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橘子汽水➕奶香面包(ABO伪现实)<十三>


(十三)血色浪漫

晚上十点三十分。
尤长靖瑟缩的蜷在地板上呻吟,痛苦中迷蒙的听着窗外的风声。

严格算来,他的发情期已经持续了快有两个小时……
他不能动,不敢动…
他怕自己肌肤间的摩挲,可能都会令他陷入全无理智的欲望之中。
手机早就被节目组收走…
他又痛苦的无法动弹…
他曾努力呼救,却连一个经过的人都没有。
尤长靖陷入了绝望。

林彦俊……
你不是说过,你会好好守在我身边……
可是这些天你去了哪里…

尤长靖苦笑着落泪。
心里既委屈,又带着一丝恨意。
他满怀期待的完全发情期……
原来却是这么痛苦……

“有人么…”尤长靖拼尽全身的力气,却只有微弱的声音,又被掩盖在风声之下。
“有人么!谁来救救我……”
耗尽最后的力气,尤长靖崩溃的闭上眼睛……

由于之前服用过一次抑制剂,反而让这次疯狂的信息素反扑的更加厉害。
尤长靖按捺不住的扯开自己的衣服…
暴露在寒冷空气中的肌肤,敏感的一片粉红……

痛觉……
尤长靖忽然想到了一个方法。
得不到满足的身体,是不是可以用疼痛来替代。
一边想着,尤长靖伸手慢慢抚上自己的胸膛…
强忍着抚摸自己的想法,狠下心用指甲抓出一道血痕……
好像是有些用处的。

尤长靖痛苦的滑落眼泪…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得不到满足的身体,拼命的在叫嚣。

“林彦俊…”尤长靖悲伤的唤他。



这时,练习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尤长靖立刻捕捉到了一丝Alpha 的气息。
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心里一瞬间期待是林彦俊,
然而冲进鼻子的Alpha信息素…
却是椰浆的味道。

是陈立农。


陈立农是来练习室取下午遗落在这的东西。

他刚才在走廊里好像听到了谁说话的声音?
可是周围的屋子根本没有人影。
是风声?
陈立农正纳闷,打开门,却被铺天盖地的香甜信息素冲击的差点站不住脚。

“尤长靖!”陈立农惊讶的看着蜷缩在地板上的人。

陈立农很快反应过来尤长靖的情况,他快步走上前试图扶起尤长靖。
却在碰到对方身体的一瞬间,被尤长靖扑了个满怀。
陈立农怔住了。
然后他就感觉的怀里的人,全无理智的在扯他的衣服。

“尤长靖,你…你清醒一下…我是农农…”
陈立农属于Alpha 的本能,完全被尤长靖的举动激了出来。
更何况,他还暗恋着他……
陈立农有些无法控制的想要环抱怀里的人。

闻到陈立农身上椰浆的味道,尤长靖却似乎一瞬间清醒了,一把推开陈立农,环抱住自己,并试图遮挡自己的身体。
“你出去…我受不了…求你出去!”

陈立农看着尤长靖衣衫不整的样子,裸露在外的肌肤若隐若现…红唇微启的喘息着…甚至还有一丝唾液从唇边漾出来。

完全挪不开视线。

陈立农额头上滴落强忍的汗水…他勉强控制自己冷静开口:“你这样多久了?这样下去不行,我可以临时标记你一下…”
说着,陈立农就要伸手。

“啪…”的一声,尤长靖打在陈立农的手臂上。
“我不要…”
“会有你的气味……”
“林彦俊会生气……”

“你继续这样下去,会有危险!”陈立农面对尤长靖的坚持,却满是无力感的愤怒。

尤长靖喘息着,压抑着身体的躁动不安,陈立农身上的味道正在激烈回应着自己的信息素…
一个陌生Alpha 是不应该有如此强烈的吸引力…
除非……

“陈立农,你喜欢我?”尤长靖痛苦的后知后觉。
一瞬间尤长靖回想起很多次,林彦俊不安的告诉自己离陈立农远一点。
他甚至告诉过自己…陈立农喜欢你。
尤长靖后悔到无法呼吸。
下一秒,尤长靖很尖锐的冲陈立农大喊:“你为什么要喜欢我!我不要你喜欢我!”

“我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你?”陈立农声音是压抑的痛苦:“就是因为我没有早点遇见你,就连喜欢你的资格都没有么?”

