怎样的语气和他讲话?”

“他会不开心么?”

“或者,我有什么不可以讲的话,你告诉我。”

 

尤长靖抿抿嘴:“其实…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我觉得,林彦俊大多数的人格,正常沟通都是OK的。”

“现在这个是八哥,你可以试着和他说点话。”

 

陈立农笑容里很苦涩。

“八哥…”陈立农目光伸向林彦俊::“我可以和你聊聊天么?”

 

八哥冷冷开口:“你会讲冷笑话么?”

 

“啊?…冷…笑话?”陈立农语结。

 

八哥看到陈立农的反应,果断扭头去找尤长靖。

“尤长靖,你继续给我讲冷笑话。”

 

“什么鬼!”

尤长靖看着陈立农失落无助的样子,气的想骂人:“他为了你要去危险的地方找解药哎!”

“你能不能,好好和人家说一点话。”

“你这个人格,真的很不OK 哎!”

 

尤长靖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后,就看到林彦俊眨着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他。

尤长靖崩溃的扶额。

 

“大哥哥!”

林林酱一个雀跃的步伐,直接挂到了尤长靖胳膊上。

“大哥哥~好哥哥~靖哥哥~”

“我们还一起唱樱桃小丸子好不好?”

 

“不好。”尤长靖拉着林林酱,试图控制。

 

“那..换一个?蜡笔小新好不好?”

 

“林林酱…”尤长靖连忙哄人:“你和这个哥哥一起唱好不好?”

 

陈立农手足无措的望着林彦俊,努力的扬起最温暖的笑容,眼神里满是期待。

 

林林酱歪歪头,而后噘着嘴直接躲在尤长靖背后。

“他没有你可爱…”

“我只和最可爱的人一起玩。”

“我认为,长靖哥哥是最可爱的人!”

 

“林林酱…”尤长靖对躲在背后的人无可奈何。

“农农,要不,你做个可爱的表情?”

 

“这样可爱么?”

陈立农努力学猫咪可爱的样子。

“喵喵喵~”

 

林林酱直接扭头:“我不喜欢猫咪。”

“我喜欢狗狗。最喜欢柯基狗狗。”

 

“学下狗狗,快点~”尤长靖连忙对陈立农使眼色。

 

结果,话还没说完,尤长靖就感觉到背后有一只手伸进衣服里,然后是一坨冰凉的触感。

“嘶~”

尤长靖惊恐的回头,就看到小橘恶作剧得逞的,握着茶几上冰镇西瓜用的冰块,笑的头掉。

 

“尤长靖,你这次怎么没有飙高音?”小橘嬉笑着:“不OK哦…”

 

“小橘!”

尤长靖气的回头要揍人。

 

小橘连忙逃蹿,还挑衅着:“你来抓我啊!抓我呀~”

 

“你给我站住!”

尤长靖也顾不得陈立农,直接气呼呼的追人。

“要是被我抓到,小橘!我非扒了你的橘子皮!”

 

陈立农形单影只的站在原地失魂落魄。

明明是在笑,眼睛里却是满满湿意。

 

这些事情…

明明是属于林彦俊和陈立农共同的回忆…

蜡笔小新…恶作剧…这些分明是他们一起玩耍长大的童年。

 

林彦俊,你不仅忘了我。

连回忆,都开始给予别人。





评论 ( 143 )
热度 ( 1659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