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橘子汽水➕奶香面包(ABO伪现实)<十五>


(十五) 我怀念的 爱你


四月初的雪很快就融化了,天气变得越发晴朗。

偶像恋习生也马上就要迎来决赛。
决赛前,还有最后一次的舞台表演。
尤长靖表演《我怀念的》,
林彦俊未知。



后台忙忙碌碌,正在准备全员带妆彩排。
林彦俊正对着镜子,一遍遍练习表演动作。
尤长靖从一旁溜了过来。
“林彦俊,你现在有空没?”
“有啊,怎么了。”

这时尤长靖才发现一旁有镜头在拍,不好意思的抿唇:“我跟他说一点话…”
林彦俊也顾不上镜头,直勾勾的看着尤长靖,担心他还没完全康复的身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尤长靖走近,故意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话。

拍摄小姐姐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太电灯泡了~
连忙说几句话收尾,然后就溜了溜了。

没有人了,林彦俊就很自然的拉着尤长靖,又躲到安静的卫生间里。

请不要误会~

这次是因为尤长靖忙忙碌碌的出了汗,身上的伤口不舒服…所以来找林彦俊换药。
林彦俊很自然的帮尤长靖把白色衬衣的扣子解开,拿出外用药给他抹上。
又转过身查看尤长靖腺体那里自己的咬痕。

“衣服标签的位置一直在蹭这里…好疼…”尤长靖很明显撒娇的语气。
“我看到了。”林彦俊伸手触碰,咬痕还没完全痊愈,被舞台服装磨蹭的一大片红:“我用两个创口贴,先帮你贴上?”
“两个创口贴,画个叉叉吗?”尤长靖嘿嘿的笑。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林彦俊撕开创口贴处理好,一把从背后搂住尤长靖:“身体刚好一点,又这么折腾的录制,我好担心。”
“我还好…如果有一点不舒服,我会马上说的。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林彦俊将整个人搂在怀里,然后低头顺手帮尤长靖系扣子。
“我都想把你衣服的扣子系在我身上,去哪里都能带着你。”
“这又是什么肉麻情话。”尤长靖笑,而后将头仰靠在林彦俊的肩膀上。

“看到你心情好一点,我总算放心些…对不起。”
“又来了,不是说好之前的事情过去了?都不许再向对方道歉了~”
林彦俊点点头,却更用力的抱紧。
尤长靖双手覆上腰间林彦俊环抱自己的双手,安慰的拍拍他:“我生病后,你倒是越来越粘人了…整天抱着我…”
“我喜欢你现在温暖的体温,那天你全身冰凉的样子太可怕了,我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都过去了…”尤长靖笑着安慰他。

静静拥抱片刻。
“所以,你一会到底要唱什么歌?”尤长靖忽然想起这件事情,好奇的问:“都马上彩排了,你还不告诉我。”
“我刚都说过歌词了,你都没有反应过来!”林彦俊笑他:“是不是傻~”
“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这时候,门口忽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尤长靖,林彦俊,要彩排了啦!”林超泽在门外无可奈何的喊。

尤长靖和林彦俊对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超泽靠在厕所门外,看到那两个闪瞎眼的小情侣推门出来,很崩溃:“彩排赶紧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尤长靖好奇。
“就凭咱们的舍友情谊…我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好么!”林超泽翻了个白眼:“你们俩个,要不要笑的这么一样…啧啧啧,你俩可真是越来越像了。”
“快走啦!导演在催!”



《我怀念的》开始布场。
尤长靖在后台等着,陈立农却靠近开口。
“尤长靖…你身体好点没有?”
面对陈立农,尤长靖多少有点尴尬:“好很多……”
“我一直找不到合适机会跟你说话…”陈立农神色很淡然:“我想跟你说对不起…”
“没关系,事情都过去了,咱们都忘了吧。”
听着尤长靖的一语双关,陈立农笑笑:“嗯…你放心吧。”

“你…”陈立农停顿一下看看尤长靖的表情:“你知道那天林彦俊守在你床边哭的很惨么?”
“啊?!”尤长靖惊讶的瞪大眼睛。
和林彦俊认识这么久,别说哭,就是他脆弱的一面,也是很难看到的。
陈立农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所以,我是来助攻的~回去好好跟林彦俊聊聊吧。他当时默默的哭好久……”

“开始彩排啦!”导演的一声大喊,唤回了尤长靖的思路。
拿着麦站在台上,尤长靖还有一种深刻的不真实感。
林彦俊哭的很惨……
不知名的感觉从心脏蔓延到全身,听着歌曲前奏大提琴声音的渐入,尤长靖忽然觉得有太多的感情可以借着歌曲抒发出来。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
“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自尊常常将人拖着,把爱都走曲折”
“狼狈比失去难受。”

“我怀念的是你很激动…”
“求我原谅,抱的我都痛…”

林彦俊作为第二组表演,此刻站在后台静静听着尤长靖唱的撕心裂肺。
似乎,经历过那件事情后,尤长靖歌声里表达的伤痛更深入灵魂。

“我记得你在背后…也记得我颤抖着…”

“最长的相拥…”
“太爱了……”
“所以我”
“没有哭…”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收尾…看着尤长靖唱到眼睛里含着泪~
林彦俊的心脏微微抽痛。
这几天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像旧电影一样一幕幕在眼前重放。
争吵,冷战…
尤长靖的痛,尤长靖的哭,尤长靖的委屈……
一切一切痛苦的回忆在脑海里不断循环。

一旁的Jeffery 看看林彦俊,很担忧的拍拍他的肩膀:“你不要哭啊…我们马上就要表演了。”

林彦俊听闻才反应过来。
不知何时,自己已经热泪盈眶。

“对,不能哭…我还要唱甜甜的歌给他听…”林彦俊努力平复自己澎湃的心情…不断深呼吸…偷偷擦掉眼角的泪。

这时,导演已经开始喊林彦俊他们登场。



平复心情,站上舞台,林彦俊发现角落里藏着的身影。

竟然没有回去,躲在这里听我唱歌。

林彦俊朝那人的方向扬起笑容,握紧麦,努力感受甜蜜的心情。

歌曲前奏响起,躲在暗处的尤长靖,瞬间眼睛就亮了。
原来是《爱你》!

