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橘子汽水➕奶香面包(ABO伪现实)<九>


(九). 第三人称


都说处女座是个很可怕的星座。

林彦俊是个处女座。
林彦俊是个可怕的处女座。
超准的直觉加敏锐的观察力,情商又高。

所以他说他不会有情敌,并不是开玩笑。

因为他把尤长靖的交际圈子,研究的很透彻。
知道哪些人是单纯的喜欢尤长靖,哪些人可能会有不单纯的想法。

一般表现出来的吃醋,都是为了撒娇赢得尤长靖的关注。
而真正的吃醋,往往都是不动声色的。

因为尤长靖是个很不懂拒绝的人。
所以,林彦俊通常都是默默在尤长靖身后,暗自解决掉那些纷纷扰扰。

但是,生活总会出现复杂而又棘手的事情。




林彦俊这两天有点愁。
因为他发现,陈立农对尤长靖的喜欢不一般。
陈立农是林彦俊的室友,但是陈立农却能当着主人公的面,把这份喜欢掩饰的近乎完美。

那林彦俊是如何发现的呢?
这就要从几天前节目录制恐怖箱的游戏说起。

那天游戏成员是王子异和蔡徐坤这一对,林彦俊和尤长靖,然后还有陈立农。

人在面对害怕或紧张的事情上,总会下意识的寻找亲近的人。
比如尤长靖在玩的时候,总是害怕的看自己,总想躲在自己身后。甚至在一旁观看其他成员玩的时候,也会紧张的靠在自己身边。

而陈立农…
其实他胆子很大,并没有多慌乱,但是林彦俊发现,陈立农总是不经意的看一眼尤长靖。
而在尤长靖玩游戏的时候,那种在一旁仔细守护的感觉…总能丝丝缕缕体现出来~
最重要的一点…
当尤长靖害怕的往自己身后藏的时候,林彦俊看到陈立农眸子里的波涛暗涌…

事情之所以棘手,就在于陈立农真的太完美的掩饰了。
他偶尔会对尤长靖关心,但在林彦俊面前,却总能大大方方的看这两人秀恩爱,甚至出声调侃他们。
在外人看来,陈立农就像两人的共同好友。
尤长靖这个有点迟钝的人,从来不会多想。
只有林彦俊内心潜藏着强大的威胁感。

偏偏接下来的舞台表演,尤长靖又和陈立农分到了一组。

自家omega 长时间和一个对他有想法的Alpha 在一起,这真的太挑战林彦俊的底线了。

所以,林彦俊,这次真的很苦恼。




某天晚上。

尤长靖来林彦俊宿舍找他,敲门进去只看到陈立农。
“你来了!…”农农看到来人,笑容更加明朗。“林彦俊刚进去洗澡…”

关于洗澡有个梗。
尤长靖洗澡超快,自称洗澡战士。
而林彦俊则超慢…平均时间都超过一个小时。
尤长靖是知道他洗澡超慢的。
毕竟林彦俊这个处女座,洗个澡要慢腾腾的去去死皮啊…搓搓背啊…再舒舒服服的泡一下…泡好在抹一些护肤品之类的…
一个小时,换成尤长靖的话,他都洗不完好么。

尤长靖走到卫生间门口敲门:“林彦俊我过来了!你还要洗多久?”
“你屋子里玩,等我一下…”浴室里隐隐约约传来水声。

尤长靖早就习以为常,于是很自然的跟农农打个招呼,就坐在林彦俊床上很随意的翻他的东西。
翻翻林彦俊枕头边的书…耶?这本自己怎么没见过?新书?
尤长靖好奇的看看。
文艺青年看的书,好无聊…尤长靖扔掉,又去翻林彦俊的衣服。
哇…这衣服也不好好叠好…下次再穿就该有折痕了…
于是尤长靖开始很顺手的帮林彦俊收拾床铺。

