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得俊』柒爱•期爱 (第一章)


 《期爱》 (柒爱 上部)

  

前言:


大家好。

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尤长靖,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也是一个普通人类。

等下…

为什么强调普通人类?

因为在我生活的这个世界,人类分为两种:

一种是普通人,还有一种就是具有某些超能力的觉醒人类。

 

其实自从人类出现后,我们一直都在不断的进化中。

正所谓,量的积累总会产生质的飞跃。

从百年前第一个觉醒人类出现,到如今,觉醒人类已小有规模。

官方媒体曾说过:人类觉醒是必然趋势,但过程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

也就是说,每个普通人都有觉醒的契机,但是这个机会,是你的这辈子,下辈子,还是下下辈子,那就不得而知了。

 

超能力者在当前世界里,人数虽少,却具有极大存在感。

因为他们通常会被国家秘密机关召集,去执行一些扫黑除恶的艰巨任务。

就像电影里讲的超级英雄一样,捍卫世界和平。

只是没想到,这些超级英雄真的照进了现实。

 

不过为了保护普通人不受干扰,觉醒者都有签订保密条约。

平常的他们隐匿在普通人群当中,封锁超能力,看上去与普通人无异,但他们有着自己的圈子,并不会与普通人类深交。

或许,你今日买菜遇到的大叔,出任务时,摇身一变,就会成为呼风唤雨的能力者。

 

有句话说得好...

万物有阴阳,世间有黑白。

觉醒人类的出现,势必会有弊端。

一些邪恶势力,同样会笼络觉醒人类,对这个世界有所图谋。

这样的人,我们统称为黑能力。

自此,觉醒人类之间展开黑白较量。

 

不过这些事情都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觉醒人类去做叱咤风云的大事。

我这种小百姓就日复一日的工作,赚钱讨生活。

 

“尤医生早…”

日复一日的早晨,我准时到医院打卡上班。

旁边几名助理医生路过,笑着朝我打招呼。

“你们早。”

我回以温和的微笑,顺路与他们同行。

 

年轻人的早晨,总会叽叽喳喳的说一些新鲜事,这不,刚见面,一个女孩子就忍不住八卦起来。

“还记得我跟你们讲过,我家亲戚认识一个超帅的觉醒能力者么?”

“我昨天听他讲…帅哥受伤了…”

“真的假的?超能力者也会受伤?”

“哎呀…还不是跟黑能力者厮杀…”

“哇...看来…有超能力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至少没有我们小老百姓安全系数高。”

“切…你还不是日夜期待着可以觉醒,然后去泡超能力帅哥!”

“哎呀…肤浅!”

“我只是单纯崇拜超能力而已啦…”

“毕竟能力觉醒什么的,听上去就很炫酷啊!”

“哎…尤医生,你想不想拥有超能力?”


突然被CUE,尤长靖愣了一下。

“嗯…”

思考片刻,尤长靖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开口:“其实…不瞒你们说…我真的有超能力。”

助理医生面面相觑。

尤长靖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的超能力,就是超喜欢你们啊!”

 

今天的天气很是阴沉。

但尤长靖欢快的笑容,驱走了片刻阴霾。

人生新的故事也总是在这种无意识间悄然发生。

就像太阳努力穿过云雾,悄悄洒给世间点点光芒。

 

到达办公室的我,透过玻璃窗眺望阴沉天空里隐约的日光。

作为一名心理研究者,我不由得职业性思考。

觉醒人类的心理层面会是怎样呢?会不会都是金刚钻石心?

假如有一天,我得到了超能力,我会是怎样心情?

