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平行世界也爱你「7」


「7」三色堇


时间:ABO 世界2020年
地点:林彦俊和尤长靖的家

梦境。
“尤长靖…你放弃吧……”一个虚幻的声音在耳边环绕。
“这个声音…这是我的声音?”尤长靖问。
“对。我是另一个你。”

“你刚刚说放弃什么?”
“放弃想要得到林彦俊…放弃喜欢林彦俊……”那个声音很悲切:“忘了他吧…最好忘掉他。”
“为什么?”尤长靖有些急切的问他:“你是哪一个我?为什么要忘记?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那个声音却忽然如同烟雾一般消散了。

一瞬间,尤长靖也从梦中醒来。

看一眼时间,深夜快两点。
这个梦…真的好奇怪。
另一个自己?
哪个?
这真的是梦么?
还是说…梦境里是真正平行世界的交叉入口?所以自己会听到其他尤长靖的声音?
那…是不是可以找到回去的方法?

这个梦,令尤长靖睡意全无。
近日来的所有烦恼,纷繁复杂的一切,都在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充斥着。
躺着躺着,又口渴的厉害,即使不想动,一想到这是另一个尤长靖的身体,尤长靖还是起床。
去厨房热一杯牛奶喝吧。
自己答应过林彦俊,一定要照顾好尤长靖的身体。

从三楼客房出去,路过二楼的时候,发现林彦俊卧室半掩着的门缝里透出点点灯光。
尤长靖有点好奇的凑近。
却看到林彦俊一个人坐在卧室里,捧着一本相册呆呆的看着…
桌上摆着一瓶红酒,已经喝到见底。

尤长靖伸手敲门。

“这么晚…你怎么没睡?”林彦俊看到尤长靖有些诧异。

“做了个梦,醒来后就睡不着了…”尤长靖走进卧室,伸手拿起桌子上的红酒瓶:“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喝闷酒?”

“自从尤长靖去了你那边的世界后…我晚上经常失眠。”林彦俊笑笑,端起高脚杯抿一口:“喝点酒会比较好睡。”

表面上的云淡风轻,实际是多少相思入骨,才会借酒消愁。

尤长靖说不出什么,在林彦俊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我陪你聊聊吧。”
这期间,林彦俊总是开导帮助尤长靖,会让人忽略,其实林彦俊心里也很不好过。

“你要酒么?”林彦俊晃晃高脚杯。

“不了…”尤长靖很自觉:“临近发情期,omega身体很脆弱,我要保护好他。”

“谢谢你。”林彦俊站起身:“那我去给你热点牛奶吧。”

看着林彦俊下楼去准备牛奶,尤长靖把视线放在刚才林彦俊手里捧着的相册上。
尤长靖将它拿到手里,仔细的摩挲着相册封面。
这是一本手工相册,封面上贴了一圈三色堇的标本,中间似乎是林彦俊的字迹,写的:独家记忆。

“这是我送给尤长靖的。”林彦俊不知何时从厨房回来,伸手把牛奶放在桌上,向尤长靖解释。
“你送他的?”尤长靖笑。
“不然?”林彦俊也不由得笑了:“你觉得你们这种假的处女座,会做这种手工相册么?”
“不会…如果我做的话肯定超丑。”尤长靖仔细欣赏着相册外观:“只有你这种文艺青年,才会做出这么漂亮的东西。”
“那我可以翻看下内容么?”

“当然。”林彦俊坐回位置,又给自己斟上酒:“里面都是我拍的尤长靖。”
“他很不会自拍…不过我拍照水平很好,总能把他拍的很帅、很有意境。”
“慢慢的,我就成了他的专属摄像师。”

尤长靖翻看手工相册内部,一张张一页页都是尤长靖的各种样子。
发呆的,低头的,微笑的,走路的,搞怪的……
可以看出其中不少都是林彦俊偷拍下来的。
各种风格的照片集合在一起,活灵活现的显示出尤长靖的一颦一笑。
相册的最后,是两人的一张合照。
林彦俊在底下写了一句话。
‘你是我的独家记忆…I Love尤…’

尤长靖有些羡慕的合上相册,看着封面的三色堇标本。
“为什么用三色堇?”尤长靖问。
“你听过三色堇的传说没有?”
“没有。”

“据说以前的堇菜花是纯白色的。”
“爱神丘比特的弓箭具有爱情的魔力,射向谁,谁就会情不自禁的爱上他第一眼看见的人。可惜,爱神既顽皮箭法又不准,所以人间的爱情故事常出错。”
“直到有一天,爱神射箭时,忽然一阵风,这支箭竟然射中白堇菜花。白堇菜花的花心流出了鲜血与泪水,这血与泪乾了之后再也抹不去了,就变成了今日的三色堇。”
“所以它的花语是…白日梦,思慕,请和我交往。”

这朵花的故事,同样正中尤长靖的心。
尤长靖酸涩的笑。
“原来是一个暗恋的故事。”
“那你为什么用这个送尤长靖?你暗恋过他?”