对面的农农不时的看看尤长靖,想说什么却又找不到话题。

“你要不要吃巧克力派?”陈立农只能从吃开始。

“林彦俊说我胖了不许我吃…”说完尤长靖不死心的看着巧克力派,一秒后又贼兮兮的说:“我偷偷吃一口,你不要告诉他哈~”

陈立农微微一笑…却没说话。

尤长靖果真听话的只咬了一口巧克力派,然后放在身边,继续很仔细的把手里林彦俊的衣服叠整齐。

“你和林彦俊…谁先喜欢对方的?”陈立农有点好奇。

“他啊…我后来有问他,他说他暗恋我好久的…”尤长靖可能是被八卦惯了,很自然的就打开话匣子:“我从来都没发现哎…林彦俊说我迟钝。”
“我记得当时林彦俊还自己写了一首歌,要分享我听…”
“其实是跟我表白哎…”
“我当时傻乎乎的,就觉得林彦俊好厉害,好有才华,这首歌好好听…完全都没在意歌词的。”
“后来林彦俊说他都要气死了…最后决定直接表白,因为他发现我完全都不会多想…”

“嗯…”陈立农收回眼神,不自然的低头:“很羡慕林彦俊,能那么早就遇见你。”

“你怎么不羡慕我?”
“我觉得…我未分化就遇到林彦俊也是超幸运的。因为我们两个真的相处蛮好…”
“虽然很多人说他看上去冷冷的…可他这个人的内心真的蛮丰富多彩的,而且很体贴,总是特别好的照顾我。”

“林彦俊写给我的歌你要不要听?叫等待整个冬天。”

一边说着,尤长靖已经自顾自的哼唱起来~
等待整个冬天,你没出现,外面依然下着雪…
等待整个冬天,我开始想念,有你在我身边……

“你这是秀恩爱么?”陈立农虽然在笑,眼睛里却没有笑意。

“哈哈…”尤长靖不好意思的笑笑:“说起林彦俊,我就会噼里啪啦讲一堆…林超泽也超烦我的。”

“是有点烦…”陈立农笑笑,没再说话。


“尤长靖!”这时候,浴室里的林彦俊大喊一声。
“怎么了?”尤长靖条件反射一般,走到浴室门口…
“你进来…”
“我进去干嘛…”
尤长靖话还没说完,林彦俊就从浴室里伸出一只手,强硬的将人拽了进去。

陈立农收回视线,那么爱笑的脸上却是从未见过的沉重。


热气腾腾的浴室,尤长靖看着对面的人大秀身材,有点不好意思:“你怎样…陈立农还在外面。”

“我知道啊…所以你小点声…”林彦俊不怀好意的靠近尤长靖。

“停!林彦俊你别闹…你要干什么…”尤长靖瞬间脸红的滴血。

林彦俊将唇贴在尤长靖的脸上,啵的亲了一口:“你以为我要怎样…”
一块澡巾扔在尤长靖的手上,林彦俊得意道:“我发现你很喜欢脑补有的没的哎…我让你帮我搓背,还能干什么啊…”

尤长靖站在当地,羞愧而死。
愤愤的走过去,十分用力的搓林彦俊的背。

“你在外面跟陈立农讲什么哦?笑的那么开心…”林彦俊很不满…
“趁着我洗澡,你在外面跟别的Alpha 谈笑风生的…很过分哎…”
“还有,以后你跟陈立农同组准备表演,记得和他保持距离!不然我会真的生气哦~”
林彦俊不想跟尤长靖直接说陈立农什么…所以假借玩笑话,旁敲侧击的给迟钝的尤长靖提醒。

尤长靖生气的不想理林彦俊,超用力的搓过去~

“你轻点吼!我皮都要掉了…”

“你天天洗澡那么久,竟然还那么多泥!”尤长靖超嫌弃。

“你也不想想,咱们来这里这么久,你又不跟我住,我找谁搓背?我自己又搓不到…”
“疼!你轻一点!”林彦俊故意很大声。

“你小点声音啦!”尤长靖特别不安:“你话这样子讲,外面的人听到,多容易误会啊!”