关于这首歌,其实有一段很美好的回忆。
那是两人在一起后,林彦俊第一次过生日。
尤长靖慌乱的不知道该要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才能表达自己满满的爱意。
然后他想到了《爱你》这首歌。
这首歌的歌词,完美的表达了自己所有的心情。
于是,当晚尤长靖偷偷在房间点上很多蜡烛,等到林彦俊开门出现的那一刻,甜美的开始歌唱~

“我闭上眼睛,贴着你心跳呼吸。”
“而此刻地球,只剩我们而已~”
“你微笑唇型,总勾着我的心”
“每一秒初吻,我每一秒都想要吻你~”

眼下尤长靖是第一次听到林彦俊唱这首歌,看他冷酷的脸又在努力表现甜蜜的样子。
那种感觉,令尤长靖不自觉的捂住嘴巴掩饰感动。

“哪怕只是和你分开了一秒,”
“也不能忘掉你甜甜的微笑”
“只要你在所有乌云都能散掉”

一瞬间,当年自己的声音与现在林彦俊的声音仿佛重叠了一般,在尤长靖的耳畔共同回响~

“就这样 爱你爱你爱你,随时都要一起”
“美好爱情,我就爱这样贴近,因为你”

“从你某个角度我总看见自己”
“到底你懂我,或其实我本来就像你……”

“好好看看在我心里,你有多么宝贝~”

“就这样爱你,我喜欢爱你”
“把我们衣服纽扣互扣,那就不用分离”

“美好爱情,因为你…”

忽然想起刚刚卫生间里林彦俊说过的那句话:“我都想把你衣服的扣子系在我身上,去哪里都能带着你。”

尤长靖不自觉的笑了。

什么啊……
还以为又是哪里学来的土味情话~
原来,是当年自己唱给他听的……



表演结束,林彦俊退到后台。
尤长靖调皮的从藏身的地方跑过来,站在林彦俊面前,却不说话,只是笑。
林彦俊也看着尤长靖傻傻的笑。

一旁的Jeffrey 觉得,他如果不说话打断这两个人,他们会不会就站在这傻笑一天啊……
“咳咳…”Jeffrey很假很刻意的开口:“唱的嗓子痛…”
“那个,咱们不要呆在后台了,下一组要准备了。”

尤长靖笑吟吟的拉住林彦俊胳膊:“走吧……”

Jeffery 跟在两人身后,像个高辐电灯泡。
忽然很福至心灵的来一句:“尤长靖,你知道吗?刚才你唱歌,把林彦俊唱哭了……”

“哈?”尤长靖惊讶的看向林彦俊。

林彦俊特别不自然的转移视线:“主要是你唱情歌太可怕了…”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红透的耳朵,傻笑着没有拆穿他。




舞台结束后。
夜色渐深。

四下无人的路上,两人特意出来约会。
尤长靖牵着林彦俊的手,很悠闲的晃啊晃啊~

“林彦俊,你这个人很不OK啊……”

“我怎么了?”林彦俊瞬间严肃。

“你不要这么紧张啦…我开玩笑的…”尤长靖笑着拍他的胸口。

林彦俊覆上自己的小心脏:“你吓死我了。你说的每一句话,我现在都格外当真。”

尤长靖站在原地,面对面的看着林彦俊的眼睛。

林彦俊不自觉的眨眨眼,不知道那人又突然怎么个脑回路。

“我听说这几天…你哭了两次…”尤长靖伸手有点心疼的摸摸林彦俊的眼睑处。

“两次?还有谁告诉你的?”

“陈立农说我出事那天,你哭的超惨的……”

林彦俊觉得有点丢人,特别无奈的看着尤长靖脸上肆无忌惮的笑容。“现在是怎样,你这是嘲笑我么?”

“不…这是幸福的笑。”尤长靖伸手抱住林彦俊。

“但是我很生气哎…”尤长靖假装生气的撅嘴。
“为什么Jeffery和陈立农都看到你哭了,我却都没有见过!”
“我从来都没见过你那么脆弱的样子…”
“我嫉妒他们!”

“那我是要现在哭给你看么?”林彦俊双手捧住尤长靖的脸,含着笑意看他。

“哭吧…”尤长靖调皮的吐吐舌头:“哭不出来,我就揍哭你……”

“哇塞…这么厉害的?”

“快点哭,我等着看呢!”

林彦俊却特别宠溺开怀大笑,一把抓过尤长靖,紧紧搂在怀里…
手指摩挲着他的唇,俯身吻了下去。

一边亲着,尤长靖哼唧哼唧的表示不哭出来,这事不算完。

林彦俊更用力的吻他,心想难道自己吻技退步了?

怀里这个人怎么还有心思纠结其他问题。

于是,更加讨好的深吻。

尤长靖挣扎无效,被人强迫困在怀里亲的找不到呼吸。

最后,林彦俊哭了没?

这个就不知道了。

反正尤长靖被亲的差点没憋死…

委屈巴巴的泪流满面。


评论 ( 77 )
热度 ( 1292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