摇摇头,嘲笑自己想太多。

眼下的我,最应该具有的超能力就是做好本职工作,争取明年评选得到领导赏识,提拔岗位,多涨工资,还是这样比较实际。

 

按照目前人类进化的程度来看,超能力者终究是少数。

而我,不过是芸芸众生里最普通的一个罢了。

 

 

第一章:疑难杂症患者

 

住宅区。

一家昏暗客厅里,纷乱的坐了好几个人,皆是一脸愁苦。

 

“眼下…唯一的办法,可能就是它了。”

“这种传说中的东西,要怎么找。”

“虽然是传说,但确实是有根据的。我们已经派多方在打探消息了,一定可以找到。”

 

“可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卧室门前一个男人靠着门扉开口:“他现在的状态太棘手了…我们根本控制不了他。”

“我想…我们必须找一个专业医生给予辅助治疗。”

 

“你是觉醒人类里最厉害的医生了,你搞不定?”

 

“拜托...我是药剂师!虽然一般外伤我也可以治疗。但我根本应对不了一个心里状况极不稳定的病人。”

“更何况,我们现在对他来讲,是完全的陌生人。”

“这次他会失控…就难保不会有下次,下下次…”

“我们需要一个专业心理医生,一个可以引导控制他情绪的旁观者。”

“至少找到药物前,不要让他精神上再次崩溃。”

 

寂静了片刻。

窗边昏暗的阴影里,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缓缓转身。

他神色凄然,却语气决绝。

“我赞同这个方法。”

“寻药,安神,两个都是必须的。”

 

靠着门扉的男人得到肯定,吐出沉重的一口气。

“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心理学方面很有研究,也是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而且,人品我可以担保…”

“但...唯一的缺点就是他是普通人。”

“按规定不能让他进入我们的圈子,但事有紧急…”

 

“我去向上级申请。”

窗边阴影里的男人果断给出定论:“林超泽…你去联系你同学,尽快。”

 

“好。”

林超泽从卧室门扉处走到窗边,看着阴影里满是愁苦的男人,不知还要怎么安慰。

“农农…我…”

“…什么都不说了…”

“他会好起来的!我跟你保证!”

 

被唤做农农的男人没有回答。

他转身再次朝向窗外,失神的望着漆黑的夜空,让自己完全躲在阴影里,任凭泪水无声的滑落。

 

 

第二天。

尤长靖照常打卡上班,还没走到办公室,就被前台告知已经有人预约在等。

推开门,看到屋子里的身影,尤长靖愣了一下。

是林超泽。

 

尤长靖和林超泽是大学同期。

尤长靖是心理学,林超泽是药剂学。不同专业的他们,因为成绩优秀有过几次交集,慢慢熟稔后也成为不错的朋友。

但是…毕业后,林超泽就突然和所有同学都断了联系,这几年,两个人都没有见过。

 

“哇…林超泽!真的好久不见。”

尤长靖习惯性留意对面男人的神态。

嗯...举止正常,不属于神经病科。

难道他消失这几年,是因为心理疾病?

尤长靖坐在桌子前,平视林超泽的眼睛。

“林超泽…你或许…是怎么了吗?”

“有什么心事…都可以跟我聊聊。”

 

“什么鬼啦!”林超泽翻白眼:“我好得很啦!我是代别人过来的!”

“我就说。”尤长靖放松下来笑着:“据我观察你也没什么病。”

“尤长靖…不开玩笑。”林超泽不自觉皱眉:“我真的是有很紧急的事情找你。”

林超泽急迫的抓住尤长靖的手腕:“我一个朋友需要你的帮助。”

“但是他状态极其不稳定,所以,我想请你出诊跟我去看看他。”

 

“疑难杂症?”

 

“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但是…我猜你肯定没有见过类似案例。”

 

“哇…你这样一说,完全激起我的斗志。”

尤长靖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他厚厚的病人观察记录本抱在怀里。

“现在走?”

 

林超泽见他那么痛快就答应,心里松了一口气,却也隐隐担忧。

“尤长靖…我提前说好,你要有心理准备,不要被吓到。”

“作为同学,我不是想要害你的。”

 

“吼…同学?”

