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橘子汽水➕奶香面包(ABO伪现实)<十一>


(十一) 讨好型人格


林彦俊发现尤长靖这几天心情不好。
为什么不好?
林彦俊真的不知道。

他旁敲侧击的问了尤长靖身边很多人,大家伙都一致回答:他有心情不好么?我觉得他整天都蛮开心啊?

这种心情上细微的差别,可能真的只有林彦俊能感觉到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平常多大点事情,尤长靖都会主动跟自己说的。
林彦俊心里不免担忧。
还是去找他谈谈吧。

走到《我怀念的》练习室,林彦俊进门,刚好看到尤长靖背对着自己,正在跟陈立农聊天,旁边的辅导老师被逗得捂嘴偷笑。

尤长靖正在实力演绎歌曲情景小剧场。

因为陈立农对《我怀念的》这首歌的情感把控总是不到位。毕竟从没有过什么深刻的感情经历,不能很好的懂得歌曲中的情感。
于是尤长靖自告奋勇的说要表演小剧场给陈立农铺垫感情。

“农农,刚才有个人给我打电话,他说让我离开你。”尤长靖正经的演戏脸。

“他说什么?”

“他说他比我更爱你…”尤长靖痛苦的捂脸。

“我们分手吧!”

“农农!你忘记了我们的曾经么!”尤长靖上前抓住陈立农的手臂:“我是那么爱你!你怎么可以说分开!”

陈立农虽然知道是开玩笑,但是听到这种台词,还是会不自觉的心脏漏跳一拍。

“好啦,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尤长靖戏瘾过去,准备开始好好练唱歌。

林彦俊侧身站在门口,一直静静地看着屋内的一切,却没被任何人发现。
他冷漠的抬手敲门,看着尤长靖小惊讶的转过身来,努力压抑着所有的愤怒:“尤长靖…你出来一下。”



无人经过的暗角。

尤长靖发现林彦俊在生气。
“我跟农农闹着玩的……”尤长靖试图安慰道。

“尤长靖,我说过的话,你是不是真的当作玩笑?”林彦俊又愤怒又委屈:“我记得我不只一次跟你说过,和陈立农保持距离。我会真的生气…”

“陈立农找不到唱歌的感觉,我只是帮忙下,这有必要生气么?”

“我说过他喜欢你!”

“林彦俊…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大的魅力,值得那么多人喜欢…”尤长靖这几天心情也不是很好,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和林彦俊说话:“还是说,你不信任我?”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尤长靖想起网评说自己总和各种人暧昧,像白莲花一样,他害怕林彦俊也会这么想,有些委屈的解释:“我只是习惯性的,会和身边的人努力搞好关系,我希望他们喜欢我,但我从来没有过背叛你或者跟别人暧昧的想法。”

“我知道…从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这样。”
当年异国求学的尤长靖,总是那么努力的讨好林彦俊。很希望作为舍友尽快的接受他,喜欢他。
可在林彦俊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
林彦俊很头痛…
“你习惯对周围的人好,但是我希望你只对我好。”
“为什么你就不能像我一样,对周围的人冷淡一点,对我特别一点。”
“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我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你总是想让全世界都喜欢你…”
“我却想,哪怕全世界都不喜欢你,只有我喜欢你就够了。”

尤长靖眼神冷冷的,很明显是在压抑着怒气:“所以呢?”
“我为什么就不能被全世界喜欢?”想到网络上那些谩骂,尤长靖带着点哭腔:“如果所有人都不喜欢我…你会不会听到那些声音,然后慢慢就会讨厌我?”
“我只是想得到更多人的认同,这样有错么?”

“你这是讨好型人格。”林彦俊有些烦躁的皱眉:“哪怕辛苦,哪怕不愿意,也会去讨好别人…从来不懂得拒绝。”
“你这几天,每天花大把的时间陪陈立农练习,自己都没有时间休息,你有想过我的感受么?”
“表演是很重要,我难道就不重要么?”
“你不吃午饭,你想过我会担心么?”
“不只是陈立农,其他人,哪个你不是有求必应…”
“他们的确会觉得尤长靖这个人很好……”
“可是,只有我怕你累、怕你勉强、我不愿意让你这样。”
“但是你并不领情…”
林彦俊把心里压抑的话一股脑都说了出来,难免语气越来越激动:“我有的时候真的很烦你这样的讨好型人格。”

听到最后一句话,尤长靖觉得自己最后的那根神经断裂了。
很好…
“这句话说的真好…”
“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讨好型人格。”尤长靖冷着脸,语气中带着自我讥讽:“林彦俊是个我行我素的人,看不惯我这样很正常…”
尤长靖难掩情绪的激动:“但如果我不是这样,不是一开始就傻乎乎的讨好你,你会喜欢我么?你会爱我么?……”
“所以你现在在否定什么?”

