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橘子汽水➕奶香面包(ABO伪现实)<十二>


(十二) 农农的独白

早晨,厨房里准备好早餐。
一个小女孩噔蹬蹬的跑过来,一把抱住自己的腿。
“爸爸,我们早餐吃什么?”
“果酱面包和煎蛋…还有牛奶…”
我蹲下身,很宠爱的摸摸女儿的脸…大大的眼睛古灵精怪的样子真的好像尤长靖以前的样子。

“爹地不吃早饭么?”
“他感冒还没好…让他睡一会吧。”我收拾好东西,拍拍女儿的肩膀:“爸爸带你去幼儿园。”


回到家,又重新准备一份新鲜的早餐。
然后我端着餐盘,推开卧室的门。深色的窗帘挡住所有的阳光,一室黑暗。
床上那人已经醒了,很安静的坐着。
手里捧着一本书,却并没在看。

我下意识看一眼书的名字《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
心底微微叹息…
这些年,他总是在看这种深奥晦涩的书。
究竟是看书,还是在想那个人…我已不想去揣测。

“感冒好点没有?吃点早餐吧…”我的语气总是小心翼翼的讨好着。

“我不饿…”尤长靖惯用的冷淡语气:“女儿去幼儿园了?”

“嗯。她说下午有课外活动,老师组织去一家蛋糕店,学习做蛋糕…要求家长陪同。”我有点期待的看着尤长靖:“你可以去吗?”

“女儿是不是怪我总不陪她?”

“没有没有…”我连忙解释,即便女儿真的经常抱怨。
“她知道你身体一直不好的,她只是偶尔想让你出去晒晒太阳,顺便陪陪她。”

尤长靖叹一口气,放下手中的书,起床收拾。

我知道他这样的反应应该是答应了,心中真的很开心。
真的好久,他都没有出去过了。
总是闷在屋子里,身体怎么会好。
一次小小的感冒,都能让他卧床半个月。
我真的很担心。
我照顾不到他的精神状况,但我总希望能尽我全部的能力照顾好他的身体。


我们已经结婚七年了。
我总恍惚的在想,时间过的真快。
我们的女儿,都马上到了快要上小学的年龄。

看着尤长靖在家里准备出门穿的衣服,我在努力回想上一次我们一起出门是什么时候…

七年来,我始终做不到让他快乐。

七年前的事,我从不后悔。
我一直觉得,这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机会。
而我,选择抓住他。


七年前,大约是在2018年的三月,那时的我和尤长靖都在参加一个综艺节目的录制。
我对尤长靖一见钟情。
尤长靖当时有个男朋友叫林彦俊。
我只有默默的暗恋。

后来,一次意外,尤长靖独自一人在练习室发情…
而我,因为去练习室取东西,刚好撞见已经处在崩溃边缘的尤长靖。

我没有控制自己,也并不想控制…
尽管我知道尤长靖很爱林彦俊。
尽管尤长靖哭着求我不要…哭着对我说哪怕他难受到死,也不要…
可我仍然对他进行了完全标记。
我知道,我只有这一次的机会可以争取…
是我晚了一步遇到尤长靖,但这次,我没有迟到。

后来林彦俊赶过来的时候,看到我们的样子,他冲过来揍我。
我没有还手,我知道是我抢走了属于他的宝贝。

后来尤长靖就病倒住院了。
我每天守在门外,但是林彦俊不许我进去看他。
“怀孕了,对不对?”我拦住林彦俊,用的是肯定语气。
林彦俊一把推开我,我摔倒在地,胳膊似乎是骨折了,但是我并不觉得疼痛。
如果我的宝贝被别人抢走,我可能会想杀了他。
所以,我一点都不怪林彦俊,他对我真的已经很仁慈了。

后来,病房内尤长靖不知道跟林彦俊说了什么,林彦俊红着眼眶愤怒的冲出来,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医院。
我守在门口正奇怪,就看到尤长靖已经走到我面前。
“陈立农…”他很冷漠的语气。“你喜欢我?”
我很用力的点头。
“那我们结婚吧…”