陈立农说完这句话,悲伤的感觉令他完全不想控制自己,也不想再顾虑尤长靖的感受。
所有Alpha 的信息素都在告诉他,占有他…占有这个omega 。
陈立农上前一步扯开尤长靖的衣领,想要咬他的腺体…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尤长靖剧烈的挣扎,却完全敌不过Alpha 的力量。
面对陈立农强势的一面,尤长靖开始害怕。
他现在根本无法拒绝,无法反抗。
“我求你…不要碰我…”
“你不要让我恨你……”

闻言陈立农怔住了。
满是痛苦的停下…陈立农低头看到怀中尤长靖哭的很是凄惨。
陈立农自嘲的笑:“这种状况下,你连一个临时标记都不肯接受…”
“尤长靖,你知道我有多么羡慕林彦俊……”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林超泽的声音:“尤长靖!”

林超泽最近一直很担心尤长靖的状态。
眼看已经晚上十点多尤长靖还没回宿舍,林超泽便出来找他。
他去了林彦俊的宿舍,却发现一个人都没在。
又不放心的来练习室看看,却没想到正好撞见这样的场景。

林超泽上前用力推开陈立农。

尤长靖则伸手抱住林超泽,然后紧紧的蜷缩在他的怀里。
“抑制剂…”
“救救我…”
尤长靖整个人抖的不成样子。

“你坚持一下,我去给你拿抑制剂!”林超泽看到尤长靖处在崩溃边缘的样子,一瞬间红了眼眶。

“陈立农,你跟我出去!”林超泽没有时间关心刚才陈立农和尤长靖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尤长靖很爱林彦俊,他不能让其他Alpha 在这里,太危险了。

陈立农意外的顺从,怅然若失的跟林超泽走到门口。

忽然,留在房间内的尤长靖发出一声惨叫,甚至可以说是凄厉。

一个已经差点得到Alpha信息素的发情期Omega ,根本无法忍受Alpha 气息的远离。

尤长靖的身体开始剧烈抽搐起来,拼命的伸出手想要抓住陈立农。

林超泽见状,一把将陈立农拽出门外,迅速的关上房门。

“尤长靖已经完全被你勾起来了,你不能走,你走了他可能会完全崩溃。”林超泽抓着陈立农的衣领,将那人抵在门扉上,完全是警告的语气:“你给我好好的守在这,不许开门,我马上找人过来!听到没有!”

陈立农作为一个年轻的Alpha,面对完全发情的omega ,其实也已经很难控制自己了。

林超泽一巴掌拍在陈立农脸上:“你他妈给我清醒一点!尤长靖有多爱林彦俊,你不知道吗?!”

陈立农苦笑一声,眸子瞬间恢复了清明:“我很清楚,他有多爱林彦俊…”
“你放心吧,我一定守护好尤长靖。”

林超泽面对陈立农失魂落魄的样子,也没有时间纠结,得到了保证便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林超泽觉得自己是在用尤长靖的生命奔跑,他疯狂的跑回宿舍,拿到抑制剂,又疯狂的冲出去。

途径便利店,却差点撞到Jeffery 。

“林超泽,你怎么了?”
“尤长靖有危险,我没时间解释。”
“告诉林彦俊了吗?我刚在居民区的篮球场看到了他!”

闻言林超泽仿佛看到了救星。
他将手中的抑制剂塞给Jeffery :“尤长靖在钢琴室,你快去找他。我去找林彦俊!”
Jeffery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握住林超泽给的东西,不敢一丝耽误的向钢琴室跑去。



林彦俊沉默的将篮球扔向篮板,球却完全偏离了方向…掉在地上滚远了。
林彦俊也不想管它,很颓然的坐在地上。

和尤长靖冷战的第八天。
林彦俊心中郁结了各种复杂情感,无处发泄…便出来打球。
大汗淋漓的三个小时…
身体很疲惫,心里却更加疲惫。

我在干什么呢?
因为一个陈立农,我究竟在和尤长靖呕什么气?
他那么爱自己,你难道不清楚么?
即便每天看到尤长靖和陈立农呆在一起真的很不爽…
可是冷战,不就更将那人推到陈立农身边了么……

林彦俊很烦躁。

他想起自己说尤长靖是讨好型人格时,尤长靖咬着嘴唇差点哭出来的样子……
这句话真的过分了。
林彦俊后悔万分,却也无法收回当初那句口不择言。

冷战?
林彦俊你是个白痴么?

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土。
八天的时间,真的够了。
林彦俊决定要去向尤长靖道歉。

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去,却看到林超泽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远远的朝自己大喊一声…

“林彦俊!尤长靖出事了!”

心脏,一瞬间仿佛停止了跳动。





另一边的钢琴教室。

陈立农紧紧靠着门扉瘫坐在地上,心疼的听着室内的动静,却又无计可施。

尤长靖在门的那一边,虚弱却又不断的在抓门,在拍门…
他并不想打开门,可是心底的野兽像是要冲破牢笼一样,支配着他的身体。
他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只能感觉到一门之隔的Alpha 的气息。
尽管尤长靖还有一点点的理智,可是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陈立农…”尤长靖靠着门扉有气无力的开口。

“怎么了?你坚持住…林超泽马上就回来了!”