撂下最后一句话,尤长靖大力的把手中喝到一半的矿泉水瓶子扔到垃圾桶里,发出沉重的响声,尤长靖愤怒的转身离开。

林彦俊想要抓住尤长靖的手,却被一把甩开。

林彦俊终于也被激怒,站在原地生闷气,也不再管离开的那人。




林彦俊和尤长靖同为处女座,虽然很多地方不同,但是却在某一方面惊人的相同。
那就是…冷战。

从那天的吵架开始算起。

第一天。
尤长靖和林超泽去吃早饭,刚好碰到林彦俊。
“我吃过了…”
“好。我知道了。”
然后,两个人擦身而过。
林超泽很惊悚,这是吵架了?怪不得尤长靖不和林彦俊一起,非要跟着自己吃早饭。
这对没眼看的小情侣,竟然也会吵架?
劲爆啊~

第二天。
下午,林彦俊在练习室走廊遇到尤长靖和陈立农正要去排练。
“你中午又没去吃饭?”
“我以后都不吃了,减肥。”
“随便你吧……”
尤长靖冷哼一声,扭头走开。
陈立农很惊讶的看看林彦俊,再看看尤长靖。
然后被林彦俊狠狠瞪了一眼。

第三天。
林彦俊遇到尤长靖,彼此互不搭理,各自冷漠的走开。

第四天。
林彦俊一整天都没看到尤长靖。

第五天。
尤长靖一整天都没看到林彦俊。


第六天。
尤长靖早晨醒过来,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低烧~
不是吧,什么情况?
林超泽发现尤长靖不太对劲,关心的摸摸他的额头。
“你是不是要到发情期了?”
尤长靖愤愤的没有说话,转身去翻林超泽的医药箱。

“你干嘛啊?”
“你抑制剂借我用用。”
“不是…你要吃抑制剂?这个东西,对你这种有Alpha 的人来说是不能完全起作用的。它最多能暂时性帮你缓解几天而已……”
“我知道…但我现在不想搭理林彦俊。”
“不是吧…”林超泽很担心的拦住尤长靖:“发情期不是闹着玩的,你别这么由着性子。”
“我们两个在冷战。现在发情期是怎样,让我去求他?不可能!”尤长靖特别有骨气的拿出一剂药,打开就要喝。

“尤长靖,你们俩怎么了?有什么事好好谈谈吧。这都几天了,还冷战?刚好发情期,你去找他啊…没准就解决问题了。”
“我最讨厌这个时候信息素添乱了…”尤长靖有点失落:“因为本能,或许可以和好,可是下次吵架呢?难道以后我们只依靠本能过日子?这次的问题我希望我们可以清醒的解决!”

林超泽也拦不住他,眼见尤长靖把抑制剂喝了下去。

“说真的…你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找他聊聊吧?为什么要呕气啊?”
“凭什么不是他来找我聊?”说到这个尤长靖眼睛有点湿润:“好几天不理我…他就是要跟我呕气。谁怕谁,冷战就冷战!”

林超泽无奈的叹气。安慰的拍拍尤长靖:“好好好…你这么有骨气的决心跟他battle ,那你别哭啊……”
“我这是低烧烧的…”一边说着,尤长靖伸出袖子蹭掉眼泪。
“哎…你们到底因为什么事啊…怎么把你委屈成这样?”


第七天。

服下抑制剂的尤长靖,觉得这一天的信息素很正常。
看样子可以扛几天。
想起前些日子,自己那么期待完全发情期的到来。
再看看眼下,两个人冷战的现状。
真的是寒心。

林彦俊,你什么时候主动找我聊?
你知道我快要完全发情了么?
你都不关心我了么?

尤长靖很委屈。
可是他倔强的不肯低头。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如此严重的冷战。
说实话,两个人各自都有不对的地方。
尤长靖在等林彦俊的道歉。
林彦俊在等尤长靖的道歉。

林彦俊也很委屈。
可是他也倔强的不肯低头。


第八天。

尤长靖傍晚的时候,心情特别不好,也不想去练习,回到宿舍百无聊赖的躺着,脑海里全是林彦俊。

不知不觉,尤长靖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然后…
尤长靖做了一个很悲伤的梦。

梦里,陈立农真的跟自己表白了。
而且是当着林彦俊的面,对林彦俊说:“以后,尤长靖我来守护。”
林彦俊居然没有生气,转身无所谓的就离开了。
尤长靖很害怕…
他疯狂的追那个人,可是林彦俊却越走越快…
尤长靖追不上了…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他想说:我不喜欢陈立农。
我应该听林彦俊的话,离陈立农远远的。
林彦俊,我错了~
你能不能回来…
你别丢下我……