林彦俊笑:“我喜欢尤长靖时…他还不喜欢我。”
“我一直偷偷的试探,同时努力的对他更好。”
“我一直在等…等他有一天会喜欢上我。”
林彦俊笑:“算起来,我暗恋他也蛮久的。”

“后来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我送相册给他的时候,给他讲了三色堇这个传说。”
“尤长靖很喜欢这个故事。”林彦俊想起什么,忽然抬头看向另一个尤长靖。
“你知道么?尤长靖曾跟我讲过,这次是我暗恋他,下次换他来暗恋我。”
林彦俊语气里有着感同身受的苦涩。
“没想到,在平行世界…他的话却成真了。”

“你们很幸运。你等到了他爱你。”尤长靖却有些欣慰的笑:“你们现在很幸福。”

“传说三色堇是被天使吻过的花朵,每一个见到三色堇的人都会拥有幸福的结局。”林彦俊握住尤长靖的手,给予他力量:“如果回到你的世界…”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的眼睛:“你和他好好聊聊吧。如果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呢?”

尤长靖只是轻轻摇头笑,眼睛里满是落寞:“我们终究与你们不同。”
“更何况,我还没有弄清楚…我自己真实的想法。”

林彦俊看不得尤长靖失落的样子:“每件事到最后一定会变成一件好事,如果没有,说明还没有到最后。”

“这句话是我参赛时写的人生格言哎…”尤长靖笑。

“是么?这句话也是尤长靖告诉我的。”
林彦俊起身,拍拍尤长靖的肩膀:“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管发生什么,保持初心不变,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平行世界,交换时空…”尤长靖喃喃自语:“我也希望,我所经历的这一切,是为给我一个奇迹。”
“可是…”
尤长靖握着温热的牛奶,对林彦俊开口:“你知道我们互换世界的那天,我的世界里发生过什么吗?”
尤长靖咬住微微颤抖的唇。
“我试探的问过林彦俊。”
尤长靖轻笑,眼角却湿润了。
“他不喜欢我。”
“我们不会有你们这样的结局。”


时光倒流。
时间:2018年4月末
地点:美国
事件:Nine Percent 的回国Party 。

九名成员聚在一起开怀畅饮。
成年人可以喝啤酒,未成年只许喝果汁。
Justin很喜欢和尤长靖玩,总是要和他干杯,很显然小朋友喝了一肚子果汁只是有些撑,尤长靖已经有些醉了。

“Justin我真的蛮喜欢你呢。”尤长靖喝多后,话痨的拉着身边的人聊天。
“长靖,你难道不喜欢我?”陈立农凑过来……
“都喜欢啦!哎呀…你们干嘛?争风吃醋哦?”尤长靖觉得那么多弟弟都喜欢自己超开心:“你们都是我最喜欢的弟弟啦~”

“那我呢?”隔壁一直很安静的林彦俊忽然开口。
“对哎…林彦俊也是尤长靖的弟弟哎……”Justin 笑:“一点都看不出来。”
“我是02年的啦!”
尤长靖想说他从未把林彦俊当作弟弟看待,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只能玩笑着希望话题赶快过去。

“所以…你的意思,我不是你喜欢的弟弟?!”林彦俊语气莫名低沉。

尤长靖偷偷看林彦俊的脸…不像是喝醉的样子啊。
“你什么时候喊过我哥哥?”尤长靖反驳。

“哥哥。”林彦俊开口:“尤长靖哥哥。”

尤长靖整个人都愣住了。
尤长靖心里其实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林彦俊的哥哥。
他根本不想要什么哥哥弟弟的身份。
他想要的……
想要的……

“所以…这些弟弟里,你最喜欢谁?”林彦俊今天不知道怎么,对这个问题尤其执着。

尤长靖心跳停了一拍。
他什么意思?
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

“当然是最喜欢我了!”Justin乱入着举手。“我是团宠,你们有反对意见么?”
“团宠?团欺才对吧!”朱正廷过去打他。
欢乐的气氛,冲散了尤长靖和林彦俊之间不同寻常的氛围。

等尤长靖再想和他说些什么的时候,林彦俊已经被陈立农拉去聊天了。

没有人会在意酒场上的玩笑……
尤长靖低头微笑…
无力的握住拳头。
只有自己才会把林彦俊的每一句话都放在心里。


虽说是聚会,到底不能太过放纵。
喝的七七八八后,成员们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可林彦俊说,这是回国前的狂欢,难得放纵。
两个人回房间之后,拿出从party上偷拿的酒,锁上房门又继续喝酒聊天。