以后,一切都像梦一样。
我按照尤长靖的意思,带他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定居。
一年后,我迎来了我的女儿。

我以为,我拼尽全力的对他好,一点一点守护着他,他总有一天会有所感动。
我知道,他可能不会那么爱我,但只要陪着他走过余生,可以让我拥有他,我就很幸福了。
我知道,我很自私。
但我说过,我不后悔。

我只是,偶尔会心痛。
因为,七年了…尤长靖再也没有笑过。


下午,我带着尤长靖去接女儿参加蛋糕店的活动。
我很享受这种全家人的活动。
只有这时候,我才真真切切觉得尤长靖是属于我的。

很大的一家主题蛋糕店。
老师跟小朋友们介绍,说店主是一个很帅气的叔叔。
他已经在全国各地,开了很多家店。
在老师的介绍下,那个店主走了出来……
是林彦俊。

我们已经七年没有见过面了。

尤长靖在决定和我结婚以后,就和所有人切断了联系,并且跟着我来到陌生城市定居。
他强迫自己,不听不问,不想得到任何关于林彦俊的消息。

然而,世界原来这么小。

我很惊慌的看向尤长靖,他却特别冷静的看着林彦俊,甚至可以说是面无表情。
七年的时间,或许真的放下了?
我揣测他的想法。

成年人要善于掩饰,我装作淡定的和林彦俊打招呼。
林彦俊却很平和的回应我,并且邀请我们入座。

我有点忐忑不安。
我一直在观察尤长靖的一举一动。
而那人,却只是环顾着蛋糕店内的装饰,异常冷静。

“这是我家店独有的口味,你们要不要尝尝。”林彦俊端过来一盘很漂亮的甜点。
“好好吃…”女儿很开心:“叔叔,这个蛋糕是你做的么?”
“对啊…”林彦俊摸摸女儿的头,很宠爱的眼神:“你长得好可爱…”
“因为我长得像爹地,我爹地也很可爱…”女儿还小,她不懂大人之间的波涛暗涌。
“嗯…很像……”林彦俊带着笑容看向尤长靖。
然而,尤长靖始终扭头看着窗外。

女儿是个小话痨,开心的和林彦俊聊天。
“叔叔,我觉得你这个蛋糕的味道…很熟悉哎…”
“是么?”
“我想到了!”女儿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惊喜:“爹地,这个蛋糕像你身上的味道哎!”

闻言尤长靖失手打翻手中的茶,我瞬间也不安起来。

尤长靖像是终于控制不住的猛的站起身:“林彦俊…”
“我在。”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城市的?”
“没有,真的是巧合。”
“是么…”尤长靖表情很僵硬:“我不想看到你,你以后能不要再出现了么?”
林彦俊一瞬间沉默。
我有些慌乱的想要说些什么缓解尴尬……还未开口,林彦俊却笑了。
只是那份笑容,是种心酸。

“我这几年来,在很多城市开了蛋糕店。这一次,也只是店庆过来看看。”
林彦俊不像是在解释,反而更像是一种自言自语。
“我不会在这里久留的。”
“我计划接下来去环球旅行,看看各处的风景。”
“这七年来,我过的还不错……”
“很高兴,这次很幸运的遇到你…”林彦俊停顿一下,转而道:“你们一家人…”

“嗯。”尤长靖只是轻轻的一个鼻音。
想了想,末了又说一句…
“你看到了,我很好…”声音有着不自觉的颤抖。
尤长靖说完,起身便离开了蛋糕店。

我追出去的时候,看到尤长靖躲在角落里,像个孩子一样抱着自己无声的流泪。

我忽然反应过来…
林彦俊开了那么多家的蛋糕店,或许就是为了尤长靖。
或许是为了找他…
或许是为了想念他……

七年未见,我依旧不懂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生活还要继续。
我依旧全心全意的对尤长靖好。