这时候林彦俊忽然出现了,低头擦掉尤长靖的眼泪,很温柔很温柔的对他说:你现在知道错了~
可是晚了…
我已经不爱你了……

尤长靖拼命想抓住林彦俊的手,却怎么也抓不住…
只能崩溃的哭…
林彦俊却头也不回的离开…

尤长靖猛的睁开眼,就发现自己真的哭到醒来。
很颓然的从床铺上坐起,伸手抹掉眼角的泪。
心脏的位置,依旧抽痛着。

八天时间的冷战,真的度日如年。

都不敢回想刚才的梦…
真的太痛了…

好想他……
所以,为什么要冷战?
林彦俊是因为太在乎自己,才会生气的口不择言。
自己道歉又能怎样?
两个人总得先有人低头认错…
感情经不起这样的挥霍。

想到这,尤长靖起来穿上棉外套,决定去宿舍找林彦俊谈谈。


站在林彦俊宿舍门外,尤长靖一时有些恍惚…
自己到底多少天没来找过他~
伸手敲门,听到的却是陈立农的声音。
“尤长靖?”农农正在宿舍研究歌曲…“你找我?还是?…”
“林彦俊呢?”
“他没在,我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也许在练习室吧?”
“哦…我知道了。”尤长靖很失落。
低头看看手表,不到晚上八点…确实很有可能在训练。

“所以,咱们晚上还练习歌曲么?”陈立农晃晃手中的歌词本。
“哦…我先找林彦俊说点事情…可能会比较晚…”
“那算了,我看你脸色也不是太好,你是不舒服么?”陈立农觉得尤长靖有点怪怪的。
“还好吧…”尤长靖也没多想,以为是刚才噩梦吓得自己脸色不好。
“那我晚上自己去练习吧,你找到林彦俊,就早点回去休息。”
“好。”
尤长靖走出宿舍,决定去练习室碰碰运气。



这天夜里的风很冷…
尤长靖拢紧衣服,在寒风中四处寻找林彦俊。
便利店没有…
练习室没有…
活动室没有…

很沮丧的站在寒风中,尤长靖觉得自己瑟瑟发抖。
算了…
明天再说吧。

在寒风里吹半天,头脑都清醒很多,尤长靖想到自己下午都没有好好练习,决定去琴房赶进度好了。

到了练习室,随手关好房门。
尤长靖把外套脱掉,过了会觉得冷,又重新穿上,坐在钢琴前一边走神一边不自觉的弹出几个音节。
是等待整个冬天。
尤长靖默默的演奏…心情很down的望着窗外的风景…
想念林彦俊的感觉盘旋在脑海里,挥散不去…

明明没有停止供暖,尤长靖却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冷…
眼睛也有点困的睁不开。
这是感冒了?
昏昏沉沉的想着,尤长靖趴在一旁,慢慢的闭上眼睛。
本来只想休息一下的尤长靖…
却很疲惫的直接睡着了。

尤长靖是被热醒的…
他感觉自己出了好多汗…整个人像在蒸锅里一样……
迷蒙的睁开眼,尤长靖把身上的外套脱掉…
忽冷忽热的这是怎么了…
抬手看看手表,竟然快十点了。

自己这是睡了多久。
随着意识的逐渐清醒,有些一直被忽略的感觉开始慢慢升腾起来。
心脏漏跳一拍…
尤长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之所以从下午就隐隐不舒服,是因为发情期。
情绪对一个omega的发情期会有很大的影响力,想到这些天的郁郁寡欢,尤长靖感觉自己开始心悸。

不能继续独自呆在这里了…
尤长靖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很危险,他勉强起身想回到宿舍。
却因为时间拖的太久,发情期的低烧心慌等症状已经令他脱力…
一个不稳,便摔在地上。

刹那间,所有疯狂的信息素像是终于找到突破口,热烈狂躁的席卷而来,奶香面包浓郁的味道压的尤长靖无法呼吸。

“林彦俊…”很害怕的嘤咛一声,尤长靖努力控制自己的慌乱。

可是尤长靖发现,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冬天的地板是冰凉的…
尤长靖的身体却异常高热。
这种冷热交替,令尤长靖痛苦的感觉翻倍上升。

“有人么?”
“有人在么?”
尤长靖的声音在发抖,他想要求救。
谁能来帮帮他…
“林彦俊…”
尤长靖眼泪滑落……


就在这时,寂静的走廊里,“咔嚓”一声。
一个人推开了练习室的门扉。

是陈立农。








评论 ( 116 )
热度 ( 1105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