“尤长靖…公司让我们组营业CP,你有什么想法没?”林彦俊开场白就直截了当:“现在就我们两个,有什么话直接说。”

“啊?我没有什么感觉哎…”尤长靖假装不在意。
其实他很开心,就算是假的营业CP,至少也是假装拥有过。
尤长靖甚至还关注了微博超话,偷偷看粉丝们发出的照片、写出的文章。
那些甜蜜,都能让他产生拥有幸福的错觉。

“我怕你心里有想法,才问你的。”林彦俊如释重负的笑:“其实我们本来就是好兄弟,用真实感情去营业很方便。”
“再说…娱乐圈本身就是真真假假。以后接触的艺人多了,肯定也少不了绯闻。”
“但是不管发生任何事…都不要影响到我们的感情。这是我最想说的。”

尤长靖从听到娱乐圈真真假假那一刻开始…就知道…
营业CP这种事情,林彦俊不会当真。
尤长靖和以后可能会出现的任何绯闻对象都是一样的。
都是假的。

“我知道。我们是队友,是好朋友。我心里一直记得。”
尤长靖笑的没心没肺。
对啊…我永远记得,我们是朋友。

“我现在才有出道的实感。”林彦俊畅想着:“你说以后我们会如何发展呢?”
“其实,我真的蛮想尝试拍电影的。我很喜欢电影,以前自己也学习过很多电影拍摄的知识。”
“尤长靖你呢?”

“我?”尤长靖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跟不上林彦俊的话题。
他懵了一下,简单回答道:“我喜欢唱歌。”
“以后,有机会自己写歌出唱片吧。或许做一个唱作人?”

“那我以后拍电影,请你唱主题曲。”林彦俊笑的很开心:“希望我们以后一起走花路。”

“嗯…好。”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默默在心里问自己。
为什么?
为什么是他?
按捺不住心中压抑已久的情绪,尤长靖开口。
“林彦俊…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看到了今天林彦俊微博发出的照片和话语。
没有技巧,真诚而野蛮。
尤长靖真的有太多的心事想问。
他没有勇气表白,但按捺不住想要试探。

“林彦俊…如果,你遇见喜欢的人要怎么办?”

“你遇见了?”林彦俊有些惊讶地反问他。

“没有没有。公司规定不许恋爱的。但是……”
尤长靖找借口:“我只是想问你的看法。提前给我自己做下心里建设。”

林彦俊看尤长靖一眼,仿佛在确认他话中的可信度:“那我问你,现在来说,梦想和爱情哪个重要?”

这个问题,尤长靖回答不出。

“那我这样问吧。你现在有能力保护对方么?”

“没有。”尤长靖失落的摇头。

“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我一直都相信这句话。”林彦俊肯定的语气:“错的时间,就算喜欢,可是我什么都不能给对方,甚至可能给对方带来伤害。所以,我不会选择在一起的。”
“各自安好,就好。”

“我以为,你会紧紧抓住那个人。”尤长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笑:“毕竟你是制霸。”

“其实我比谁都更敏感和脆弱。你又不是又不知道~”林彦俊看着他:“我不过是以前经历多些,有很多装出来的坚强而已。”

“你总是那么…现实…”尤长靖苦笑:“说到底,还是不爱吧。”
“如果真的很爱对方,可以这么理智么?”
“因为梦想,因为不能守护,所以就放弃?”

林彦俊不太认同的冷笑:“是现实…教会我要现实。”
“那你认为的爱是什么?”
“就是拥有么?”
“如果我的爱给对方带来的是满是伤害,那我宁可不去爱。”

尤长靖默默坐着,无话可讲。
他除了笑还能做什么呢?
一份不能轻易说出口的暗恋。
一份还没说出口,林彦俊就已经明明白白拒绝的暗恋。
所有的一切选项里,尤长靖是最无足轻重的选择。

这时,林彦俊的手机响起提示音。
林彦俊查看了发来的微信,对尤长靖笑着讲:“林超泽这个人,他简直就是长得俊CP的第一大粉头。”

“怎么了?”尤长靖没有什么兴致的附和。

“他说他看到了我发的九宫格微博…跟我讲长得俊超话里都炸了。”
“都在扒最后一张的兔子照片。”
“说什么,这个兔子代表尤长靖,我又发糖了。”

“那你为什么要发兔子呢?”尤长靖心里也满是疑问。
而且,这个兔子的确是属于尤长靖的。

“这个兔子可爱又暴力,我喜欢这个兔子。”

“然后呢?”