结婚第十年。
尤长靖已经开始慢慢会对我微笑。

结婚第十五年。
我觉得尤长靖这些年心情变得好了很多。

结婚第二十年。
女儿分化成omega ,她带回来一个Alpha。高高帅帅还有点冷冷的样子。
尤长靖很开心。
我知道他开心的原因。
因为恍惚间,在女儿身上,我仿佛看到了尤长靖和林彦俊当初的影子。


结婚第二十一年。

尤长靖多年来始终虚弱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的病倒了。
我很心痛,他明明还那么年轻…

“可能是心病吧…这种病最耗病人的元气了…”家庭医生安慰我:“虽然他从不说,但我感觉,他这些年一直心底都压着事情。”

家庭医生照顾了尤长靖快有十年。也会对尤长靖进行心理治疗。
可是,他从没听到尤长靖谈起过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情。
可能,那件事情在他心里是不能触及的禁区。

医生每每问到尤长靖对我有没有不满意的看法…
“陈立农对我很好。”
永远都是同样的回答。

我守在医院外面。
恍惚间,感觉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
依旧是尤长靖在病房内虚弱的打着点滴。
这次,我却能守在他的床边。
而林彦俊,却被拒绝在不知何处的城市,不知何处的国家。

“他状况不好…也许撑不了几天了。”医生很遗憾的告诉我。

我去看重症监护室里的尤长靖,他带着呼吸机,很浅很浅的喘息着…

“尤长靖…”我喊他。

他一直都在昏迷。
昏迷期间…嘴里总是很轻很轻的念叨着什么……
女儿听不清,她每次都哭着问我,爹地想要什么?我去给他找来。
我没办法回答。
因为我知道…
他喊的是林彦俊。

后来,我还是发动身边所有曾经共同的朋友,去寻找林彦俊。
我一方面想要找到他,一方面却又不想找到他。

当林彦俊风尘仆仆的出现在医院里的时候。
我意外的发现,我其实已经很释然了。
毕竟,我知道,我自私的占有了尤长靖的一生。
三个人里,最不堪的那个,是我才对。

林彦俊对我点点头,我没有说什么,带着他走进重症监护室。

尤长靖已经很多天没有清醒过了。
可是当林彦俊轻轻握住他手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尤长靖眼里的星光。

“你不是说你很好么…”林彦俊声音有些沙哑:“你骗我…”

尤长靖说不出话,只是默默的看着那人。
仿佛分辨不出是现实还是梦境。

我忍受不了这样的氛围。
退出房间,我很安静的关上房门。

在尤长靖生命最后的时间里,我把他还给林彦俊一会吧。

当天晚上…尤长靖就很安静的走了。

女儿在床前痛哭。
我伫立在一旁。
林彦俊远远的守在角落。

整理遗容的时候,女儿意外的发现尤长靖手中紧握着一枚戒指。
女儿很奇怪。
因为二十多年来,尤长靖从来没有带过我买给他的结婚戒指。

“爸爸…爹地攥着一个戒指,怎么办?”女儿问我。
一个已经不在的人,去往那个世界唯一想要抓住的东西,我没办法狠心的夺走…
我知道,我已经夺走了他太多。
“好好地放在你爹地手里吧。”

葬礼上。
我看到林彦俊仿佛瞬间苍老了一般,失魂落魄的坐在尤长靖墓碑前。
我走过去,陪他坐下。

“那戒指,是你给他的吧?”我当时看到就猜到了。

“当年,我想跟他求婚,我买了戒指,却临时改变主意要晚些给他。”林彦俊的语气带着很浓重的悔意。
“我以为我们还有很多以后,却没有想到,那枚戒指再也没有机会亲手给他。”
“他去世的那天晚上,我跟他讲话…说起很多曾经…”
“我把戒指放在他手里,告诉他,这枚戒指,原本是他当年情人节的礼物。”
“没想到迟到了二十多年…”
“他攥在手里,却对我笑了…”
“我知道我不应该对他说这些,可是看到他的笑容,我又庆幸我告诉了他。”

我看着墓碑前照片上尤长靖的笑容,一时什么话都讲不出来。

林彦俊却开口:“陈立农,我以前恨你。”

“我知道”

“我觉得我很可怜,但是现在,我觉得或许你也很可怜。”

“对不起。”时隔二十年我终于有勇气把这句话说出口:“当初,真的是我对不起你。”

林彦俊却慢慢摇头,看着我,神色很冷:“你最应该说对不起的,是尤长靖……”
“你利用他的弱点,抓住了他的一生…”
林彦俊有些痛苦的别过头,“你知道他最后说不出话,他在我手心里写字…你知道他写了什么吗?”