尤长靖一个眼刀甩过去:“你也好意思。你说说我们多少年没有联系了?”

“你在忙什么啊…”

“忙着当超人拯救世界?”

 

不小心真的被猜中,林超泽语结。

不过...眼下很多事情都不是明确告知的时机,他只能尴尬的讪笑。

好在尤长靖也并没深究,两个人一前一后踏出了诊室。

 

 

到达一处住宅。

尤长靖看着电梯数字跳动,跟林超泽聊天:“我真的很好奇,这个疑难杂症是怎样。”

“虽然这样说对患者和家属不礼貌,但作为医生,我真的很期待挑战。”

“我一定会努力治疗的!”

 

看着尤长靖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林超泽扶额。

真怕你见到他以后,吓得再也不敢来了。

尽管心里碎碎念,表面上林超泽还是得昧著良心开口:“请保持你对于病患的热情还有兴奋感。”

“我相信,经历过这个患者以后,你的专业水平绝对提高一个Level。”

 

谈话间电梯到达。

林超泽带着尤长靖在一家门前停住,按下门铃。

 

一个年轻男子推开门扉。

高高瘦瘦的大帅哥,眼底有显而易见的青色,明明满是忧心忡忡,却还是礼貌的对着来人扬起微笑。

尤长靖点头回应。

心想,如果这个帅哥开心的去笑,那一定会更加亲切温暖,如沐春风。

 

“农农…他现在怎么样?”

林超泽小心翼翼的从缝隙里探视。

 

“你们来的很巧。”

农农让他们进到客厅。

“现在的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状态。”

 

换上家居拖鞋,尤长靖尾随着他们进入客厅。

 

客厅沙发上,一个男人老实的坐着,手中正在削苹果。

听到声音后,他很快转头。

“又有新朋友来看我了?”

语气温和,情绪正常,说话间还带着微笑,大大的眼睛,大大的酒窝,又是一名绝品帅哥。

林超泽这是什么命?怎么朋友都帅出天际。

 

酒窝帅哥很正常啊。

那...这个也不是患者?

尤长靖好奇的看林超泽,却见那人正对着自己一个劲使眼色。

好吧。

看来,酒窝帅哥就是这个疑难杂症了。

 

“我刚准备了苹果给你们吃。”

一点看不出有病的病人,端起果盘,温柔的给在场的三个人分发苹果。

 

“这个给新朋友...你叫什么来着?不好意思,我又忘记了…”

 

“陈立农。”

陈立农接过苹果,眼神里晦暗不明。

 

原来被称为农农的男人,全名叫做陈立农,尤长靖心里暗自记下。 

“陈立农…”酒窝帅哥又看向他们:“这两位是?…”

 

“我叫林超泽。很高兴认识你!”

林超泽连忙假模假样的回应,而后小声问陈立农:“这是第七个?”

 

“对…第七个…终于全部出现了…”

望着酒窝帅哥,陈立农不笑的时候,眼神里波涛似海。

 

尤长靖听不懂他们的意思,怔忡间,酒窝帅哥带着微笑,很自然的给他递来苹果。

“那这个新朋友叫什么呢?”

 

很显然,酒窝帅哥和陈立农林超泽都应该是相识的,可如今却不记得他们。

失忆症?或是其他?

不管怎样,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尤长靖潜意识希望更快与病人熟悉起来。

所以…

“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再回答你的问题好不好?”

“你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酒窝男人一瞬间眼睛有点点星光。

看样子,这种方式足够引起他的注意与好感。

 

“我叫Evan…你也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艾文。”

 

“很高兴认识你。”尤长靖递出手:“我叫做尤长靖…谐音是有长进,是不是很好记?”

 

“有长进?…你的名字很有意思哎。”

酒窝男人从微笑变为更开朗的笑容。

“我记住了。”

 

“…嗯…那你姓氏是什么呢?”