“呵…”林彦俊心想就是让他误会的。
“有什么可误会的,咱们是情侣,他们误会的事比我做过的事还多…”

尤长靖要气死。伸手就挠了林彦俊的后背。

“疼…你是要怎样…你挠我!”林彦俊转过身来捏尤长靖的脸:“你就不怕别人看到痕迹会误会吼…”

尤长靖觉得自己要被欺负死了。

“哈哈…”林彦俊看着那人快要火山喷发的样子,实在忍不住笑出来,而后特别怜爱的揉揉被自己捏红的脸蛋,又俯身亲一口:“尤长靖…你怎么那么可爱~”

“反正都让别人误会了~”林彦俊笑的格外灿烂:“不做点什么,岂不是亏了…”

“不要~”

林彦俊用亲吻表示,尤长靖抗议无效。


大约快半个小时,尤长靖才从浴室里出来。
陈立农已经不在宿舍里了。
幸好…

林彦俊这样瞎闹,肯定让人家误会了…也太尴尬了…
虽然也不能完全都算误会,毕竟被抱着亲了快十分钟…

尤长靖觉的趁着农农没回来,自己还是溜吧。
不然多尴尬。

“林彦俊,你穿衣服也那么慢…我走啦!”尤长靖丢下一句话,飞速跑了~



寒冷的冬夜。
陈立农跑了好几圈后,似乎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还记得分宿舍时,自己曾和林彦俊开心的讲话。
那时陈立农以为两人会是很好的朋友。
从未想过,短短几个月,自己却处在了这样不堪的位置。
作为林彦俊的舍友,却偷偷的爱慕尤长靖。

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陈立农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从第一次见过尤长靖后,就开始慢慢不自觉被吸引,最后变成很喜欢,很心动。
他知道自己这样不对。
可是…无法控制…

他从未想过介入别人的感情。
他很努力的在控制自己的那份喜欢。
然而,他发现,越控制,越拼了命的喜欢。
现在的他,看到尤长靖和林彦俊亲近,会沮丧,会嫉妒,甚至会愤怒。

看到尤长靖偷偷咬那一口巧克力派的时候…
陈立农惊讶的发现自己想吻他。

那一瞬间,他有多么希望,最先遇到尤长靖的是陈立农。
最早告白尤长靖的是陈立农。
最能拥有尤长靖的是陈立农。

我只是迟到了一点点~
却在这段感情里,错过了整个世界。

想到尤长靖说起林彦俊幸福的样子…
陈立农觉得自己心痛。

陈立农用手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尤长靖…你是毒药么?
让我拼了命的想戒…却戒不掉。


擦掉额头上滴落的汗水,陈立农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慢慢走回宿舍。

推开门,尤长靖果然已经回去了。

林彦俊洗漱完毕的样子,换好睡衣坐在床边安静的看书。

“这么晚你去跑步了?”林彦俊看着陈立农,觉得他有点故意躲避自己的视线。

“嗯。”陈立农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总觉得林彦俊可能看出点什么。

“我这边有个巧克力派,你给尤长靖吃的?”林彦俊用的是肯定语气。

又是这种无人能比的亲密感,陈立农解释:“他说你在控制他的体重,所以他只咬了一口。”

“下次别用零食哄他。”

见林彦俊拿起巧克力派,感觉像要扔掉,陈立农脱口而出:“别浪费了…剩下的给我吃吧。”

林彦俊刷完牙不想再吃东西,原本是要扔掉的,可是听到陈立农这句话,林彦俊挑眉:“这是尤长靖吃过的东西…”
“他是我的omega …”

说完,林彦俊也不等陈立农有什么反应,便拿起巧克力派塞进了嘴里。

陈立农表情一瞬间很不自然。

这是一个Alpha 赤裸裸的在宣示主权。

所以林彦俊果真发现了什么。



当第三人称卷入两人的甜蜜世界。

会改变多少事情?

爱情…

不只是甜蜜…

还有经营与守护。






评论 ( 91 )
热度 ( 1182 )

© Luna 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