“你说我会不会死…”尤长靖用头抵住门,贪婪的呼吸着Alpha 的气味:“我现在像是被扔在沙漠里七天的人……”
“看得到水,却喝不到…”
“好热…好渴…”

“你别胡说!”陈立农趴在门上,仿佛这样就能稍稍安抚疯狂的信息素。

“我想再看林彦俊一眼…”尤长靖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我感觉我撑不下去了…”

话音未落,陈立农隔着门就听到尤长靖倒地的声音。

哪里还顾及的了其他,陈立农惊慌失措的打开门,一把抱起尤长靖。

尤长靖还残留着一丝意识,他勉强的开口:“不许碰我…”

陈立农不敢动,可是尤长靖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他发现自己在撕扯陈立农的衣物,在抚摸陈立农的皮肤…

他好崩溃,他不要这样,他不允许自己这样……

可是怎么就管不住这双手!

尤长靖抬手,却并没有伸向陈立农的方向,而是放在嘴边,狠狠的咬了下去。

血顺着唇角滴落下来。

“你在干什么,你松口……”陈立农手忙脚乱的拦他……

尤长靖松开,而后又决然的朝着另一只胳膊狠狠咬去……

陈立农崩溃的落泪:“你不要这样对自己…我求求你了…”

尤长靖却仿佛感觉不到痛,咬住自己的胳膊不肯松口。


慌乱间,Jeffery 终于出现。

“抑制剂!”Jeffery 跑到跟前,束手无措的帮助陈立农,两人试图控制住尤长靖。

可是尤长靖早已没有了理智,他拼命的在咬自己,越咬越用力,完全不懂得松口。

Jeffery 吓得根本不敢拽尤长靖,他看到胳膊上已然是一片血肉模糊……
他害怕,下一秒,尤长靖就会把自己的肉咬下来。



林彦俊出现在门口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陈立农和Jeffery ,两个人慌乱的围着尤长靖…
一个按住尤长靖不断抽搐的身体,一个试图让尤长靖松口…
尤长靖的衣服已经被扯的七零八落,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是深深浅浅的抓痕…
尤长靖嘴里咬着自己的一只胳膊…滴落的血迹已经弄脏一大片衣领…
另一只胳膊松软的垂在地板上,却也是血肉模糊。

最终,他选择了伤害自己。


林彦俊崩溃的冲上前去,跪在地上伸手抱起尤长靖,感受到那人的浑身的滚烫与剧烈的颤抖。
毫不迟疑,林彦俊低头朝着尤长靖脖颈处的腺体狠狠咬了下去。

狂乱的信息素从腺体处拼了命的涌出…
终于得到一丝安慰的尤长靖不自觉的松口,很艰难的喘息。
Jeffery见机会,连忙将抑制剂灌进尤长靖的嘴里。
混着口中的血液,一同被尤长靖咽了下去。

尤长靖终于找回一丝神志…
他感受到了林彦俊的拥抱,还有林彦俊身上橘子汽水的味道……
心底所有的委屈与责怪一同涌上心头,尤长靖大片的眼泪洒落…
“林彦俊…”尤长靖喃喃的开口…
“你去哪了…”
“我等你好久……”尤长靖轻轻攥住林彦俊的衣角,眼泪断了线的掉落…
“我以为,你真的不管我了…”

听到尤长靖呢喃着说出这样的话,林彦俊心痛的无以复加。
把整个人都抱在怀里…
林彦俊感觉到尤长靖落在自己脖颈间的眼泪,是灼痛的。

看着尤长靖唇边大片的血迹,林彦俊轻轻的吻了上去。
两唇相接的那一刻,唇角漾出的血滑落下来…
落在地上,像是一朵浪漫的花…


很快抑制剂和林彦俊的信息素都起到了作用,尤长靖慢慢脱力晕了过去。
原本滚烫的身体,高热散去后却开始迅速失温…
尤长靖的身体一瞬间冰冷的似乎没有任何温度。

Jeffery连忙脱下自己的羽绒服,林彦俊接过紧紧裹住尤长靖的身体。

“尤长靖…你醒醒…”林彦俊惊慌失措的喊他的名字。
“尤长靖!”
“尤长靖!”

尤长靖像个小孩子没有安全感一样,蜷缩在林彦俊的怀抱里,眼角还含着泪,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血色。







作者废话:

我逛微博超话……
还有文章评论
收到很多个拐……

我大概可以搞个卖拐副业了。

我甜了十章,虐了一章,这样对我好吗!?
我委屈!

果然还是虐文赚评论,农农那章评论爆多……
啧啧啧,长得俊女孩都是金刚钻石小心脏。


评论 ( 192 )
热度 ( 1575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