 

“哎?…”酒窝男人迟疑的眨眨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好像姓李?”


“李艾文?”


“对对对!”酒窝男人连连点头。

 

这时,林超泽无奈的打断尤长靖,推着他走向隔壁卧室。

“那个…艾文啊,你先跟农农聊天,我有点事情跟尤长靖讲。”

 

“哦…”酒窝男人有一点点失落:“那你们快点讲哦…”

“我还想跟有长进聊天呢…”

 

“嗯嗯,马上!”

说着林超泽把尤长靖塞进房间,然后顺手关门。

 

尤长靖悠哉的啃一口苹果,嗯,真甜。

对上林超泽的视线:“我说…这就是你说的疑难杂症?”

“你是不是太小看我尤医生的专业水平了!”

 

“不只是你看到的样子好么...”

林超泽崩溃的坐在床铺上,无力的闭眼。

“他根本不姓李,而是林。”

“他更不叫李艾文,他叫林彦俊!”

 

“那又怎样?”尤长靖翻开自己的出诊记录,有点敷衍的书写。

“患者姓名:林...彦...俊”

“性别:男。”

“初步判断:失忆症,或,自我认知障碍。”

 

“尤长靖!”林超泽生气:“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好好好...那你说详细病况,我认真记录好不好?”

尤长靖嘴上这么说,却还是悠哉的啃着苹果。

什么嘛...这种病很常见吧,这也算疑难杂症?

林超泽未免也太小看尤医生了。

我好歹也是这一片区最有名的心理医师好不好?

我档期很忙好不好?

这种没有挑战性的工作,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好不好...

 

“我不知道,应该具体怎么跟你说。”

林超泽支支吾吾:“简单说,林彦俊像是多重人格障碍,如果用你们现有术语表达的话。”

 

“多重人格?”尤长靖抬头,而后在出诊记录上写下几个字。

“你怎么判断的?具体情况?”

 

“他有告诉我们名字,每一个人格都会是完全不同的名字。”

 

“好吧。”

“你刚才说每一个人格都有名字?”

“来,你说一下,我记录用。”

 

“他本名叫林彦俊。”


“嗯,这个我知道了。”


“人格的名字....”

 

“你说。”尤长靖拿着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冷彦俊。”

“制霸。”

“八哥。”

“小橘。”

“林林酱。”

“宝宝俊。”

“还有你刚才见过的...李艾文。”

 

“一、二、三、四、五、六、七...”

尤长靖数一数本子上写下的名字,无语的“噗嗤”笑出来。

“七重人格?”

抬头对上林超泽的眼睛,尤长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信。

还是说,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是故意在整自己。

心理疾病上的确承认多重人格的存在,但是尤长靖从来没听说会有七重人格。

赤橙黄绿青蓝紫,凑一整个彩虹么?!

 

“林超泽,Are you kidding me ?”尤长靖玩味的看着林超泽。

这个人,大学没少故意整自己,总拿着药剂让自己乱试。

哼,劣迹斑斑。

 

“尤长靖!我发誓,我虽然以前喜欢逗你玩,但这次是真的!”

林超泽现在崩溃的不知道怎样证明自己。

“我发誓!”

 

尤长靖看看林超泽,觉得,似乎有那么一丢丢可信度。

不过,这真的很匪夷所思。

 

僵持间。

门外客厅里,忽然传来一声嚎啕大哭。

 

“哇...呜呜呜...我的西瓜宝宝!”

“你这个坏人!”

“你把我的西瓜宝宝摔死了!”

 

是林彦俊的声音。






PS

关于医学知识,不好意思,全是瞎写。再此特别声明。


以前,有人说因为橘子汽水➕奶香面包,大家对农农落下了阴影。

不好意思……

所以,这篇文,我来治好大家对农农的恐惧,好不好?!

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ᴗ⁍̴̛⁎) 



 

 

 

 

评论 ( 121 )
热度 ( 1749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