“没了啊…就是喜欢而已。这也需要很多理由?”
说完这句话,林彦俊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尤长靖,有种话里有话的意味:“尤长靖…你…不要想太多。”

尤长靖一瞬间觉得心好累。
呵…
不要想太多……
果然,从始至终,都只是自己一个人想太多。
连林超泽、陆定昊他们都也只是调侃他和林彦俊的关系。
根本没有一个人当真。

尤长靖。
一份连你自己都不想承认,不敢承认,没有勇气去抓住的感情……
你还祈求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呢?

“林彦俊…我醉了,我想去睡了。”
尤长靖不想再继续聊下去了。

他扔掉最后一个啤酒罐,转身瘫在床铺上,伸手拉起被子,蒙住头。

就这样吧。
我不喜欢林彦俊,他也不喜欢我。
根本没有什么暗恋,一切都是尤长靖辛苦逐梦道路上,一个让人产生误会的情感依托而已。
对,就是这样。
尤长靖决定自欺欺人。

躺在床铺上,尤长靖头痛欲裂。
他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因为心。
恍恍惚惚的他半梦半醒中,听到一个声音。
忘了林彦俊吧。
忘记他,你就不会痛苦了。
这是谁在跟他讲话?
醉酒中的尤长靖意识不清。

忘了么?
如果从现在,我选择忘记他…
以后我是不是会快乐一些?
我人生的轨迹,是不是就会有所改变?
忘掉喜欢的那个林彦俊,只记得朋友的那个林彦俊。
也蛮好。
梦中的尤长靖,笑着流下了眼泪。


时间:现实世界2018年5月
地点:宿舍

“林彦俊,你能不能讲话?”尤长靖喝掉手中的啤酒,愤愤的捏扁易拉罐,扔进垃圾箱里。
“我问你,我和尤长靖交换世界的那天发生了什么。”
“你说让我陪你喝酒。”
“好…我喝……”
“可是我现在都要喝饱了!”尤长靖耐心全无。
“嗝~”
“我在等你回答!”

林彦俊默默喝一口啤酒。
然后手中拿着啤酒罐把玩,不疾不徐的开口:“你为什么一直纠结这个问题?”

“因为,这很可能与我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有关。”

“知道了又怎样?”林彦俊看向他:“你觉得你可以改变什么?”

尤长靖脸颊绯红,已经有些醉意。但是脑子还算清楚,很有气势的给出回答:“我觉得我可以改变!”

“我相信平行世界,但不相信改变世界。”林彦俊也喝掉手中的啤酒:“因为每一个世界,路都是我们自己走出来的。”
“就算你改变了一个选择,只要这个世界的尤长靖回来,他的世界,还是由他做主。”

“停!”尤长靖听的脑袋大:“你别跟我讲这种哲学问题。你书看太多,辩论我说不过你。”
“我就想知道,你跟尤长靖发生过什么问题?”
“我帮你们解决,总可以吧?”

“我们的问题,你怎么解决?”林彦俊反问:“道理谁不懂?但是问题,从来只有当事人可以解决。”

“你再跟我这样讲话,我要揍你哦!”尤长靖醉醺醺的伸拳头。

“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林彦俊很冷静的开口:“你表现的那么明显,我早就猜到了。”

闻言尤长靖连忙坐直身体。

林彦俊不冷不淡的语气:“因为你和林彦俊结婚了,所以你一直觉得这个世界里,我会不会也喜欢尤长靖。”

“行…你厉害……”尤长靖极其无语:“你知道你还跟我兜圈子?有意思么?”

“我只是觉得,我没有回答你这种问题的义务。”林彦俊也一罐啤酒下肚:“我喜不喜欢他,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可现实是,你们都没有好好处理这个事情!”尤长靖生气:“你们两个什么都不说,就这么干耗着,能出结果?”

“你想要什么结果?”林彦俊抬眼看他,他冷着脸:“这个世界,这个时机,我们不会有任何结果。”

“停。我又被你带着走了。”尤长靖坐直身体,一字一句的问:“我就要你现在回答:你喜不喜欢尤长靖?!”

“喜欢…”
意料之外,林彦俊很迅速的就给出了答案。
但是林彦俊说出这两个字后,却笑了。
“喜欢,但不代表是爱情。”


友达以上,恋爱未满。
从朋友到恋人究竟多少步骤。
这期间,要经历多少晦涩不明的情感,要承受多少暧昧不清的委屈。
既然处于朋友到恋人的灰色地带。
那么,先爱上的人,注定是输家。

尤长靖才意识到。
他来到的这个世界,并不是两人最初相爱的时光。
而是尤长靖苦苦等候回应的开始。
所以,梦中那个尤长靖才想要忘记,才哭着说要放弃,哭着想要仅仅成为林彦俊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捧着一份不知道花期的爱情…
要等多久?
三五年?七八年?
还是一辈子?……

倘若有朝一日…真的可以等到花开……
那也不枉等待。

怕只怕……
空有花名,不复花实。





评论 ( 137 )
热度 ( 1584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