别恨陈立农。

也不要怪自己。

我的错。




我近乎崩溃的失声痛哭。

我知道尤长靖太善良,面对完全标记这种不可逆转的事情,加上孩子的事情,无论他有多爱林彦俊,也一定会离开他。
正是因为爱,所以必须离开他。

又因为一个孩子无辜的生命,无论他有多恨我,也一定会给这个孩子完整的家。

我很狡诈的利用他的善良,他的爱,将他完全捆绑在自己的身边二十多年。

尤长靖是善良的,所以他在努力的原谅我,所以慢慢的他会对我笑,会对我好一点。
因为他知道,我是因为爱他,尽管我的爱太过自私。

尤长靖用二十年的时间原谅了我。

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

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林彦俊,
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女儿,
他甚至觉得自己对不起我…
这样的愧疚感折磨了他二十年。

或许,死亡,真的是最好的解脱了吧。

尤长靖…对不起。

我自私的爱,害得你痛苦了一生。

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半年过后,我收到林彦俊葬礼的通知。
是一场意外。

我去参加了那个男人的葬礼…
在葬礼上,我才知道,林彦俊真的一直都没有成家。
在葬礼上,我才看到,销毁的遗物中有多少他给尤长靖写好却从未寄出的信。
在葬礼上,我才发现,林彦俊二十多年装出来的幸福。

我知道,他的死亡原因并非意外。
因为林彦俊去世的那一晚…是尤长靖的生日……

我恨我自己。
因为我毁了三个人的一生。





睁开眼,天花板有些模糊。
我伸手擦掉眼泪,才发现,这里是宿舍。

拿起手机,上面的时间是2018年的3月。

是梦。

我坐在床铺上,流着眼泪,大笑起来……

太好了,是梦,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尤长靖还是林彦俊的……
尤长靖不是我的……
尤长靖不会痛苦难过了……

我抱着自己的膝盖,开心的只懂得流眼泪。

人们常说平行世界的存在。
我感受到了梦里那个世界撕心裂肺的痛苦,
很庆幸这个世界里,我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

陈立农,你太棒了,你没有做错!
只是心脏,依旧微微酸涩着。

我知道,这个梦让我放下了这段不应该的感情。

我唯一没有放下的…

可能就是梦中,我和尤长靖那个可爱女儿的存在。

那么鲜活的感觉,那么疼爱的女儿。

我想,暗恋尤长靖的这段时间,我至少是有回忆的。

即使只是一个梦中的女儿。

我忽然间反应过来…

在梦里,我没有给我那宝贝的女儿起一个名字。

应该有一个名字的。

怎么可以没有名字呢?

她是尤长靖唯一给予我的回忆……

她怎么可以没有名字呢……



脑海里,忽然想起《我怀念的》这首歌的旋律。

我终于懂了…终于明白这首歌里的故事,这首歌表达的情感。

我想下一次表演,我可以很完美的唱出这首歌了。

太爱了…
所以我…没有哭…



以后的爱笑的陈立农,依然笑着……

却没有了最初的单纯。

依旧阳光的笑容里,多了一点点悲伤的故事。







作者的话:

淡定看文,情节需要,没有抹黑任何人的意思,莫要上升正主。

这篇是临时想法,算是一篇番外吧。
因为上一篇很多人留言不让虐,于是我就半夜发福利再更一篇,其实纯粹是为了过一把虐文的瘾。哈哈……

结果作者本人被自己虐哭了…

所以,作者明个不更文,要养伤……

有被虐哭的评论支持我吧~

小伙伴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评论 ( 384 )
热度 ( 1539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